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再造盛唐从召唤玩家开始李炎在线阅读 - 第317章 中原变化

第317章 中原变化

        河西大捷!

        当这个消息传到李炎耳中的时候,他已经通过系统查看到了河西的战况。

        对于吐蕃五万大军崩溃的事情,李炎早就有了预料。

        只是当河西传来尚绮心儿已死的消息,着实让李炎惊讶了一下。

        尚绮心儿是吐蕃的东道大论,是吐蕃最顶尖的贵族,地位堪比大唐的宰相。

        这样的人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了,甚至连谁杀了尚绮心儿都不知道。

        除了感慨世事无常之外,李炎又多了一份刀剑无眼的感慨。

        历史洪流浩浩汤汤,虽说是历史大势无法阻挡,但是在无数历史大势中依然有不少偶然因素。

        而尚绮心儿之死,对于李炎来说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正在吐蕃东道攻城略地的秦川来说,尚绮心儿死了,整个吐蕃东道就要乱上很久。

        说不定还真的能让他攻下天堑城来。

        不过秦川只能算是一部闲子,能不能由此攻下吐蕃东道,李炎并没有抱有太大的期待。

        或者说李炎对于这份战果也没有多少期待。

        吐蕃东道已经被打残了,这才是这次河西之战最大的成果。

        先平回鹘,再灭吐蕃,经过两场大仗,终于给陇右一个相对安定的外部环境。

        但是李炎的压力才刚刚开始,随着河西之战的落幕,陇右的势力终于探出了塞外。

        在占领了武威城的那一刻起,李炎终于卷入到了中原的战火洪流之中。

        从中唐开始,大唐最严重的的问题一直都不是边患。

        吐蕃和回鹘放在中原王朝任何时期,都算得上是恐怖的敌人。

        但对于大唐王朝来说,这些边患一直都只维持在边疆地区。

        大唐的心腹问题从来都不是边患。

        占领河西,李炎也终于有了叉手朝局的触角。

        按照之前商博崔涛等玩家的判断,大唐朝廷不会再像上次那么反应迟钝了。

        吐蕃东道在河西战败,这个消息最终还是会传到凤翔府。

        李炎也开始好奇,自己这个父皇会如何面对这个惊人的消息。

        不过李炎并不知道,如今的大唐朝廷是多么的焦头烂额。

        青渠之败后,大唐损失了朔方和陇右的精锐。

        这些精锐是大唐最忠心的边军,也是皇帝手中最强的王牌。

        这次的损失对于大唐的影响,可不是一场简单的战败。

        郭子仪留在武功重新整军,一边收拢参军一边就地征兵,可是京畿之地早就被战火蹂躏了无数遍了,哪里还有适合的兵源。

        除了兵源短缺之外,南阳的丢失也让朝廷失去了铁器工坊,这座从汉代开始就是官方铁官所在的工业重镇,让唐军的武器和装备都无法补充。

        而之前马政的败坏,更是造成骑兵数量的眼中不足。

        郭子仪想要重新建立朔方骑兵,都凑不齐一千匹战马。

        朝廷对郭子仪的惩罚,由秘书监李泌亲自带到了武功。

        宣读了圣旨之后,李泌拉起郭子仪说道:“郭帅,朝局危机,陛下还是要依仗您平叛的啊,切莫灰心丧气啊。”

        李泌看着头发花白的郭子仪,这个为大唐奔波了一辈子的当世名将,其实已经六十岁了。

        在这个时代,六十岁已经是相当的高寿了,郭子仪还在为大唐操心。

        李泌不由的黯然,若是郭子仪真的去了,谁还能肩负起大唐的平叛大业呢?

        李嗣业?还是仆固怀恩?

        李嗣业还年轻了一些,一直以来都不及郭子仪的威望,而且李嗣业喜欢身先士卒,做一员猛将还可以,统领全军就能力不足了。

        仆固怀恩也是在平叛中表现出众的将领,如今也是郭子仪麾下的先锋大将。

        可仆固怀恩是异族,自从安禄山叛乱之后,虽然大唐没有褫夺异族将领的军权,但是明显加强了对这些将领的控制。

        李泌扶着郭子仪起来,两人也是老相识了,当年在灵武扶皇帝登基的时候,两人是如何的意气风发。

        而此时两个人就是多么的无力。

        郭子仪叹息一声,却没有询问朝廷内部的动态,而是向李泌问道:

        “泌公,睢阳如何了?”

        睢阳,也就是如今河南商丘。

        在青渠之战前,安庆绪命令手下大将尹子奇攻打睢阳,为的是打通叛军返回老巢河东的通道。

        而睢阳不仅仅卡在了两京叛军和老巢河东的联系,也是大唐勾连江淮的重要通道。

        睢阳城中的大运河,是隋炀帝时期开凿的,连同了长江和淮河,被称之为江淮门户。

        在这个大规模运输都要船运的时代,睢阳就是江淮向凤翔府输血的通道。

        第五琦在江淮建立盐院,在江南清丈土地征收租庸调。

        靠着江淮的输血,大唐才能支撑平叛的巨大开销。

        唐军之前的败仗之所以能很快恢复过来,就是源自于江淮源源不断的供血。

        可一旦睢阳的输血通道被切断,那么凤翔府的朝廷立刻就会陷入到财政危机中。

        到时候征募的士兵没有钱粮,那可是会杀到凤翔府去“暴力讨薪”的。

        郭子仪是当世名将,他自然知道睢阳的重要性,可以说睢阳的得失,才是朝廷能不能收复两京的关键。

        李泌说道:“张巡张节度正在死守睢阳,叛军几次攻城都没有攻下,还能守住一些时日。”

        郭子仪叹息一声,若是青渠之战能够攻下两京,也不会遇到如此被动的情况了。

        可惜事情已经过去了,两人都明智的没有谈乱青渠之战的过程。

        李泌和郭子仪的立场相似,都是以平叛为第一要务,维持朝局的稳定。

        这个稳定并不是说他们就支持太子,而是为了稳定朝局,不要让朝堂的上风波影响平叛。

        只不过这个判断,在两人心中也逐渐发生了变化。

        李泌要坚持朝局稳定,可随着大唐朝廷的人越来越多,虽然两京没有收复,但是以往那些戏码又重新回到了朝堂上。

        一心修道的李泌,看到凤翔府朝堂的各种乱象,更是觉得心累无比。

        虽然他还想要维持朝堂的稳定,可是他如今只是远离朝廷中枢的秘书监,皇帝和内阁在延英殿奏对都轮不到他参加。

        皇帝也不如灵武时期那么信任和依仗他,李泌实在也是有心无力了。

        而郭子仪的心态也在青渠之战后发生了变化。

        虽然朝廷已经定性,青渠之战是郭子仪中了安庆绪的埋伏,急于收复西京冒进而导致的大败。

        但是朝廷之中明眼的人都知道,青渠之败郭子仪是替人背锅了。

        要不然皇帝的惩罚也不会如此的高高举起轻轻方向,只是将郭子仪“平章军国重事”这个虚名头衔拿掉,将他降成尚书左仆射,依然让他领大军平叛。

        而另外一道微妙的命令,就是命令皇太子,天下兵马大元帅李俶返回凤翔府,让他去敦促回鹘叶护王子尽快出兵,协助大唐再攻两京。

        这一仗之后,郭子仪对于皇太子能力的质疑,也动摇了他之前“稳固朝局”的决心。

        物是人非,两人都没有再提稳固朝局的事情。

        老友见面,可是却相顾无言。

        李泌只好用另外一个话题打破了沉默。

        “颜宪台到任之后,确实刚正不阿,直言弹劾了好几个大臣,如今凤翔府的朝堂风气好了很多。”

        颜宪台就是颜真卿,如今他被皇帝委任为御史大夫,掌管御史台。

        御史台负责纠察百官,御史大夫也被称之为宪台,是朝廷最重要的职位之一。

        颜真卿生性正直,也不怕得罪权贵,他上任御史大夫之后弹劾了很多朝廷重臣,扫清了凤翔府的不良风气。

        郭子仪只是点点头,显然这并不是他感兴趣的话题。

        李泌接着说道:“凤翔府另外一件大事,郭仆射应该也听说了。回鹘老可汗死了,新可汗派求亲使来凤翔府求娶大唐公主,在原州被人刺杀了。”

        郭子仪在凤翔府也有亲信,如此轰动的大事自然瞒不住他。

        郭子仪点头说道:“听说是建宁王的报功使正好也在驿馆,顺手救下了回鹘的求亲使团。”

        李泌说道:“正是如此,算一算日子,如今建宁王的使者和回鹘的使团,也应该到凤翔府了。”

        郭子仪皱眉说道:“朝廷是怎么议的?我在灵州的时候,葛勒可汗的野心不小,多次越过天山侵犯灵州。”

        “新的牟羽可汗一向仇视大唐,甚至在河东和伪燕勾勾搭搭的,难道朝廷真的准备下嫁公主吗?”

        郭子仪是担任灵州节度使的时候,主要工作就是防备回鹘,所以他对回鹘非常熟悉,是朝廷中最了解回鹘的专家。

        李泌苦笑说道:“这事情就尴尬在这里,如今陇右的局势不明,朝堂众说纷纭,各种意见都有。”

        “金山大捷应该是真的吧?要不然建宁王从哪里搞来这么多的牲畜?”

        郭子仪也有些犹豫的说道。

        自从建宁王出塞之后,朝廷对陇右基本上失去了掌控,甚至连可靠的情报都没有。

        建宁王报功说在金山脚下击败了葛勒可汗,气死了回鹘老可汗。

        但是回鹘那边却说葛勒可汗是自己薨逝的,只字不提自己遭遇大败。

        这事情仿佛一团迷雾,无法分辨真假。

        郭子仪自然希望建宁王这个学生能击败回鹘,打退他们对陇右的野心。

        可是又不相信建宁王真的能用陇右这点军队大败回鹘大军。

        朝堂局势波云诡谲,李道源一行人就这样抵达了凤翔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