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向老实人宣战顾允在线阅读 - 11.湖畔的少女

11.湖畔的少女

        从九宫山半山腰再步行一小段,就能看到云中湖,即使离秋季还有一段距离,湖面也有氤氲雾气缭绕。

        钟乐怡哼着小曲,随手解开发带,让长发自然披在肩上,一路蹦蹦跳跳,难掩兴奋。

        “你慢点走,小心掉到湖里去!”

        路面陡峭不平,顾允生怕摔倒,走得也不是很稳。

        钟乐怡不理会顾允的提醒,完全沉浸在这湖光山色中,脚步随着下山的惯性越来越快。

        “喂!”顾允三步并作两步,从后面捉住女孩的手。

        钟乐怡挣脱了几次,没想到顾允越牵越紧。

        “他应该不是故意这样的,可能是怕我摔倒吧。”

        四下无人,钟乐怡很快克服了心跳加速,开始对顾允的行为逆向合理化。

        飞鸟归山林,夏日落湖海,心事藏午风,爱意隐人海。

        太阳已经临界至高点,尽管附近的树枝叶高大又茂密,依旧有细碎的日光洒下,金斑一样落在牵着手的一对男女身上。

        兜兜转转,两世为人,望着面前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少女,顾允竟然发现自己还是喜欢上了钟乐怡。

        他忍不住想起了自己曾经回答过的一个无聊问题: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和喜欢自己的人,你会选择谁?

        那时候的他是个老实人,还没有被谁喜欢过,理所当然地选了他喜欢的人。

        而年岁渐长,顾允经历过许多事情后发现,原来选一个喜欢自己的人,也是如此幸福。

        直到他此刻突然惊觉,原来两情相悦才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所谓的选择,不过是老实人求而不得,退而求其次罢了。

        行至小路尽头,前方出现了陡峭的高坡,水从坡上面哗哗流下,形成一个声音巨大的瀑布,他们到达了目的地——云中湖。

        “你先爬上去再拉我吧。”踮着脚张望许久,钟乐怡示意了一下旁边可以借力的石头,期待地看着顾允。

        顾允搓了搓手,拿出高中常年逃课翻墙的本事,一踩一蹦,就顺利爬到了上面。

        双手发力,把钟乐怡拉了上来,高坡后背阴很潮,几乎见不到日光,水边有很多碎石头,还长着不少青苔,顾允用捡来的木棍清理出一片方便坐下的草地,准备撒网捞鱼。

        钟乐怡脱掉帆布鞋和袜子,望着云中湖,轻声道:“顾允,你说这湖水深不深?”

        云中湖里面的鱼虾不少,湖水也很清澈,顾允跟着走过去伸脚试了试,湖水温度很凉。

        “应该挺深的吧,你难道还想游泳不成?”

        她没有回话,走回顾允身边,仰头看向遮天蔽日的茂密树叶,树叶把光影剪裁成凹凸有致的模样,她长舒一口气,笑道:“这个景色真美,要是能抓到鱼,这一趟就不虚此行了。”

        钟乐怡全身笼罩在妙不可言的光线中,好像鸿蒙初判天地首孕的第一朵花,未经任何污染,连呼吸的空气都是最新鲜的。

        顾允望着少女微微出汗的侧脸,柔声道:“你这个角度也很美。”

        她诧异地转过头来,随着光线角度的变化,她恢复正常的模样,仍然很美,却失去那种令人仰视的圣洁,神情有一点点不同。

        顾允再也忍不住心痒,凑过去亲了她一口,用脸挡住了落下的阳光。

        这正是接吻的完美时机。

        “不好意思.....哎我操!”

        他刚刚伸出双臂想固定住眼前的少女,可对方的反应却比想象中激烈许多,钟乐怡突然一把推开顾允,却没能推动做好准备的坏人,自己反倒跌进湖中。

        “扑通!”一声,网里的鱼惊得一干二净。

        顾允心急如焚,来不及思考,连忙也跳入湖中。

        一把子抱住四肢胡乱狗刨的少女,顾允气极反笑,湖水并不深,只到两人肩膀部分。

        “就这么浅的湖,你也能呛水?你是傻子吗?”

        “谁叫你耍流氓!!”钟乐怡气得掐了一下顾允,却又无法反驳。

        “我算不算救你一命?你不以身相许也就算了,还掐我?”

        钟乐怡挽着顾允踉踉跄跄爬到了岸边,擦干了脸上的水珠,用湿润的目光望着他,黑色吊带紧紧贴在身上,重峦叠嶂若隐若现。

        她轻声问了一句话,四下无人的山林间,那话仿佛都有了回音,响在顾允的耳畔,恍如私语。

        “你刚刚亲我,那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顾允愣住了。

        在这如同世外桃源的云中湖边,曾经在无数个梦境中幻想过心爱姑娘问过自己这一句话,才让他清楚地意识到,前世那个老实人心魔,已经被自己亲手击碎。

        没有推拉,没有相互试探,甚至还带着点暗示的语气,只等他亲口说出那个答案。

        他静静地思考了几分钟,他知道自己此时的任何回答都将会极大影响两个人未来的关系走向。

        钟乐怡也没有催促,安静坐在岸边,凝视着他,等着他开口。

        “你知道吊桥效应吗?”

        顾允沉声道。

        “我亲你,自然是因为我喜欢你,但是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当然没有办法一个人下定义。”

        钟乐怡眨了眨眼,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我刚刚救了你,因为吊桥效应你会问我这个问题,我能理解。”

        顾允摸了一下她肩头的水珠,脱下自己的短袖,帮她擦拭着身上的水:“我想表达的是,我希望你是在冷静状态下问我这个问题,而不是因为我救了你。”

        “但你问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我一个人说了不算,你希望是什么关系?”

        少年把绣球原封不动抛了回去。

        钟乐怡展颜一笑,没有接话。

        “这边有点冷,鱼也都跑了,要不我们把衣服拧一下就回去吧。”

        “好,我背过身去。”顾允难得绅士一回。

        钟乐怡采了点野花编成花环戴在头上,就像进行什么仪式一样,专注而认真。

        两人分别将衣服拧干,踩着阳光走上了回去的路,每一口吸气都透着山林清爽的味道。

        只是牵着的手再也没有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