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平行世界万能王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第三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虽然半缘君的手指只是轻微的动了一下,但是电视剧上的人物从昏迷中苏醒的时候,不都是先动手指,然后慢慢醒过来的吗。

        所以,众人纷纷围了过来,焦急且期盼的等着半缘君的苏醒。

        半缘君虽然处于昏迷状态,但是外面的声音还是能够听得到的。

        表弟这样坑自己,如果醒了的话,岂不是坐实了自己喜欢看岛国小电影的说法,所以,别说现在系统尚未融合完毕,就是融合完了,自己也绝对不会醒来的。

        “孩他爸,好像真的有点效果啊,为什么君儿还不醒啊?”刘梅过来,抓住半缘君的手道。

        “这个...可能是刺激的还不够狠,我来试试吧!”半长生想了想开口道:“缘君啊,以前爸一直把你当成小孩子,现在看来,你也长大了,这样吧,只要你现在醒过来,不再吓爸,那爸就允许你找女朋友!”

        半缘君感觉自己脑门有几道黑线,王大壮也太坑了吧,搞得老爸都误会自己了。所以自己现在对外界绝对不能做出任何反应,不然的话,这个误会就坐实了。

        想是这么想的,可凑巧的是,脑海里面,系统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本系统已与宿主融合百分之九十九,将对肉体机能进行测试!”

        系统提示完成,一道电流从脑袋上方凭空出现,随后穿过半缘君的全身。

        整具身体,在电流测试之下,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

        而身体的细微抽搐,落在众人眼中,就好像是半缘君的挣扎动弹一样。

        而这个时间,恰好卡在了半长生话音刚落的时候。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王大壮在说小电影的时候,半缘君的食指突然做出了反应。

        而半长生允许半缘君谈恋爱,半缘君的整个身体都弹了一下。

        看来,儿子确实是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了啊。

        也对,现在儿子也长大了,在荷尔蒙的刺激之下,确实会产生某种微妙的冲动。

        不然的话,为何刚才医生折腾了半天,都没能将其折腾醒,王大壮和半长生的两句话,就让半缘君起反应了呢。

        看来,半长生刚才的那句话也没有说错,自己的儿子的的确确是长大了,已经到了荷尔蒙分泌的时期了,现在想要激起半缘君苏醒的念头,看来只能用女朋友来刺激他了。

        而此刻,半缘君在脑海里面,当真是欲哭无泪啊。

        如果说,自己现在醒来,然后告诉大家,这一切都只是巧合,不知道他们相信不相信。

        “长生!咱儿子动了!真的动了!你继续啊,再接再厉,赶快给他唤醒!”刘梅见到丈夫的方法有起色了,连忙激动道。

        “我也想给儿子喊起来啊,可是从缘君的表现来看,现在他最想要的,肯定就是一个女朋友,这急急忙忙的我去哪给他找女朋友啊!”半长生综合刚才的情况,分析道。

        而半缘君,听了父亲的分析,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自己哪里说过想要女朋友了啊?自己只是系统尚未融合,暂时无法动弹罢了。

        可是,半缘君脑袋里面的想法,他自己知道,别人不知道啊,而这个别人里面,自然也包括了他的妹妹半晓晓。

        听了父母的对话,半晓晓一咬牙,开口道:“爸爸妈妈,只要能让缘君哥哥醒来,我愿意当他的女朋友!”

        “你?这...这不合适!”半父想了想皱眉道。

        “爸,妈,你们从小就从孤儿院收养了我,缘君哥哥对我又这么好,现在他有危难,我更应该挺身而出,更何况,现在只是假装一下,没什么不合适的!”半晓晓急忙说道。

        当然了,最后那句假装一下,她是小声说的,生怕昏迷中的半缘君听见。

        “哎呀,二姐,姐夫,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犹豫,让晓晓试一下有什么不行的?”小姨也开口劝道。

        王大壮:“就是,我那两百多个G的秘密为了君哥我都坦白了,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小姨:“你看那些不健康的东西,等你爸回来,看不抽死你!”

        听了小姨和大壮的劝说,半缘君他爸妈也不再犹豫,同意了晓晓的建议。

        半晓晓红着脸,走到床边,然后抓起半缘君的手道:“哥,你...你别睡了!只要你醒过来,我...我愿意当你的女朋友!”

        王昊虽然眼睛无法睁开,但是对于外界的事情,可都是听得一清二楚。

        所以,这个时候如果他醒来,岂不是坐实了他好色之徒的说法。

        更何况,这个妹妹虽然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但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早就像亲兄妹一样亲了,自然不可能对她有别的想法。

        因此,王昊决定,哪怕就是装睡,也要装上一段时间的。

        只可惜,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的爱开玩笑。

        就在半晓晓走到床边,抓住半缘君手的时候。

        脑海里面,系统的声音响了起来。

        “系统融合完成!”

        说完,王昊就尝到了到了失重和眩晕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做梦的时候,梦见自己从高处掉下来一样。

        在这种奇怪的感觉之下,半缘君根本就不受控制的,大叫了一声,然后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坐起来之后,半晓晓的话音,才刚刚落下。

        看着半晓晓脸色通红的抓着自己的手。

        看着父母,小姨还有王大壮们都围在旁边,愣愣的看着自己,半缘君张大了嘴巴,脑袋里面剧烈的回荡着三个字。

        “造孽啊!”

        尼玛这系统,当真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吧!不然好死不死的,为什么非得在这个时候融合完毕。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王大壮。

        “我就说吧,我表哥最感兴趣的还是...嘿嘿嘿!”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猥琐的笑了起来,不过很快,他的脑袋上,就挨了他妈刘兰一巴掌。

        半长生看着儿子,点了点头,一脸赞许的自言自语道:“看来,我儿子也算是开窍了!”

        小姨刘兰:“这见效简直比吃药还要快啊!”

        而刘梅,见到儿子终于醒了过来,刚刚止住的泪水,再次流了出来,一把抓住半缘君的胳膊哭诉道:“缘君啊,你可算是醒来了!刚才可是吓死妈了!下次你再做这种傻事,妈也不活了!”

        半晓晓见到半缘君脱离了植物人的危险,苏醒了过来,激动的想要说些什么,不过见到刘梅这么伤心,现场比较混乱,就没有插嘴了。

        看清楚了周围了情况,听了父亲他们的话后,王昊明白,自己到了青春期,荷尔蒙分泌过旺的帽子,是铁定摘不下来了。

        算了,误会就误会吧!现在还是先安慰自己的父母比较重要,不然的话,他们以为自己是要自杀,心里面不知道还要背负多大的压力呢。

        想到这,半缘君开口解释道:“妈,你误会了,我没有......”

        只不过,刘梅还没等儿子把话说完,便打断了他道:“儿子,你现在就答应妈,咱永远都不再做这种傻事了!”

        半缘君嘴角一阵抽搐,自己根本就没有做傻事好不好,自己是去救人了好不好。

        “妈,你放心,下次我绝对不会做这种傻事的,但是这次我.....”半缘君先是答应了刘梅的话,然后继续开口解释。

        “妈知道你这次没有考好,但是儿子啊,学习虽然是一条出路,但不是唯一的出路,你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可千万别再想不开了啊!”刘梅再一次打断了儿子的话,开口说道。

        “妈,你说的都对!但是你搞错了,我是......”半缘君欲哭无泪,这还让不让人解释了?自己明明就是救人,然后被水冲走了,谁说我是想不开了?

        “妈说的肯定都对!妈说的都是为你好,你还没有娶媳妇,不知道生命的美好,这种小挫折,只是生命中......”见到儿子从植物人的危险中醒来,刘梅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对着儿子就开始说教了起来,这也是刘梅发泄刚才内心的惶恐的一种方式。

        半缘君张大了嘴,连续数次的解释都没能插进嘴后,终于暂时放弃了解释。

        他打算等到刘梅说完之后,再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

        正在刘梅他们对着无语的半缘君进行说教的时候,病房的外面,传来了对话声。

        “爸,医生说跳河自杀的就是这个病房,以前你总是偏心老二的孩子,现在你自己好好看看,什么叫做能堪大用,什么叫做烂泥扶不上墙。我家霸道和他同一届的,这次考试考了个一本,走哪不是给你争光,再看看你最疼爱的那个,考的差也就算了,居然还跳河,我看要不了三天,全村都会传遍,到时候,我看您的这张老脸放哪搁!”外面这道尖锐的女声,听起来就像是猫爪抓在玻璃上一样,让人很不舒服。

        而半缘君的父母,听到这个声音,心中一紧,脸色沉了下来,大姐来了,这下算是坏事了。

        就连半缘君,听到这个声音也有些不悦。

        姥爷心脏不好,战争时期留下的病根,大姨现在急着表现,把姥爷都给喊来了。

        也幸好现在自己醒了,如果自己还没有苏醒,姥爷听说自己会变成植物人,受到刺激搞得心脏病复发那就坏了。

        半缘君的姥爷是抗战时期的一名老兵,膝下无儿,只有三个女儿。

        大女儿刘菊出落得最漂亮,但性子却有些孤傲。

        从小就有些不合群,和刘梅,刘兰两个妹妹玩不到一块去。

        长大后,不顾半缘君的姥爷刘大牛的劝阻,嫁给了一个商人,从此和众人的关系更是疏远。

        姥爷刘大牛是从战场上下来的,看不起投机取巧的商人,却对二女婿半长生这个教书先生很是欣赏。

        而三女儿刘兰,早在小时候,就过继给他没有子嗣的亲弟弟了。

        原本几家的关系,可能会因此而渐渐的走远。

        可是谁知,城市的发展太过迅速,转眼间姥爷所居住的村子,就被发展成了城中村,变成了城市中心唯一一块没有被开发的处女地。

        原本姥爷那被刘菊看不起的破院子,一下成了开发商口中的香饽饽。

        千年开发商给出了五百万的价格姥爷都没有卖,现在,价值更是翻了十倍不止。可以说得上是寸土寸金。

        刘大牛没有儿子,只有三个女儿。

        三女儿小时候又过继出去了,那这院子,以后肯定是留给两个女儿的。

        院子增值的消息一经传出,三年没回去看过老父亲的刘菊,如同闻到腥味的猫一样,从那以后天天带着礼物往回跑,她打的那点小心思,别说刘大牛了,就连路人,都是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