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再造盛唐从召唤玩家开始李炎在线阅读 - 第177章 改马为桑的玄机

第177章 改马为桑的玄机

        武威,河西节度使府。

        看到高大气派的河西节度使府,又看到繁华不亚于灵武,甚至和凤翔府不相上下的武威城,房琯不由的感慨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与其窝在凤翔府行在,做泥塑佛像一样的宰相,还不如出镇一方,做个实权的节度使。

        房琯的首席幕僚窦参凑在房琯身边说道:“节帅,时辰到了,节度使府内众将校官吏都在大堂里候着呢。”

        房琯沉着气说道:“再晾晾他们!这些边鄙的将校官吏多是桀骜的,先杀杀他们的威风!”

        皇帝李亨也许是感念房琯劝服上皇退位的功劳,可能又因为他主动辞去相位,所以为了让房琯更好的掌控河西节度使府,将节度使留后也调离了河西。

        节度使留后,一般被认为是节度使的副帅,在中晚唐的藩镇割据时代,节度使留后都会由节度使的继承人担任。

        前河西节度使郭子仪是遥领河西的,主政的是河西节度使留后。

        现在河西节度使留后被调离了,节度使府众将校官吏是群龙无首了。

        前河西前任节度郭子仪治军严格,河西节度使府的桀骜军将都已经被郭子仪清理干净了。

        如今站在大堂上的节度使府的将校官吏,都战战兢兢的等待新任上司。

        况且这位上司还曾经做过宰相,众人更加的战战兢兢。

        现在的藩镇可还没有中晚唐那么桀骜,宰相的权威依然不小!

        节度使府后院中。

        “来来来,时中啊,我们来手谈一局吧!”

        时中是窦参的表字,而手谈就是下围棋的意思。

        门外的长随立刻搬来了棋盘,刚到任的河西节度使房琯,竟然拉着节度使府判官窦参下起棋来。

        窦参不由的在心中暗暗赞:“真不愧是宰相风度啊!”

        而此时在节度使府的大堂中,一众将校官吏都已经站的双腿发麻,但是所有人都站的笔直,无人敢轻举妄动。

        官场老油条立刻明白了,这位新任的节帅可不是郭帅的风格,这可是一位架子很大的“大人物”!

        这是杀威棒啊!

        众人低着头,看来接下来的日子难过了。

        而在节度使府的后院中,房琯手持白色棋子,正在和窦参争夺一条大龙。

        眼看这条大龙就要被窦参截断,房琯也没想到,窦参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的棋力。

        眼看着就要输了,房琯干脆丢了棋子说道:

        “不下了,时中啊,我们这次来河西之前,陛下拉着我交代过了,来河西就只要办一件事,那就是改马为桑!”

        窦参连忙点头,都说权力是最好的春药,在凤翔府行在唯唯诺诺的房琯,到了威武就立刻硬气起来。

        越是到武威,房琯的官威就越大。

        刚刚进入肃州的时候,前来迎接的官员送上珍宝,房琯都还会推诿一番,总要来个三辞三退,才肯将礼物收下。

        但是到了武威之后,本地节度府将校署吏送上的礼品,房琯也只是让门房收下,每天也就飞快的扫过礼品清单,然后就让仆人把礼品送入库房里。

        除非是名人字画或者奇珍异宝,房琯才会让仆人拿出来,然后记录下送礼人名字。

        作为房琯的亲信,房琯收礼的时候也不避讳着他,这在窦参这个年轻的读书人心中,撒下了一把火热的种子。

        大丈夫生当如是也!

        这才是当官的目的啊!大吏封建,主政一方!这才是出将入相啊!

        窦参小心的说道:“节帅,该马为桑的圣旨,已经先行发到河西节度使府了,这可是一件多方共赢的事情,推行起来你自然没什么困难,只不过。”

        “不过什么?”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了,但是房琯依然没有去见自己属下的意思,而是不紧不慢的和窦参闲谈。

        窦参说道:“这该马为桑,首先要载种桑树,如果想要今年就产出丝绸来,就要移栽成年的桑树,这可是要一大笔钱啊。”

        房琯点点头,桑树这个东西,价格一直不低,而且要将桑树运送到河西,沿途肯定也有损耗。

        所以要执行该马为桑的国策,这一笔钱是要河西自己掏的。

        这可是一大笔钱,显然现在河西节度使府是掏不出这笔钱的。

        房琯问道:“时中,这笔钱应该谁来出呢?”

        窦参不假思索的说道:“这该马为桑是国策,这钱当然不应该由节度使府来出啊。”

        房琯叹息一声说道:“可是时局艰难,我身为河西节度使,是为了朝廷分忧才来河西的,实在不好继续伸手向朝廷要了啊。”

        窦参说道:“节帅,这钱不好向朝廷要,但是可以向本地百姓要啊。”

        窦参将自己想出的方桉说道:“节帅,据我所知,这河西本来就有马捐。朝廷要供马,河西节度使为了凑钱向回鹘买马,在河西开征了马捐。”

        “如今我们要执行改马为桑,要将马场变成桑田。再用丝绸去换钱买马,这是对百姓有利的事情,百姓也应该出钱。”

        “所以我想节度使府可以废了马捐,改为桑捐,然后用这笔钱去关内买桑树。”

        房琯点头说道:“确实如此,那我们河西即将马场平整,改种上桑树后,再卖给有实力的百姓?”

        房琯又问道:“可是为什么不直接将土地卖出去呢?”

        窦参说道:“这百姓都是只顾眼前,鼠目寸光的家伙。如果不在土地上种上桑树一起出售,他们直接买走马场的土地,恐怕就不会再花钱去购买桑树了。到时候如果百姓种上庄稼,节度使府还怎么完成该马为桑的任务?”

        房琯点点头,如果只是种庄稼,那这些土地虽然肥沃,但是节度使府也收不到多少租庸调。

        但是如果种上桑树,织造出丝绸出来,节度使府才能用这些丝绸和西域贸易,赚到买马的钱。

        窦参又说道:“整理土地后再出售虽然麻烦,但是这其中的门道也多了。”

        房琯是言官清流出身,对于这些门道并不了解。

        窦参家族一直都是底层官吏,对于地方这些潜规则自然是非常了解的。

        窦参主动说道:“无论是购买桑树,还是平整土地再出售,官府做起来,肯定花费更大。”

        这下子房琯明白了过来,窦参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购买桑树和平整马场土地,这都是有利可图的事情!

        如果只是单纯的将马场卖给百姓,包括房琯这个节度使在内,能够经手的也就是卖马场的钱。

        而卖马场的这笔钱,也是要上解给朝廷的,至少不是节度使府可以随便使用的。

        可是如果加上购买桑树,平整马场土地,这些事情都由节度使府来主导,那么其中的猫腻就大了!

        所有经办的人都可以大赚一笔,反正这些马场是要卖给百姓的,价格贵一点,这个钱也不是节度使府出。

        大不了那些有门路的过来买地,价格算的便宜一点就行了。

        房琯也是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些御史台的穷进士,只要能够外放为官,再调回西京的时候,都能豪撒千金购买房产,原来这门道这么多。

        这下子房琯对于窦参更加的倚重,他看到时间差不多了,这才穿上官服,走向节度使府大堂。

        且不说房琯如何恩威并施,他到了大唐后,直接宣布了两个任命。

        首先以河西节度使府的名义,任命了窦参为河西群牧监,全面负责整个河西的马政。

        河西群牧监是太仆寺卿的下属,原本河西节度使是无权干涉这个职位的。

        但是房琯在启程前,向皇帝要来了圣旨,拿到了这个职位的控制权。

        原河西群牧监面如死灰,房琯直接让人脱下了他的官袍,士兵将他“送出”了节度使府。

        众将校官吏对于房琯更加的恐惧,看到震慑住了众人,房琯说道:

        “陛下让我来河西,就是为了一件事!改马为桑!”

        “这是对朝廷好,对河西好,对百姓好的大好事!如果有人拖了本帅的后腿,那本帅绝对不会轻饶!”

        众众将校官吏立刻叉手称不敢,低下头继续听房琯训话。

        房琯满意的说道:“改马为桑,不是简单的将马场出售给百姓。要想把改马为桑搞好,节度使府上下都要承担起责任来!”

        众将校官吏面面相觑。

        房琯说道:“我们要把马场种上桑树,改成桑田之后再出售给百姓,这都要仰仗诸位出力了!”

        房琯说的不客气,但是大堂里稍有见识的人激动起来。

        买卖桑树,改建马场,这可是个大工程啊!这其中的油水太大了!

        房琯继续说道:“还有这马捐的事情,如果河西马场都能种上桑树,纺出丝绸来,自然就有钱买马了。所以本帅决定先停了马捐,开一门新的桑捐,这笔钱专门用来购买桑树。”

        众将校官吏更加的高兴,不收马捐改为桑捐,又可以去讹诈百姓一笔。

        这位节度使大人虽然官威大了一点,但是真的带领大家发财啊!

        比起治军严格的前任节度使郭子仪,满堂的将校官吏都打起算盘来,他们齐声说道:“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