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平行世界万能王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名不虚传半泰迪

第八章 名不虚传半泰迪

        幸好林萌萌不知道半缘君内心的想法,不然的话,非得被气坏不可。

        要知道,自己可是大家公认的天才少女,现在被人当成神经病,不气才怪。

        林萌萌的身份被揭秘之后,围观的众人也只是吃惊了一分钟而已。

        很快,他们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半缘君刚刚念出来的那首诗上去了。

        断臂男子喊道:“林大作家,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啊?你能不能给我们大老粗解释一下啊?”

        “是啊,给我们也说说什么意思吧!”其余人也纷纷跟着起哄。

        林萌萌听了大家的话,也不怯场,点了点头开口道:“我本来就喜欢品鉴诗词,而且大家这么要求,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只要半叔叔同意,我就斗胆当着他这个原作者的面前,来评论一下这首诗!”

        听了林萌萌的话,众人的目光都朝着半长生看了过去。

        半长生:“额,这个,我没有意见!”

        林萌萌点了点头道:“既然半叔叔都没有意见,那我就说说我的拙见吧。

        首先,我先说说这首诗的字面意思。曾经沧海难为水,就是说,经历过无比深广的沧海的人,别处的水再难以吸引他。

        除却巫山不是云,意思是除了云蒸霞蔚的巫山之云,别处的云都黯然失色,我以前也去过巫山,不得不说,那里的云确实很美。

        取自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这两句,连起来的意思就是,花丛信步,我全无心思看那百花争艳,心里一半装着的是大道,一半是你的容颜。

        这首诗,用的是索物以拖情的比兴手法,刚才半缘君说过,这首诗是他父亲偷偷为他母亲所写的,那么全诗就是以精警的词句,赞美了夫妻之间的恩爱,表达了对妻子的忠贞爱护之情。

        而且此诗大气磅礴,将沧海和巫山都装于胸中,显得豪情万丈。同时,又用沧海和巫山来衬托对于妻子的爱,更显得妻子比沧海和巫山云都要珍贵,简直浪漫至极!

        可以肯定的是,这首诗不但取譬极高,抒情强烈,而且用笔极妙。前两句以极至的比喻写“沧海”、“巫山”,词意豪壮,有江河奔腾之势。后面,“懒回顾”、“半缘君”,顿使语势舒缓下来,转为曲婉深沉的抒情。张弛自如,变化有致,形成一种跌宕起伏的旋律。而就全诗情调而言,它言情而不庸俗,瑰丽而不浮艳,悲壮而不低沉,简直堪称经典中的经典,哪怕就是和那些古人留下来的传世之作想比,也是毫不逊色的。

        今天能够作为第一个赏析这首诗的人,我实在是非常的荣幸。

        不过有两点我无法理解,那就是后面两句,取自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花丛应该比喻的是女子,而且是爱慕作者的女子,写这首诗的时候半叔叔很受女子喜欢吗?

        还有这个修道,到底修的是什么道?”

        林萌萌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看得出来,她对这首诗是非常的推崇。

        而林萌萌的身份,又是作协最为年轻的天才会员,她的推崇,无疑加深了这首诗的逼格。

        在这个世界,也是有着巫山的,所以林萌萌才没有对巫山起疑,反而对花丛和修道起疑。

        毕竟半长生只是个穷书生,哪里有机会接触什么花丛呢。

        而周围的人,听了林萌萌的解释,也纷纷明白了诗句的意思。

        同时,林萌萌的话说的是条理清晰,分析的是十分到位,也显得林萌萌的水平确实不低。

        而众人之中,心情最为难堪的,非刘菊莫属了。

        不得不说,今天这刘菊还真是倒霉。

        刚说半缘君不可能下水救人,被救的人就亲自找来上门感谢了。

        吵嘴说半缘君的母亲没有眼光,找了个没有才华的穷教书的当男人,半缘君立刻就拿一首诗出来了。

        信誓旦旦的说这首诗是烂诗,转眼间,就蹦出来个林萌萌为这首诗正名,不得不说,这脸打得啪啪啪的响。

        暂时撇开刘菊不谈,单说这首诗。

        像元稹的这首离思,在前世的时候,最为普遍的赏析说法,是他为了纪念亡妻而写的。

        不过,如果撇开这种说法,整首诗,更是能够看做诗人对于爱情的忠贞,甚至在某种情况下,能够直接当做求爱,表达忠心的情书单独拿出来。

        要知道,前世半缘君的父亲,就是靠着这首诗跟他母亲求爱成功,这才有了他的。

        虽然来到了平行世界,但半缘君将这首诗拿出来,还是有着充足的把握不会翻车的。

        所以,听了林萌萌的问题之后,半缘君立刻开口解释道:“这个我知道,那天我爸喝醉的时候,我也问过。他刚毕业,就被分配到豫南大学去教书,那个时候,也是刚刚和我妈结婚,他的年纪,和学生们相比,也差不多,因为长得帅,又有文化,所以学校的很多女学生都很喜欢我爸的,所以才有了取自花丛懒回顾。至于修道,我爸当时给我解释,说这里的道,指的是一个人的思想和品德。并非是指出家当道士。”

        听了半缘君的解释,林萌萌这才恍然大悟。

        至于半长生,从头到尾,都是一脸懵逼的看戏状态。

        自己儿子这越说越真,搞得现在,自己都不敢肯定这首诗到底是不是自己所写的了。

        但是这首诗,最后三个字确实是自己儿子的名字,而且整首诗,又非常贴合当时的情况,特别是那句取自花丛懒回顾,不正是当时自己在豫南大学教书时候的情况么。

        突然之间,半长生好像想到了什么。

        传说中,有些人,拥有着两个人格,那些隐藏的人格,需要特殊的方法才能激发出来,自己不会就是那种拥有两个人格的人吧?

        而激发的方式,不会就是喝醉酒吧。

        半长生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不然的话,这首诗是从哪冒出来的。

        想到这的半长生,恨不得现在就跑回去,赶快喝醉,看看还能不能再写出来一两首诗。

        而就在这时,病房外面,响起了断臂男子的声音:“诶!这女的不是说要吃门吗?现在怎么要跑了?大家拦住她!”

        众人一看,这才发现,刚才大家在品诗的时候,一时之间忽略了刘菊的存在。

        而趁着大家的忽略,刘菊居然拉着她的儿子,想要偷偷溜走。

        毕竟,今天在这里丢了这么大的人,现在不走干嘛,难道留着等大家看她吃门板吗。

        不过她刚开始行动,便被爱管闲事的断臂男子给发现了。

        看到这一幕,半缘君走上前去,开口道:“大姨,你这是要去哪啊?”

        “腿长在我身上,我想去哪就去哪,你凭什么管我?”刘菊梗着脖子道。

        而周围的人,听到她这样说话,顿时嘘声一片。

        而断臂男,更是开口道:“你不是说两块门板一块吃吗?别怕损坏了医院的东西,你如果真能吃,吃坏了我帮你赔!”

        听到这话,刘菊的脸都黑了,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断臂男早已经被凌迟处死又五马分尸了。

        刚开始,大家都是被刘菊特意吸引过来的,本来刘菊是想在大家面前丢半缘君一家的脸,结果,反而是她自己的脸被打的啪啪啪的,一群人围在这里看她的笑话,现在她心里面别提有多憋屈了。

        半缘君听了断臂男的话,笑了笑道:“大姨要去哪,我自然管不了,吃门的事情,只是你自己开的一个小玩笑,我也无权干涉。”

        听到这,刘菊的脸色才缓和一下,开口道:“那你还不让开,我要回去做饭了!”

        “做饭的事情别急,咱们还是先把这边的事情解决完了再说吧!”半缘君停了一下说道。

        “还有什么事情?”刘菊皱眉问道。

        “今天的事情,你怎么也得给我,还有我的爸妈一个道歉吧!”半缘君理所当然的说道。

        一听到这,刘菊的肺都气炸了。

        自己今天已经是颜面扫地了,还要给他们一家混蛋道歉,这根本不可能!

        “道歉?你想都别想!今天你要能让我道歉,我名字就倒过来写给你看!你个小东西,给我滚开,今天的事情没完,以后咱们再算!”刘菊恶狠狠的说道。

        半缘君对于刘菊的话丝毫不在意,笑了笑道:“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公共场所诽谤,辱骂他人的行为,情节严重的,处以五日以上拘留并罚款。今天你再三污蔑我,并且当众诽谤我父母,这情节已经很严重了,如果不道歉的话,那我只能报警处理了!”

        一听报警,刘菊顿时急了,口不择言道:“我告诉你,你少吓唬我,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你说我污蔑你,诽谤你爸妈,你有什么证据?我倒要看看,今天你怎么让警察来抓我!”

        “小兄弟,我可以给你作证!刚才我手机录像了!”听到这断臂男子在门外喊道。

        他的话音刚落,其余的人也纷纷表示,愿意给半缘君作证。

        刘菊这猖狂的模样,说话不经过思考,乱泼脏水,早已经让众人对她厌恶了起来,现在不想道歉就想走,大家自然不会这么容易的就如了她的意。

        听了众人的话,刘菊脸色比刚才更黑了。

        她看向病床旁边的刘大牛,喉咙动了动,开口道:“爸,这事你都不管一管吗?都是一家人,弄成这样让外人看笑话好吗?”

        刘大牛听完,直接开口道:“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说你二妹的时候,我没有插嘴,现在我也不能偏心,现在又不是小时候,你们打嘴仗还能让我给你们分开啊?不过这样也好,吃了这次亏,下次你就知道了,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听了刘大牛的话,刘菊感觉今天整个世界都在同自己作对,眼珠子都差点气爆了。

        “我今天就不道歉,我看你能拿我怎么办!”刘菊咬牙切齿道。

        只不过,她的话音刚落,断臂男子便将手机递了进来,对着半缘君道:“小兄弟,我手机借你,报警吧!这种人,咱不惯着她!”

        半缘君也不矫情,拿着手机,直接就打算拨打报警电话。

        看到这,好不容易硬起来的刘菊,顿时又软了下去。

        连忙抓着半缘君的手道:“侄子,如果弄的警察来了,就太难看了,今天大姨服软,这件事就算了吧!”

        半缘君看着装可怜的刘菊,开口道:“大姨,我还是个小孩子,道歉不道歉都无所谓,但是我爸妈,你今天必须道歉,不然,今天的事情就过不去!”

        看着半缘君坚决的模样,刘菊知道,今天不道歉的话,是肯定不行了,除非她想进看守所。

        无奈,只能带着满腔的怒火,一步一步的挪到刘梅旁边,口中含含糊糊的嘀咕了一句话当做道歉。

        见她这种情况,半缘君不再犹豫,直接又打算拨打报警电话。

        看到半缘君拨打电话,刘菊实在没辙,只好开口大声对着刘梅道:“二妹,对不起,我刚才不该说你没眼光,找个没用的老公!”

        从小到大一直都被刘菊欺负,现在,换做刘菊在自己面前道歉,刘梅此刻就好像喝了仙露琼浆一样爽快,心情别提有多好了。

        “大姐,你刚才说,我找的老公是个穷书生,没错,在经济方面他确实穷,但是从刚才那首诗你应该能够看出来,在精神方面,他一点都不穷。我们女人找老公,目的是什么,还不是想有个温暖的怀抱和一个坚实的依靠,这么多年,长生都对我非常好,相反,我听说你,除了经济上比我宽裕一点,但生活上并不是太过如意,从这一点来看,我并不觉得,找个穷老公有什么不好的,只要他爱你,不就行了!”刘梅挽着半长生的手,巧笑兮兮的说道。

        听了自己一直看不起的二妹的说教,刘菊心中郁气更盛,不过也没有说别的,转过头来,对着半长生也道了歉。

        现在的半长生,正沉浸在如何探索自己第二人格的方法中,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接受了刘菊的道歉。

        等道完歉,刘菊二话不说,直接扭头就走,看着她临走时那铁青的脸,半缘君心里面就如同吃了蜜一样痛快。

        前世在地球的时候,自己怼天怼地怼空气,还从未怕过谁,这刚一穿越重生,就碰到有人挑衅,自己不怼回去,这对得起自己半泰迪的绰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