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再造盛唐从召唤玩家开始李炎在线阅读 - 第154章 河西牧场

第154章 河西牧场

        余潇潇惊叹的说道:“没想到酒泉这么美?”

        张端阳说道:“河西天下之险,掌控河西的中原王朝,就能压制住北方的草原文明,反之无法掌控河西走廊,就要花费几倍几十倍的力量去防御游牧民族的进攻。”

        余潇潇对于地缘政治并不了解,疑惑的看着远方的酒泉问道:“河西这么重要吗?”

        张端阳点头说道:“河西走廊加上相邻河套,是防御北方游牧民族的最重要屏障。”

        “占领河西与河套,    游牧民族南下掠夺的道路被阻断,中原文明就可以围绕河套周围的黄河以及河西走廊北面的群山修建防线。”

        “西汉自汉武帝时期后,就一直能够占有河西河套,所以能够经营西域阻挡匈奴,保证了两汉一直对北方游牧民族的战略优势。”

        “大唐在安史之乱前,也是全部占有河西和河套的,    所以瓦解了突厥政权。”

        “到了宋代,    丢了河套和河西之地,战略上一直被动挨打,    不得不在关西四府建立防线,增加了国防开支,也是为何北宋冗兵问题严重,花费了远远超过大唐的兵力,却还经常被北方的大辽和西夏侵扰的原因。”

        “明代也是如此,早中期占有河西河套,就能完全挡住大漠的威胁,一直到大明灭亡,西北的边患都不严重。”

        李道源也说道:“河西走廊有山川之险,从西向东分别是敦煌、酒泉、张掖、武威四个古郡,这四个古郡就像是钉死在北方游牧民族身上的钉子,牢牢阻止他们南下劫掠之路。”

        “只可惜在我们的时空,安史之乱后就丢了河西走廊。”

        李道源看着和荒原相对的绿洲说道:“祁连山融化的雪水滋养了这片谷地,同时北面的群山又挡住了从蒙古高原吹来的寒风,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    才有了这片神奇的土地。”

        “可惜在我们那个时代,    因为过度开发,河西走廊已经荒漠化严重了,    如今这个时代,应该是河西水草最丰茂的时代了。”

        李道源远眺,只看到荒漠和绿洲泾渭分明,酒泉四周都是连绵成片的绿洲,和脚下荒凉的土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酒泉城中,来往商队络绎不绝,李道源赞叹道:“果然是大美河西,这里是游牧和农耕对抗的前线,也是生命和荒漠对抗的前线。”

        一行人沿着官道向前,终于来到了酒泉城下。

        “没想到唐代酒泉周围竟然还有这么大片的牧场,可惜到了现代河西已经大片荒漠化了。”

        一路走过来,可以看到很多废弃的牧马场,现在正好是春意盎然的时节,可以说是草长莺飞落英缤纷的时候,但是这些马场却没有人放牧,甚至还能看到野马奔驰。

        由此可见酒泉的马政已经完全荒废,看到这些废弃的马场,    东行团的众人都觉得心情沉重。

        余潇潇问道:“为何建宁王不向东发展啊?这酒泉条件这么好,    可要比敦煌城繁华啊。”

        李道源叹息一声说道:“沙州城毕竟在河西走廊的最西端了,    属于天高皇帝远,占了也就占了。但是酒泉不同了,这里是河西走廊的精华地区,是河西节度使府掌控的精华地区,如果占了酒泉,现任河西节度使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原来如此,余潇潇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张端阳也叹息说道:“酒泉到张掖一带,是大唐最重要的养马基地,没想到不到几年已经废弛到这个地步。”

        又是排队等着进城,李道源也没想到酒泉的商贸竟然这么兴隆。

        找到一个大食商人打听了一下,李道源这才知道,原来酒泉的贸易繁荣,竟然也和建宁王有关。

        建宁王击败吐蕃,吓退了回鹘,保证了从高昌到瓜州的线路安全。

        而此时的大食正是阿拔斯王朝的上升期,而拜占庭帝国献祭了的几代皇帝,终于进入了一个平稳的发展期间。

        大食和拜占庭,这两个繁荣的王朝,进一步加剧了丝路之上对于丝绸的需求。

        原本西域商人还不愿意冒险穿过危险的陇右中部,进入中原收购丝绸。

        但是当建宁王陆续控制了瓜州、沙州、西州,又将影响力投入到庭州后,这些敏锐的西域商人,纷纷涌入了中原,大量的收购丝绸。

        这样一种吊诡的现象发生了,明明中原相州囤了几十万大军一触即发,整个大唐乱成了一锅粥。

        但是在河西走廊这个地方,却异常的繁荣,大量的西域商人,带着珍宝黄金这些硬通货,收购大唐的丝绸。

        然后再千里迢迢的运送到大食、拜占庭,甚至更加遥远的欧洲,获取百倍乃至于千倍的利润。

        这种异常的繁荣,甚至连凤翔府的大唐朝廷都已经注意到了。

        此时的凤翔府行在,一场压抑已久的政治风暴正在酝酿。

        这场风暴的起点是宰相房琯的在去年的兵败,房琯因为这场兵败,已经被皇帝厌弃,但是念及他在蜀中劝说上皇退位的功劳,所以皇帝并没有立刻罢免房琯的相位。

        可没有罢相,也已经和罢相差不多了,如今皇帝筹谋军事,基本上都不会召见房琯,只有在一些重大场合才会召见他,说是宰相,不如说是装点台面的仪仗罢了。

        凤翔府的百官公卿都知道,房琯罢相已经是时间问题了。

        明明是宰相,却失去了皇帝的恩宠,房琯也是相当的愁苦。

        这几日,蜀中的御史大夫崔圆抵达了凤翔府,这崔圆在上皇朝廷的时候就和房琯不对付,如今世人都传皇帝要罢了房琯的相位,改授予崔圆,更是让给房琯惴惴不安。

        房琯的相府灯火通明,此时他正在和手下幕僚密议,如何才能重新得到皇帝的恩宠。

        房琯只是坐在主座上唉声叹气,属下也都是说些无用的废话,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士子站起来,对着房琯说道:

        “平章,窦参有一策,不知当不当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