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再造盛唐从召唤玩家开始李炎在线阅读 - 第049章 盐

第049章 盐

        坐在龙椅上,李亨打量着这个中年官员。

        身穿绿袍的第五琦身形高瘦,但是面白美髯,能看出来年轻的时候应该个俊俏的书生。

        监察御史里行虽然只是六品,但是在大唐的官员序列中,确实一个非常重要的官位。

        监察院的职责是负责纠察弹劾官员的不法,从武周朝廷开始,朝廷就授予了监察御史相当大的权力。

        监察御史可以自行选择调查的对象,甚至可以调查宰相的不法事。

        很多宰相都是被小小的监察御史弹劾掉的,妥妥的是位卑权重。

        而这个重要的职位,要么是新科进士担任,要么就是皇帝的近臣。

        不过第五琦这个监察御史里行是上皇李隆基在退位前授予的,之前他的官位是在韦坚账下担任行军司马。

        听到第五琦是从蜀中见过上皇,李亨立刻问道:“上皇是否安好?”

        第五琦偷偷看着李亨,将皇帝的脸色都看在眼睛里。

        第五琦立刻说道:“上皇入蜀后,龙体欠安。后来听说陛下登基,上皇这才卸下担子,对左右大臣说道‘有陛下担起大唐,朕终于可以歇息了’,从此之后上皇每日就带着词臣在蜀中宴饮。”

        听到这里,李亨的脸色好了很多,不过他也知道,李隆基退位并不是自愿为之,而是当时天下人都怨恨他,所以不得已承认了灵武登基的李亨。

        而且马嵬坡的兵变,也吓破了李隆基的胆子,继续做这个皇帝,李隆基就要亲自领兵收复两京,干脆就退位让给了儿子。

        不过李亨在李隆基手下做了几十年的太子,如何不知道这位上皇的权术手段,所以他依然不放心,生怕李隆基最后摘了胜利的果实。

        打听完了李隆基的近况,李亨说道:“卿从益州赶来见朕,是为了何事?”

        第五琦对着李亨拜道:“陛下,臣是为了平叛大事而来,敢问陛下,平叛最重要的是什么?”

        李亨脱口而出道:“这还用说,自然是军队了!”

        第五琦摇头说道:“非也非也,光有大军,但军士不效死力,再多的军队也免不了败亡的命运。”

        李亨又说道:“在法统?朕乃天子,平定叛乱乃是天命,有此天命在,总有一日能够平定叛乱的。”

        第五琦摇头说道:“若论法统,隋二世杨广得国不可谓不正,可杨广率精锐屯扬州,最后坐困败亡,难道光有法统就能让天下人群起尽忠吗?”

        李亨想了想又说道:“在人才?朕有李泌、郭子仪等文臣武将效力,何愁天下不平。”

        第五琦再次摇头说道:“隋二世杨广麾下也有苏威韩擒虎等文臣武将。”

        这下子李亨有些不高兴了,你这个第五琦口口声声都用杨广来打比方,难道朕就是杨广?

        第五琦看到李亨的脸色已经变了,他跪地叩拜说道:“圣人,臣以为平定天下最重要的就是财货。”

        “朝廷手里有财货,才能让犒赏三军,将士才能用命。”

        “朝廷手里有财货,才能发的起百官俸禄,文臣武将才能为朝廷尽忠。”

        李亨立刻点点头,这个第五琦是个人才啊!

        他走下龙椅,扶起第五琦说道:“请卿教我,如何聚天下财货平定安贼之乱?”

        第五琦说道:“如今天下大乱,百姓已经苦了多年,恐怕不宜再加租庸了。”

        李亨点点头,如今朝廷所收的租庸调已经够多的了,再加上苛捐杂税,百姓的日子已经很难过了。

        上一次李亨派遣黄门去朔方收取“军捐”,就差点引发了民变,最后还是郭子仪派出亲兵一边抚恤一边清剿,这才将这场民变压下去了。

        如果继续加税,恐怕不需要安禄山打过来,李亨的皇位就已经被农民军推翻了。

        这时候第五琦说道:“世人都说,天下财富,扬一益二,益州的财富,上皇自然会转运到陛下手里,臣可以去扬州为陛下筹集平叛的钱粮!”

        李亨握着第五琦的手说道:“卿要如何从扬州筹集钱粮呢?”

        第五琦大声说道:“盐!”

        “盐?”

        李亨疑惑的看着第五琦,只听到第五琦说道:“盐,乃是家家户户,每天都必须用到的东西,若是把税加在盐里,就算是价格贵了一点,百姓依然需要买盐,无论是富户和是穷户,朝廷都能从他们手里征到税。”

        听到第五琦的提议,李亨点点头,但是他又问道:“可在太宗朝,盐都是官府专营的,但是私盐泛滥,盐政败坏,最后太宗皇帝还是免了私营。”

        第五琦说道:“陛下,太宗朝是在各地设立盐铺,规定只能让朝廷卖盐,可是不可能在每个乡都设立盐铺,百姓最后还是需要从盐贩子手里卖盐才方便。太宗也是怜惜百姓辛苦,这才免了盐铺专营制度。”

        “但是臣的这个方法,是朝廷不需要管盐的买卖,只要将制造盐的产业掌握在手里,然后高价把盐卖给盐商就可以了。”

        “朝廷产盐的地方,就这么几处,而天下泰半的盐,都是从江淮产出来的。臣去江南,将盐丁齐编为盐户,比照军户严加管理,让他们只能在朝廷的盐场里制盐。”

        “陛下再给臣一些军士,专门打击制造私盐的贩子,只要盐场都在朝廷的手里,然后将税加在盐里,卖给那些盐商,最后再由盐商转卖给百姓,这样就能名不加赋,而国丰饶。陛下也才能有财货赏赐给文武大臣,敢死效力的军士。”

        听完了第五琦的方法,李亨龙颜大悦,这个方法好啊!

        确实如同第五琦所说的,对朝廷来说,能给将士发放赏赐才是最重要的。

        亲身经历过马嵬坡兵变的李亨知道,这些大头兵是护卫大唐的利剑,但是如果欠了他们的军饷,他们也会暴力讨薪,那时候可不管你是皇帝还是百官公卿,只要不给钱就是砍了。

        刚到朔方的时候,李亨因为拿不出钱来赏赐大军,也经常被朔方的骄纵军将轻视。

        也就是现在手头宽裕了,大军才逐渐听命于他,想明白了这点,李亨对着第五琦说道:

        “朕令爱卿为监察御史,加江淮租庸使,盐铁转运使,总管江左五州的盐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