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平行世界万能王在线阅读 - 第六章 为何我叫半缘君

第六章 为何我叫半缘君

        就在刘菊话音落下的时候,围在病房门口的人群被分开了一条通道。

        “谁啊?挤什么挤啊?”胳膊断了的那个壮汉看热闹正过瘾的时候被挤了个趔趄,愤怒的说道。

        不过看了将他挤开的那两名目光冰冷的壮汉之后,顿时怂了。

        翻了翻白眼,小声嘀咕道:“看热闹还插队,别以为人多就了不起,要不是我胳膊断了,今天非得跟你们死磕!”

        分开的人群,先是走上来一个和半缘君年纪差不多的小姑娘,而在小姑娘的后面,一个管家模样的壮汉紧紧的跟在后面。

        “小姐,是他吗?”壮汉看着半缘君问道。

        众人看戏到这关键的时候,突然来了这么几个不速之客,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刘大牛,半长生他们看到来的四个人,两个壮汉开路,如同手下的小弟,一个壮汉紧紧跟在小姑娘的后面,从双方的距离和称呼来看,如同管家。

        三个壮汉气势非凡却愿意跟在一个和半缘君年纪差不多的小女孩后面,很明显,小女孩不是一般家庭的人。

        这臭小子该不会是又惹祸了吧?

        刘大牛心中咯噔一下,随后站了起来。

        而刘梅他们,也纷纷紧张了起来。

        至于人群之中,看戏的断臂男,在这一瞬间,天知道他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脑补出来了什么样的剧情,脱口而出:“这家伙不会是给人家姑娘睡了现在被找上门来了吧!”

        只不过,话音刚落,看到刚才开路的两名壮汉那冷冰冰的目光,后面的话,又被生生的咽下去了。

        在场,如果说谁最高兴的话,无疑是刘菊了。

        刚才一波未平又生事端。

        这种一看就不平凡的家庭,能够和半缘君这个小屁孩扯上什么关系呢,现在找过来,肯定是半缘君得罪了他们。

        如果这一次,能够将半缘君在刘大牛心中的形象全部毁掉,那才是最好的。

        而场中,女孩进来之后仔细的打量着半缘君,咬着嘴唇不敢确定的说道:“平头,帅帅的样子,都对得上,可是他怎么在野桥那边被捞起来的呢,离我落水的地方那么远呢!”

        听了小女孩的话,半缘君主动上前一步,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块系着断绳的玉佩,开口道:“小姑娘,我的单车你没有弄丢吧?”

        看到自己在河中挣扎之时,被那个救自己的大哥哥扯掉的玉佩,小姑娘再也不疑有他了,上前一步,抱着半缘君的胳膊,激动的说道:“大哥哥,是你!就是你在河里面救了我!”

        额.....

        围观的群众,听了这个小姑娘的话,突然之间都愣住了。

        他们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他大姨不是说,这个小伙子说自己救人,是在欺骗自己姥爷的么?

        众人纷纷扭头,朝着刘菊看去,结果发现,刘菊刚刚还喜洋洋的表情,正在朝着不敢置信的方向变化,这种变化,显得她的脸色,十分的狰狞可怖。

        而刘梅听到这个消息,先是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之后,脸上顿时布满了喜色,原来自己的儿子真是救人才溺水的啊!

        而且这些人不是找自己儿子麻烦的,也让刘梅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顿时都精神了许多。

        至于半缘君的姥爷,爸爸和小姨,表弟他们,都是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震惊。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才真的误会半缘君了,他还真的是去救人去了。

        只有半晓晓,偷偷的观察大家的表情,捂着嘴巴乐呵呵的笑。

        从一开始,她就相信,自己哥哥肯定是去救人才落水的,现在真相大白,大家的表情实在是太过精彩了。

        “先生你好,请问您贵姓?”跟着小姑娘一块来的,那个如同管家一样的壮汉上前一步,对着半缘君伸出了右手。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壮汉,对着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半大小子用先生,请问,您和贵姓这种称呼,根本就不是客套那么简单,已经是出自内心的尊敬了。

        半缘君也很给面子,直接伸手道:“免贵姓半,二分之一那个半。”

        “半先生,首先感谢您救了我家小姐,我是......”壮汉开口道。

        “我知道你家小姐非富即贵,你现在是想要给我报酬什么的,不过这些待会再说,现在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先处理!”半缘君打断了壮汉的话道。

        这倒不是说半缘君没有礼貌,而是想通过这个方式,测试一下这个壮汉的身份,同时,也是因为半缘君确实有重要的事情要优先处理。

        看到壮汉被人打断话语没有任何不快的表情,同时闪到一边,不去阻碍自己,半缘君的心里面,就有谱了。

        上前两步,来到刘菊的面前,半缘君平静的问道:“大姨,您刚才说我是因为自杀才跳河的,现在还确定刚才的说法吗?”

        刘菊恼怒的看了半缘君一眼,冷哼一声之后,抱着胳膊不说话了。

        刚刚信誓旦旦的批评半缘君救人是谎话,现在眨眼间,就被打脸了,让她实在是有些抹不开脸面。

        被半缘君救上来的那个小姑娘,听了半缘君的话,立刻开口道:“胡说,大哥哥是为了救我才跳河的,后来给我救上来了,他没有力气了,才被水给冲走的!”

        话说完,壮汉在后面扯了一下小姑娘的衣服,她才愤愤不平的不说话了。

        居然有人诬陷大哥哥是自杀,实在是太可恶了。

        不过这一番话,更是确定了半缘君救人的事实了,众人现在总算是搞清楚了事情的真相了。

        “大姨,那刚才您是不是还说我,不孝,不诚?”半缘君继续问道。

        “你还想怎么样?我是你大姨,搞错了一点小误会,你是不是还想打我啊?”刘菊被半缘君这么怼,火气也上来了,一挺胸说道。

        现在都真相大白了,刘菊还这么嚣张,想到刚才儿子所受的委屈,刘梅心里一酸,便想上前和刘菊理论。

        但是刘长生一把抓住了她,想要看看,自己儿子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不敢,您是我大姨,是我长辈,身为晚辈,我怎么也不会打你的!”半缘君平静的说道。

        刘菊鄙视的看了半缘君一眼,这是读书读傻了吧,自己虽然是他大姨,但两家的关系早就如同水火,自己这么欺负他,他现在还讲究这些俗套的东西,简直就是个废物。

        想到这,刘菊冷哼一声,对半缘君又看低了一眼。

        只不过,刘菊刚刚哼完,半缘君的气势就变了。

        “虽然身为晚辈,哪怕我受了委屈,都不应该和你争论,但是!身为人子,今天哪怕我以幼犯长,也要为我爸妈讨回公道!”猛然之间,半缘君朝前跨了一步,同时,也将声音提高了八度说道。

        刘菊被半缘君的突然爆发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一步,紧紧的贴在了门边上。

        “你...你想干嘛?我可是你大姨!”刘菊色厉内荏的说道。

        “我就想问你,你凭什么当着我的面,贬低我的父母?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的父母?”半缘君怒道。

        不管两家的关系如何,刘菊好歹是半缘君名义上的长辈。

        所以,哪怕刘菊其余的事情做的再怎么过分,半缘君想要当着众人的面怼回去的话,都有些无礼了。

        但是,刘菊却在刚才,批判了半缘君的父母,并且用词还比较激烈。

        而半缘君,身为一个儿子,为父母讨回公道,哪怕就是顶撞自己的长辈,也是能够被人所理解的。

        毕竟在华夏,百善孝为先,孝义大于天。

        所以,现在半缘君借着这个由头,开始回怼刘菊的时候,大家不仅不觉得他无礼,反而认为半缘君很有骨气,有血性。

        刘菊根本没有看透这一点,她只是有些搞不懂,刚才对自己还唯唯诺诺的半缘君,现在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气盛了。

        “我没有资格?我是你妈她大姐,这难道不是资格吗?我把我家霸道,教的考上了一本,你却考个垃圾学校,这难道不是资格吗?”刘菊当着众人的面,当然不能怯场,大声吼道。

        “好,既然你非得认为有资格说我父母,那我今天就好好跟你说道说道。

        五年以前,我姥娘去世,给我姥娘办后事,你没有掏过一分钱,更是从那以后,不管不问我姥爷的生活,甚至有长达三年的时间,明明居住在一个市里面,却没有看望过我姥爷一次,这是不孝!

        恰逢开发,我姥爷的房子增值,你听到消息,立刻跑回来,说要孝顺我姥爷,但是目的是什么,谁都知道,还不是为了那房子,这是无耻!

        今天我住院,你不请自来,进来之后,你当着众人的面,败坏我的名声,说我的坏话,一点情面都不讲,这是无礼!

        我和你儿子,尚在读书,两个家庭的恩怨,你当着两个尚在学习的孩子的面赤裸裸的撕开,让我们提前接触到社会的黑暗面,给我们心里带来了坏的影响,这是不智!

        先不论对错,你当着我的面,辱骂我的父母,他们好歹是你的妹妹和妹夫,这是不仁!

        像你这样不仁,不智,不孝,且无礼无耻之人,凭什么说我父母的坏话?我父母不争,那是因为他们大度仁义,但是身为人子,我必须要给他们讨个公道!”半缘君的嘴巴如同机关枪一样,一席话说得刘菊哑口无言。

        而周围的吃瓜群众,听了半缘君的话之后,再次转变了立场,从刚开始的鄙视半缘君,变成了鄙视刘菊了,一个个的,对着刘菊是指指点点。

        同时他们的心里,也暗呼半缘君的嘴巴厉害,一席话说得实在是漂亮。

        那名断臂男子更是不加掩饰的指着刘菊道:“这个小伙子说的话有理有据,定是真话无疑,你这个恶女人,真是枉为长辈!如果不是我胳膊断了,今天非得踢你两脚才能解气!”

        这一席话,气的刘菊差点吐血,上气不接下气的半天吐不出来一个字。

        王霸道想要学着半缘君,给自己的母亲找回场子来,但看到激愤的众人,刚伸出来的脑袋,立刻又缩了回去。

        刘梅和王长生,看到自己的儿子狠狠的打了刘菊的脸,这些年一直被刘菊欺负所积累的抑郁之气,一瞬间都散干净了,只感觉神清气爽,心情倍高兴。

        刘大牛从后面看着半缘君,他感觉,自己的这个外孙,好像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的他,好像更加有担当,更加成熟了。

        而王大壮和半晓晓,眼中更是冒着小星星,一脸崇拜的看着半缘君,这样指责一个坏长辈,还说的她哑口无言,实在是太厉害了。

        至于那名身份不明的壮汉,看着半缘君,眼中满是欣赏之意。

        这家伙小小的年纪,能够不顾自己的安危,跳河救人,本身就说明,他的品德非常高尚。

        现在经过这件事,还可以看出来,半缘君行事稳重,思维逻辑清楚,处理事情井井有条,不敢说是天才,但至少,不是池中之物。

        一句不仁,不智,不孝,无礼,无耻,虽然没有一个骂人的词语,但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却比骂人一千遍还要强大。

        受了刺激的刘菊,已经彻底歇斯底里了,脸面既然被自己这个便宜侄子给彻底的踩烂了,那索性,就不要脸算了。

        “我今天就当着你的面说你的父母咋了?我和你妈一样的生长环境,但是最后,我嫁的男人手里有花不完的钱,可是你妈呢?嫁给一个穷书生,要钱没钱,要才没才,一辈子没出息的教书,有个屁用!”刘菊面色狰狞的说道。

        这句话,已经纯粹属于泄愤了,不仅蛮不讲理,更是表明自己看不起老师这个职业,让众人,对于刘菊的印象,更是恶劣了一些。

        虽然刘大牛允许自己的后辈相互竞争,但是这种直接性的人身攻击,他却是不会纵容的。

        正当刘大牛打算拍桌子让刘菊闭嘴的时候,半缘君却是率先站了出来。

        “我爸穷?我爸没有才华?呵呵,笑话!你可知道,我爸在精神方面,比你们富有百倍不止,我爸的才华,比你强上千倍不止!而我妈,正是世界上最有眼光的女人!”半缘君骄傲的说道。

        听了他的话,刘菊耻笑道:“呵呵,你编,继续编,我倒要看看,你爸是怎么有才华的,你妈是怎么有眼光的!”

        半缘君冷笑一声道:“那你可知道,为什么我的名字叫做半缘君吗?”

        听了半缘君的话,众人都面面相觑了起来,不知道,一个名字还有什么故事,不过他们知道,名字都是父母起的,难道说,一个名字就能证明一个人有没有才华吗?

        至于半缘君的父亲半长生,更是一脸的懵逼,当初给自己儿子取名字的时候,只是随意起的,难道说里面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