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再造盛唐从召唤玩家开始李炎在线阅读 - 第205章 天时地利人和

第205章 天时地利人和

        曹令忠是二十年前来的北庭,他几乎是见证了回鹘取代突厥,崛起于草原之上的全过程。

        而对于回鹘的葛勒可汗来说,曹令忠担任北庭都护府留后十余年,主导了大唐对回鹘的所有军事行动。

        可以称作是宿命仇敌的两人,却一次面都没有见过。

        即使如今相距不过几里,但是两人却也没有见面的机会。

        等到第三天清晨,果然不出莽古察的预料,因为雨夜的草地泥泞,从下游赶来包围唐军的回鹘骑兵,没有能够按时抵达指定位置。

        葛勒可汗走出营帐,外面清爽的空气让他心旷神怡,下了一夜的雨已经停了,营地外都是凉爽的空气,比前几天闷热的天气舒服了不少。

        这样的天气自然是适宜打仗的,葛勒可汗抬起头看着晴朗的天空,对于回鹘人来说这场雨虽然造成了一点麻烦,但也仅仅是让对面的大唐骑兵多活了半天。

        葛勒可汗冷冷的询问道:“下游的骑兵何时能完成包夹?”

        莽古察立刻说道:“只需要半天时间。”

        “传我的命令,半日后若不能包住唐军,后军的斩获减半。”

        莽古察连忙记录下可汗的命令,命令一名亲卫快马加鞭的向后军传递可汗的命令。

        斩获用来衡量战功的,斩获减半就是战功减半,对于急于立功的回鹘人是不能忍受。

        大唐的营寨中,一大早就集结完毕的大唐骑兵,士兵们耐心的在马蹄上包裹上防滑的碎布。

        曹令忠稳稳的坐在中军帐篷中,他不紧不慢的吃完了手里的煎饼,又慢慢的喝下一口水。

        庞亚威站在一旁,等到全军消化完毕,曹令忠披甲上马。

        这整齐划一令行禁止的景象,让庞亚威赞叹不已,这曹令忠果然治军有方。

        这一次唐军没有进攻河谷地的回鹘营地,而是转过身向卡顿河下游奔驰。

        曹令忠很清楚,如果葛勒可汗动用河谷地里所有的回鹘军队,自己这六千人早就溃败了。

        葛勒可汗之所以没有倾巢而出,是因为他想要等到下游的骑兵扎好口袋,将六千骑兵一网打尽。

        昨天夜里,曹令忠就已经派出斥候,探查到了下游回鹘骑兵的包围之势。

        但是昨天下了一夜的雨,曹令忠明白这些骑兵无法抵达指定的包围地点,所以才让唐军好好休整,一直等到早晨吃了早饭补给完毕,这才领兵出击。

        而曹令忠攻打的目标,就是昨天冒雨急行军的下游赶来的回鹘骑兵部队!

        接下来庞亚威终于明白了,为何北庭的骑兵是大唐最强骑兵,来去如风的大唐轻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击了人困马乏的回鹘下游骑兵。

        这些骑兵冒雨赶路,昨天又在野外宿营。而昨天下了一夜的雨,草原上早就泥泞不堪。这些骑兵将领们又被葛勒可汗催促,为了能够在中午之前赶到指定的包围圈,他们还没吃早饭就匆忙行军。

        反观大唐骑兵,昨天晚上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早上又好好吃了早饭才出发,马蹄上又都绑上了防滑的布头。

        回鹘从下游赶来支援的骑兵足足有一万多人,但是却被唐军不足六千人的骑兵冲破了本阵。

        本阵被冲破之后,回鹘骑兵彻底溃散,但是曹令忠并没有让士兵追赶,反而任由这些回鹘骑兵溃败逃跑,各层军官都在约束手下,重新集结阵型。

        唐军刚刚重新集结阵型,葛勒可汗的援军就已经来了。

        但是看到曹令忠的部队没有散开阵型追击溃败的回鹘骑兵,葛勒可汗也知道己方士气低落,今天是抓不到唐军的破绽了。

        双方对峙了一番,天色就已经渐渐黑了,双方各自罢兵返回了营寨中。

        回到营地里,曹令忠疲惫的脱下盔甲,他对着庞亚威说道:“你说要我拖住回鹘大军五日,今日已经第三日了。”

        庞亚威坚定的说道:“再需两日即可!”

        曹令忠叹息一声说道:“再拖两日谈何容易,今日虽然击溃了回鹘下游的援军,但是我军没有追击,回鹘下游援军伤亡并不大,只需要一两日就能重新集结。”

        “而葛勒可汗也见到了我军的实力,再也没有侥幸的心理,恐怕会尽起部队来进攻我们,后面两日难撑了。”

        庞亚威也是默然,这三天的仗已经让唐军损失不小,但是他还是诚恳的说道:“请老将军再撑两日。”

        曹令忠点点头说道:“哎,那就再撑两日!”

        此时,卡顿河上游,金山脚下的一处河湾处,葛逻禄部落所有能够干活的男女老少都集中在工地上。

        他们开凿山石,在卡顿河中拦河造坝。

        玩家们则拿着水坝的施工图纸,不断的指挥葛逻禄人将石头扔进河里。

        一座水坝已经颇具雏形,帖木儿看着水坝中渐渐上涨的水位,心中却依然没有底。

        持续的高温让卡顿河的水位下降了一半,上游水位不够,就算是炸了河坝也无法冲毁回鹘人的营地。

        虽然那个学气象的玩家一再保证,马上就要下大雨,可是昨天夜里下了小雨后,今天天气放晴,天上连一朵乌云都没有。

        还会继续下雨吗?如果不下雨,那么水淹回鹘大军的计划就泡汤了。

        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加快进度建造水坝了,帖木儿抬着热水来到水坝边上,招呼在工地上忙碌的牧民来驱驱寒气。

        北庭都护府中,军师玩家们也紧张的睡不着,他们死死的盯着沙盘,时刻调整沙盘上棋子的位置,推演着战事的发展。

        余俊杰看着推演的结果不停的叹气,他这才明白为何那些历史上有名的战役是如此的难得。

        孙子总结的天时地利人和真的是至理名言,要成功淹了回鹘大军,三者缺一不可。

        天时必须要天降暴雨,将卡顿河的水位抬升,这样才能冲垮回鹘人的军营。

        地利必须要将回鹘人拖在河谷地营地里,这就需要曹令忠率领的天山军,必须要死死的拖住回鹘主力。

        而人和就更加玄妙了,这一仗想要获胜,就要同时发动天山军和葛逻禄人,必须联合所有能够联合的力量。

        余俊杰再次叹息,舞台已经搭好了,接下来的表演是否精彩,就要看演员临场发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