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再造盛唐从召唤玩家开始李炎在线阅读 - 第252章 急功冒进的唐军

第252章 急功冒进的唐军

        长安以西,青渠。

        青渠,在西京长安城灞桥以西不到五十里。

        灞桥是出入西京的要道,从西京离开的官员士子,都会在灞桥折柳送别。

        郭子仪在营地的高台上眺望灞桥,当年他从西京出来,就任朔方节度使的时候,朝中好友就是在灞桥和他折柳送别的。

        可是如今郭子仪却要带领大军进攻灞桥,除了让郭子仪感慨物是人非之外,也只能感觉到战争的残酷。

        为了防止唐军放火,灞桥两岸的柳树都已经被叛军砍断,原本宽敞繁华的灞桥已经没有百姓的通行,只有身穿铠甲的叛军士兵,紧张的搬运物资。

        距离西京城门不到五十里,郭子仪却放慢了攻城的步伐,一方面让士兵在青渠边上扎营休整,一方面敦促后方的粮草早点运送上来,摆出一副长期战斗的准备。

        郭子仪明白,自己的士兵主要来自陇右和朔方,西北地区的夏季没有关中这么炎热,士兵们连番作战,根本没有适应西京的气候。

        今年的夏季要比往年还要炎热,酷热的太阳晒得士兵们直叫苦不迭。

        在郭子仪看来,西京城高坚固,叛军占据了两京,也搜刮了关中的几个常平仓,在西京积累了大量的军粮物资,想要一下子攻克西京并不容易。

        相反如今叛军内部混乱,安禄山被儿子弑杀,如今执掌安禄山军队的是谋士严庄。

        而严庄只是安禄山的谋臣,并没有足够威望压服住这些骄兵悍将。

        之所以安贼还能同心协力,也是因为大唐军队距离西京不到五十里的原因。

        也是因为大唐的压力,这才让安贼内部没有分裂,所以郭子仪制定了一个“围困西京,等贼自乱”的平叛策略。

        在郭子仪看来,只要唐军不表现出强烈的攻城欲望,那么安贼内部的矛盾就会显露出来。

        安庆绪弑父叛乱,显然不甘心做一个傀儡。

        安守忠一直追随安禄山作战,有军功有威望,也不愿意在弑父的安庆绪麾下效力。

        谋士严庄控制了安庆绪号令大军,但是在军中又没有足够的威望。

        而和安禄山处于合作关系的史思明,如今被调回了安贼的大后方蓟城,知道安庆绪弑父自立的史思明,又要如何面对这个安禄山的继承者?

        只要唐军的攻势稍稍放缓,那么安贼内部的矛盾一定会爆发出来,那时候等到安贼内乱,收复西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可以说郭子仪的这份平叛方案,在军事上没有任何的问题。

        但是同样在军营中的天下兵马大元帅,东宫太子,广平王李俶就不这么觉得了。

        大军囤驻在青渠,却迟迟的不进攻西京,这已经引起了父皇的不满。

        甚至朝廷中已经有人开始兴风作浪,说之所以唐军不愿意进攻西京,是因为李俶和郭子仪想要养寇自重。

        朝廷搜刮全国的物资供应大军,江淮地区刚刚平定了永王之乱,就马不停蹄的运输物资到凤翔府。

        十五万大军每天的用度,都已经快要拖垮大唐朝廷,更不要说士兵出征导致的农田荒废,原本繁华的关中已经被打成焦土,百姓已经十户不存一户了。

        皇帝每日下诏书询问大军进展,郭子仪这个天下兵马大元帅副元帅,竟然绕过自己这个大元帅,上书皇帝请求围困叛军。

        广平王自然知道父皇接到这份奏折之后是什么反应,甚至可以想到父皇会如何猜忌自己。

        如今父皇将大半的兵马都交给郭子仪带领,凤翔府的皇帝心里肯定是不安心的,更何况还有广平王这个皇子在军中监军。

        若是这十五万大军进攻凤翔府呢?

        若是这十五万大军都归了广平王,那么以老李家的传统,皇帝是不是也要退位让贤了?

        皇帝派在军中的另外一名监军使,皇帝身边最受宠的太监李辅国,已经多次公开和郭子仪争吵,要求他立刻发兵进攻西京了。

        对于军中的分歧,广平王李俶自然清楚,他虽然和李辅国不对付,但是他也在催促郭子仪尽快发兵,尽快夺下西京。

        广平王李俶的营帐门被拉开,一个面白无须的宦官走了进来。

        李俶立刻将这个宦官迎进来,焦急的问道:“郭帅怎么说?”

        这个年轻的宦官用尖锐的嗓音说道:“郭帅还是不肯进军,说现在夏季酷暑,我方士兵不耐热,强攻西京怕不稳妥,要围城到秋季再进攻。”

        李俶一拍椅子说道:“还要拖到秋季?父皇已经连续下了三道诏书命令他进军,他为何还在抗旨不尊?我大唐十五万大军,难道还敌不过区区五万叛军吗?”

        这个宦官名叫程元振,是李俶府上的宦官,因为通晓军务被李俶重用,带到了军营之中。

        程元振说道:“殿下,若是迟迟不发兵,恐怕陛下要疑心了。张皇后那边?”

        程元振所说的张皇后,就是追随皇帝逃亡朔方的张良娣。

        在逃亡的时候,张良娣怀着身孕,依然每天要在帐篷最外侧睡,不眠不休的给皇帝警戒。

        产子后三日,张良娣就亲自在营帐外给士兵缝补衣物。

        如今她产下了皇子,就被皇帝立为皇后,现在又和头号大宦官李辅国搭上线,可谓是权势滔天。

        张皇后自然想要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朝廷之中自然也有投机的大臣倒向她。

        李俶已经万分小心了,但是依然不断被朝臣弹劾,改立太子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程元振说道:“殿下,郭帅虽然是三军主帅,但是您可是天下兵马大元帅,您也可以掌控大军的。”

        李俶愣了一下,自己这位父皇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安排两个相互制衡的人。

        比如安排房琯做河西节度使,又让弟弟建宁王总管陇右。

        这一次让自己这个天下兵马大元帅做监军使,让郭子仪这个天下兵马副元帅做统帅。

        原本李俶是不想褫夺郭子仪的军权的,毕竟这位平章军国重事是真的能打仗!

        可是事到如今,李俶迫切的需要一笔军功,尽快收复西京来挽回自己在父皇心中的分量。

        李俶咬牙说道:“带着本王的元帅虎符,去郭帅的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