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平行世界万能王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

第七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

        此刻的半长生,在努力的回想着,十几年前,自己到底是根据什么,才给自己儿子取的这个名字的。

        好像自己当时在看一个什么小说,小说里面的无上邪君的霸气形象给自己留下了很是深刻的印象。

        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以后也这么霸气,能够君临天下,就给儿子取了单名一个君字。

        本来儿子应该叫半君的,不过由于儿子正好是缘字辈的,所以名字之间加了个辈分,就叫做半缘君了。

        除此之外,半长生实在是想不起来,再和儿子名字有关的事情了。

        难道说,自己这个简单的名字,还有自己所不知道的含义吗?

        不仅是半长生,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等着半缘君的后文的。

        只有刘菊,冷笑一声道:“你爸一个穷教书的,肚子里面能有多少墨水,你倒是给我说说,你的名字,有什么稀奇的地方。不过说实话,就你爸这取名字的水平,我家霸道,能够一口气想十个!”

        “是么,那待会,我倒是想要看看我表哥能不能取出来我这样的名字。其实,在上初中以前,我一直以为,我的名字平平常常,没有什么特色,直到有一次,我爸喝醉了,拉着我聊天,我没有话题,就问他,我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然后,我爸就给我说了一首他偷偷写给我妈但却没有念过的诗!”半缘君面带回忆的说道。

        “写诗?当家的,你还会写诗?偷偷写给我的?你咋不念给我听啊?”刘梅听到这,用肩膀碰了碰半长生问道。

        “额...啊!是...是吧”半长生一脸呆滞,脑袋里面拼命的回忆,自己什么时候喝醉过酒,还有自己以前写过的那些打油诗,哪一首和儿子的名字能够扯上关联。

        而围观的众人,听半缘君说他的名字和一首诗有关,都流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建国以来,优秀的诗人实在是太少了,他们都很好奇,半父能够说出来一首什么样的诗。

        只有刘菊,一脸的不屑。

        因为在她看来,好的诗人,都是家财万贯,出入于高档会所,美人在怀,左拥右抱,有人专门服务,为他们鞍前马后的。

        半长生一个穷教书匠,一看就不像是一个诗人,能够写出什么好诗。

        当然了,尽管刘菊不相信半长生能够写出来好诗,但是还是有些掩不住自己的好奇,想要知道半缘君口中的诗是什么样的。

        正在大家期待半缘君说下去的时候,半缘君突然回头,对着半长生道:“爸,你以前一直给我说要藏拙,今天形势所迫,你悄悄的给我妈写的那首诗,我念出来没关系吧?”

        听了半缘君的话,半长生一抬头,发现周围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

        这一时间,半长生心里面左右为难了起来。

        因为他的印象里面,根本就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写过诗。

        虽然自己是个老师,属于文化工作者,但却并不代表自己会写诗啊。

        想到这,半长生心里面咯噔一下,这臭小子不会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信口胡诌的吧!不然的话,为什么又把皮球踢到自己这来呢。

        想到这,半长生道:“那个,缘君啊,算...算了吧!这些都是小事,你的误会解开了就行了,没必要什么事情都争论清楚!”

        一听这话,很明显气虚了啊。

        刘菊顿时气势上来了,他刚才还真怕半长生啥时候开了窍,写了一两首说得过去的诗,会给自己的脸打了呢。

        “哎呦,吹不下去了吧?穷书生,只会念死书,教几个小学生也就算了,还吹牛会写诗,真是笑掉大牙!你要是真能写出来什么好诗,我就能给这门吃了!”刘菊嘲笑道。

        “大姨你真是记性差,刚才你还说,如果我真的是因为救人才溺水的,你就把这门给吃了,现在第一个门还没有吃,却又说出来第二个大话,就不怕闪了舌头吗?”半缘君道。

        刘菊不屑的说道:“你先把你爸写诗的谎话编圆了,到时候我两扇门一块吃!小小年纪,谎话就一套一套的,还写诗,你知道什么叫做诗吗?”

        正在刘菊嘲讽的时候,半缘君在场中站定,然后提了一口气,抑扬顿挫的念了起来。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

        “好!好诗!太好了!我从未听过这么好的诗!”半缘君的话音刚落,断臂壮汉的喝彩声便响了起来。

        同时,他那只完好的胳膊,还在胸口上面‘啪啪啪’的拍了起来,以示鼓掌。

        周围一圈人,都朝着他看了过去。

        路人甲:“大哥,这诗,好在哪啊?”

        断臂壮汉:“额....”

        路人乙:“兄弟,这诗是什么意思啊?”

        断臂壮汉:“那个...”

        路人丙:“你什么都不懂,叫唤个屁啊?”

        断臂壮汉:“我...我只是觉得现在叫好比较烘托气氛嘛!”

        虽然半缘君将地球上的这首诗拿了出来,而且诗的最后三个字,也确实是他的名字,但是周围的围观群众,绝大多数都只能听出来这首诗比较押韵,却根本不理解其中的意思。

        只有少部分人,才能砸吧砸吧这首诗的一些韵味。

        而半长生,听完儿子的这首诗之后,直接愣住了。

        虽然半长生确实不会作诗,但他好歹,也是教了十几年书的老教师了。

        品味,还是会的。

        现在的半长生,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这首诗,绝对不是自己所写的了,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首诗,已经达到了宗师水准,说句不夸张的话,只要这首诗传播开来了,将来绝对是一首可以传世的经典诗词。

        自己想要理解诗句中的意味,都得琢磨许久,更何况,想要写出这样一首经典的诗呢。

        不过半长生内心也嘀咕了起来,这首诗不是自己写的,会是谁写的呢,难道是那臭小子?不可能啊,他更没有那个水平啊。

        想到这,半长生突然想到,儿子说这首诗是自己醉酒的时候写出来的,难道说,自己醉酒的时候就有了诗才,就能够写好诗了?

        想到这,半长生又犹豫了起来,说不定这首诗还真是自己所写的呢。

        周围的众人,议论纷纷,都在讨论诗词的意思。

        刘菊看到半缘君真的搞出来一首诗了,心里有些忐忑,连忙开口道:“这算什么?这个破诗也算是诗?我家霸道随随便便都能写出来比这好十倍的诗!”

        “闭嘴!”哪知道,刘菊的话音刚落,一道女声便响了起来。

        众人一看,原来发话的,正是前来感谢半缘君救命之恩的那个小妹妹。

        “你真是无知!这样一首经典的传世之作,到了你的口中,居然成了破诗!你知不知道,你的这种行为,是对诗词的亵渎,是对作者的一种亵渎!怪不得大哥哥说你无耻了,你不仅无耻,还无知!”小妹妹愤慨的说道。

        被一个陌生人这样说,刘菊哪里能够忍受得了,连忙进行还击。

        “你个小婊...屁孩,从哪冒出来的,连毛都没长齐,懂什么叫诗吗?你说我不懂,那你又懂得多少?两嘴皮子一张一合,就说经典的传世之作,你的观点,能够代表得了谁啊?”刘菊本来准备骂小婊子的,但是看了看跟小妹妹一块来的那几个壮汉,到嘴的话硬是被咽下去了。

        “我叫林萌萌,是华夏作协的成员,也是华夏作家协会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会员,同时,我还是华夏作协古诗词分支里面的二级会员,我鉴别过的诗词,成千上万首,好诗坏事,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连这首诗的表面意思都无法理解,凭什么质疑我的判断?”自己的专业方面受到了质疑,林萌萌严厉反驳道。

        听了林萌萌的话,众人都愣住了。

        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年纪轻轻的就有实力加入作协?这听起来,咋感觉这么不真实呢?

        正在众人不敢相信林萌萌身份的时候,那个总爱多管闲事的断臂男再一次开口了。

        “啊!!林萌萌!真的是她!十六岁的天才少女,从小就对诗词文章有着超乎常人的天赋,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一首短诗【捡来的】夺得了全国小学生诗词比赛的一等奖。从那以后,诗词文章屡次在全国范围内得奖。而她最感兴趣的,还是古诗词,对于古诗词的研究,是许多浸淫上面几十年的老学者都比不了的。虽然年纪小,但却破例被邀请,加入了作协,成为了作协最为漂亮,也是唯一一个没有成年的会员。她写的古诗词,被宋老先生称颇有古风。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一个人在安静的河边沿河行走,边走边琢磨诗句,据不完全统计,林萌萌至少有三次因为在河边写诗太过投入而失足落入河中!”断臂男子一鼓作气的将这些话说了出来。

        周围的人一脸震惊的看着他,纷纷询问他为什么对林萌萌了解的这么详细。

        结果,断臂男子拿出手机,指着上面百度出来的内容道:“你们看,林萌萌的资料上面都有呢,我刚才也是搜到了之后照着念的,卧槽,这真人比照片上漂亮得多,果然是作协里面最漂亮的一个啊!”

        众人一看,发现林萌萌果然是作协会员。

        刚才还质疑林萌萌的人,顿时不吭声了。

        而刘菊,听完这个消息,脸色顿时变得雪白。

        人家作协的大文人都说半长生的诗是经典,是传世之作,自己再怎么也反驳不了啊。

        更何况,刘菊自己的事情她自己清楚,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搞明白,刚才的这首诗,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半缘君,回过头认认真真的看了林萌萌几眼。

        直到林萌萌不好意思的将头低下半缘君才收回了眼神。

        对于天才什么的,半缘君并不感兴趣。

        因为穿越而来的他,身后有着地球上的知识做铺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天才的人类了,自然不会对别的所谓天才感兴趣。

        半缘君关注的,是这个姑娘,看起来挺正常的,原来本质是个神经病啊。

        你见过哪个正常的人,在河边写诗经常掉到河里去啊,这不是脑袋有问题还是什么啊。

        同时,半缘君也确定了,林萌萌这次掉到河里的原因是什么了,肯定又是毛病犯了,在河边写诗掉进去的。

        看来,以后得离这个家伙远远的才好,不然的话,万一也被传染了神经病那就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