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再造盛唐从召唤玩家开始李炎在线阅读 - 第319章 元载和鱼朝恩

第319章 元载和鱼朝恩

        “团长,这就是凤翔府啊,好热闹啊?”余潇潇憋了一路,终于见到了大城市,心情激动起来。

        李道源点头说道:“大唐的府是最高一级的城市,是按照陪都规格建造的城市。”

        “皇帝在灵武登基以后,就将凤翔拔擢为府,派遣了很多工匠建造,如今朝廷就在凤翔府,当然热闹了。”

        周世也看着热闹的城市激动不已,从固原城出来之后,为了不再惹麻烦,一行人日夜兼程,过城也不入,终于赶到了凤翔府。

        一副军汉打扮的张端阳看着城门说道:

        “这城门也不高啊,我应该能爬上了。”

        这句话说完,周世欲哭无泪的说道:“老师,你可别在城门下说这话啊!”

        张端阳还用力推了推城墙说道:“可比不上固原城的城墙坚固,给我一千人就能登上城墙!”

        李道源笑着说道:“张教授,固原城可是边境军事重镇,凤翔府以前不过是京畿的一个大城,城防不是主要功能。”

        在凤翔府城外的时候,李道源就见到了两拨人马。

        一波人马身穿圆领窄袖袍衫,各个面白无须,为首的是个笑眯眯的圆脸绯袍官员。

        而另外一拨人则穿着绯色官袍,站在前排的是一个面貌严肃的中年文臣。

        这两拨人站在城门口,百姓都被士兵驱赶到其他城门。

        就算是对人情世故不算精通的张端阳,也看出了事情的诡异之处。

        张端阳用游戏内聊天器对李道源说道:

        “圆领窄袖袍衫,这是宫里太监的打扮,身穿绯色官袍,肯定是高级太监。”

        “另一边的身穿文官的绯色官袍,这两拨人站在城门口是在等我们的?”

        李道源也看出不妥了,这两队人马站的相距很远,井水不犯河水的样子。

        可是互相之间都在用眼神监视对方,又说明两拨人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来的。

        李道源拿起建宁王的节仗,这是他东行的时候李炎交给他的信物。

        看到建宁王的节仗之后,两队人同时上前,果然印证了李道源的猜想。

        这两拨人都是冲着自己来的!

        李道源停下脚步,高高举起手里的节仗说道:

        “建宁王霸府行军司马,李道源奉命向朝廷进献杂畜一万头。”

        李道源停下脚步,这两拨人也停下脚步。

        首先说话的是圆脸的太监,他用尖锐的语调说道:

        “杂家内侍省鱼朝恩,奉大家之命来迎接李司马,请随杂家把牲畜送至御苑。”

        鱼朝恩,张端阳倒吸了一口气,这可是权倾朝野的大宦官。

        面对这个在史书上留下大名的宦官,张端阳可不敢小觑。

        可是鱼朝恩刚刚说完,那个身穿绯袍的文官跨出步子说道:

        “且慢!鱼大监可有陛下旨意?”

        鱼朝恩冷哼一声说道:“杂家是奉了大家的口谕。”

        这个绯袍官员一甩袖子说道:

        “既无大家的圣旨,那就是矫诏!”

        “按照朝廷的规定,各地方镇所进献的应当并入户部所辖的国库,请李司马带着这些杂畜去户部的东仓。”

        这句话说完,鱼朝恩立刻跳起来说道:

        “我乃是奉了大家的旨意在办事,这可是建宁王送上来的!建宁王乃是陛下的亲子,儿子孝敬老子的礼物,还要进户部的公仓吗?”

        可是这个绯袍官员却一步不让的说道:“建宁王是陛下的儿子,也是大唐的陇右总管,陛下任命建宁王节制陇右,建宁王就是大唐朝廷的臣僚。”

        “藩镇上贡朝廷,所进献之物都是要进户部的公仓的!”

        这下子余潇潇彻底傻了,她在小队频道里问道:“他们不都是当官的吗?怎么吵起来了?”

        周世一路上都在认真的做余潇潇的舔狗,这时候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卖弄的机会。

        他立刻说道:

        “这个太监是宫里的,他让我们把牲口赶到御苑去,只要进了御苑就是皇帝的私人财产。”

        “那个当官的认为我们送来的牛羊是公家的,应该送到朝廷户部管辖的府库去。”

        余潇潇疑惑的说道:“皇帝还要私房钱吗?难道天下不都是皇帝的吗?”

        周世立刻说道:“当然不是,户部的钱是朝廷的钱,朝廷的钱皇帝可不能随便用。”

        “但是内库掌控的钱,可都是皇帝的私房钱,皇帝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了。”

        张端阳这时候说道:“让你平时好好读书,这下子又丢人了吧?唐代还没有内库制度,如今皇帝的私产都在内廷各个部门控制下,没有形成统一管理的内库。”

        “老师,这不是一个意思吗?”

        “你小子治学太不严谨了!看来你以后的论文我要认真看一看了!”

        “不要!”

        周世在小队聊天里发出惨叫,余潇潇捂着嘴巴笑起来。

        但是周世的解释她是听懂了,这两拨人是来争夺这些杂畜的所有权的。

        张端阳早就看惯了这些伎俩,他说道:

        “其实这事情简单,皇帝想要这批牲畜,但是户部的官员不肯,那个方脸的官员就是户部的人。”

        果然,这个绯袍官员走上前来说道:

        “户部度支郎元载,见过李司马。”

        元载!?

        无论是张端阳和周世,都深深吸了一口气。

        元载,大唐权相,这可是研究唐史的人都绕不开的人物。

        而一向对历史知识不了解的余潇潇,竟然也惊呼起来。

        周世疑惑的在小队频道问道:

        “你也认识元载?”

        余潇潇立刻说道:“元载有名啊!他和王韫秀的爱情故事可是很有名的!”

        “可别小看我啊!我玩游戏也研究过了,这可是我要磕的cp!”

        周世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磕cp竟然都磕到游戏里了。

        元载走到李道源面前说道:“李司马,请将这些牲畜交给户部吧。”

        方脸的元载虽然还只是一个五品的户部度支郎,但是气势十足,竟然和皇帝身边的亲近宦官当庭抗礼。

        户部度支郎,负责的就是大唐朝廷的度支工作。

        所谓的度支,就是用度和开支,其实就是编制朝廷预算的部门。

        这虽然是一个五品的官员,可位置相当的重要。

        大唐朝廷一向有财计之臣的说法,掌管朝廷财政的户部尚书,会被朝野私下称之为“计相”。

        计相虽然没有宰相之位,却有宰相之实。

        而从计相到真宰相,往往也只有一步之遥。

        度支郎又是户部尚书的重要助手,也是距离计相位置最近的位置。

        这也是五品官员中最贵重的职位,元载能够在这个年纪坐稳度支郎的位置,也足以见到他的能力。

        而鱼朝恩这个内侍省太监,也不是普通的太监。

        太宗皇帝的祖制,太监最高就是三品待遇,而内侍省是负责伺候皇帝的最重要部门。

        内侍省的总管李辅国,是权倾朝野的第一权宦,如今凤翔府的年轻官员甚至称呼他为“内相”。

        不少有志于科举的年轻学子,还会向李辅国投送行卷,上面写满了阿谀奉承的诗句。

        能够进入内侍省的宦官,都是宦官中的佼佼者。

        而鱼朝恩因为“通晓武事”,如今是神策军的观军容使,也就是神策军的监军。

        两人的争执其实就是内廷和外朝的争夺,只不过他们都忽略了一个人。

        元载和鱼朝恩争斗,李道源咳嗽了一声说道:

        “李某奉建宁王令,押解从回鹘缴获的九千杂畜,一千战马入朝。”

        “建宁王命令我等将报捷文书面呈陛下。”

        说完这些,李道源竟然头也不回,直接带着东行团的其他人走进了凤翔府的城门。

        他直接将押送的牲畜扔在城门口了!

        元载和鱼朝恩都愣住了,他们本来是没有将建宁王的使者放在眼睛里。

        建宁王霸府的署吏,这些都是不入流的小官。

        建宁王到底在陇右如何,战胜回鹘的报捷文书到底是不是真的,朝廷里都是众说纷纭。

        元载是朝廷的度支郎,掌控大唐的财计。

        鱼朝恩是内侍省的宦官,是最亲近皇帝的人,也通晓军事,经常为皇帝出谋划策。

        他们当然知道陇右的情况。

        且不说建宁王靠一个总管陇右的虚职,到底能不能控制住陇右的骄兵悍将。

        就算是集中陇右的力量,能守住陇右就不错了,还主动干涉回鹘的战争,击败回鹘可汗亲征的大军?

        元载和鱼朝恩都是不信的,按照如今朝堂上主流的说法,这些是建宁王在陇右搜刮的牲畜,是为了讨皇帝喜欢以报捷的名义送来的。

        牲畜的来源不重要,这么一笔物资,到底入皇帝的私人腰包还是户部的国库才是最重要的。

        几位宰相据理力争,可是皇帝并没有下旨划拨这笔牲畜入国库。

        于是就有了鱼朝恩和元载争夺牲畜所有权的争斗。

        至于为什么只让这两个人出来争斗,这也是小卒子过河,先派两个品级不高但是影响力大的官员斗一下,后面的皇帝和朱紫大员才可以互相试探,再做背后的交易。

        可以说在元载和鱼朝恩,以及藏在他们身后的大佬的谋划中,是没有算过建宁王使者的反应的。

        或者说他们根本不关心小小建宁王使者的反应。

        可是李道源的行为出乎他们意料,竟然直接撂担子进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