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听说爱情在隔壁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可怕的潜移默化

第六章 可怕的潜移默化

        乔楚掀开纯白的蕾丝窗帘,温暖的阳光透过落的窗照在她浅蓝色的休闲服上,拉开玻璃推门,和着阳光的味道,徐徐的海风迎面吹来,像是一直温柔的双手,轻抚着你的脸庞和发丝。

        走出露台,看着眼前澄明清澈的湛蓝海水,乔楚心情不错的伸了伸腰。鼻间淡淡的花香仿佛蕴含着无限的生命力一般,能让人精神一振。乔楚趴在露台中间的栅栏上,微笑着欣赏对面的花红柳绿,忽然发现栅栏旁边的木架上种着一排的小红果,火红的一片,很漂亮,低下头仔细一看,原来是辣椒。和普通的辣椒不一样,像樱桃一般大小,圆滚滚的,真是可爱。

        把玩着手中的红辣椒,乔楚想起了爸爸,他们家里的花园,也一样种满了怀念母亲的雏菊。昨晚看见蓝和封屈隋可悲的父女关系,乔楚为蓝不平的同时,也不止一次的感激爸爸,给了她和哥哥们最温暖的亲情。

        掏出手机,乔楚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乔哲平静的声音,“喂。”

        乔楚笑道:“爸,早安。”

        “都快中午了还早安。”乔哲嘴上虽然叨念着,话语里的溺爱还是显而易见。

        “我今晚想回去吃饭,你们在家吗?”她忙着设计的事情,也十来天没有回去了,不知道是不是离得近了,反而更加想家。

        听到乔楚要回来吃饭,乔哲高兴得合不拢嘴,“你想回来就回来吃饭啊,老爸天天都在家。想吃什么?”

        乔楚想了想,说道:“我要吃红烧鱼,醉妃鸡翅,麻婆豆腐还有鲜虾汤!”虽然爸爸做的她都喜欢吃,不过她还是要点菜,不然爸爸一定会把她喜欢吃的菜都做个遍。

        “那早点回来。”他得赶紧去买菜,再通知宇佑,宇霖晚上早点回来,一家人聚在一起时他最开心的时候。

        听着乔哲雀跃的声音,乔楚也用力地点头,“嗯。”

        挂上电话,乔楚觉得心里暖暖的,就连手里的小辣椒也变得更加可爱了。但是当她抬起头迎上一双带笑的眼睛时,乔楚手上一僵,虽然她没有摘他的辣椒,不过它也已经被她“折磨”了很久了,缓缓收回手,乔楚有些尴尬地笑道:“早。”

        昨晚人家还招待了她一顿好吃的,今天就被他看见她对他的植物“关爱有加”。真是……为什么她在这么邻居先生面前总是这么囧呢?

        宋沐允看她尴尬的样子,轻笑着别开视线,不再看她,一边帮花修剪枝叶,一边轻轻点头,回道:“早。”

        宋沐允背对着她,乔楚长舒了一口气,还好刚才没有顺手摘了他的辣椒。看他没有发飙的样子,乔楚干脆捧了一盆在手里研究,好奇地问道:“这些辣椒是用来做菜的,还是看的?”

        走到乔楚面前,宋沐允从旁边的一盆辣椒上摘下一颗递给她,回道:“这是西班牙的品种,可以用来做辣椒酱,或者配菜,当然也可以观赏。”

        “可以吃?”乔楚半信半疑地接过,这东西可以生吃?他不会是要报复她昨晚让他做宵夜吧,宋沐允脸上温和的笑容又让乔楚莫名觉得可以信任,罢了,不就是辣椒嘛,乔楚轻轻咬了一口,很清脆的口感,刚开始没有什么味道,嚼了几下,淡淡的辣味在口中弥漫,细细品味,辣味越发的浓厚,但是并不辛辣,是一种很醇厚的椒味,乔楚是个无辣不欢的人,吃了一口之后,觉得还不赖,将剩下的辣椒扔进嘴里。

        看着乔楚刚才还一脸怀疑,现在却盯着辣椒一会儿摸摸,一会儿闻闻,爱不释手的样子,宋沐允不禁笑道:“你喜欢就送你一盆吧。”

        “真的?”乔楚抬头,狡黠地盯着他,似笑非笑地说道:“不是因为怕我晚上偷偷把你的辣椒拔光了?”

        宋沐允轻轻挑眉,她也知道自己的恶习啊。

        乔楚忽然问道:“难养吗?”

        “一天浇一次水就可以了。”宋沐允回答得轻松。

        “哦。”乔楚却回答的颇为艰难,因为不知道是不是和植物不和,她养什么都死,以前爸爸和哥哥们就不许她照顾雏菊,在国外念书的时候,她好不容易养了一盆仙人掌,结果不负众望的养死了,从此之后她就死心了。

        宋沐允不明白乔楚的表情为什么这么凝重,如果他知道她的种植史,估计也会担心他心爱的西班牙椒的命运。

        乔楚还在考虑要不要扼杀一条生命,手机铃声适时的响起。乔楚将辣椒塞回宋沐允手里,对着他笑道:“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宋沐允接过辣椒,轻轻点头。

        乔楚按下接听键,对方中气十足的声音立刻传来:“老板早!”

        乔楚笑道:“早。”也只有子楚会在中午的时候和她道早安。

        “与鸿达集团的合同昨天我已经和mariah讨论过了,其中有一些条款还存在分歧,估计今天下午不能签约,明确签约时间我再通知您。米兰设计节主办方给您发了邀请函,时间在下周三,为期三天。tom先生希望您能帮她女儿的新婚别墅作设计,开价7万美金。还有办公室已经找好了,在中环路上的大型高层写字楼,交通方便,视野辽阔,坐北朝南。办公室装饰下午可以验收,明天就能正式使用,您要过来看看吗?”口齿清晰,条理清楚,而且不需要换气,这就是子楚的绝活,也是乔楚不能理解的地方,她很担心如果哪天有十几件事情,子楚会不会被自己憋死。

        思考了一下,乔楚回道:“合约的事情你尽快处理,我希望明天能签约。设计节帮我推掉,tom的案子交给亦侬负责,办公室下去三点我会过去看,你来接我。”

        乔楚看了一眼旁边低矮的栅栏,继续说道:“帮我找一个铁艺装饰公司。”

        “要干什么?”她们最近没有接什么装饰活啊?

        “我要重新装修我的阳台。”这个小栅栏连君子都防不了,她可不想哪天在自家阳台上看见雷焱。

        “是,老板。”停顿了一会,子楚迟疑地说道:“呃,还有一件事。”

        “说。”子楚很少吞吞吐吐,接下来的一定是私事,只是乔楚很好奇,有什么事情会让子楚难以启齿?

        电话那边子楚清了清嗓子,深情并茂地回道:“我思考了一下,决定留在国内,跟在老板身边学习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我的价值和理想,能与您一起并肩作战,是我的心愿也是我的荣幸。”

        “说完了?”

        “完了。”

        乔楚冷淡地说道:“明天签了约你就可以回米兰了。”

        “老板—”

        乔楚不咸不淡地回道:“那里的心理治疗技术比较发达,适合你,有病不能拖。”

        子楚哀叹一声,才喃喃回道:“我看中了鸿达集团的秦挚峰,所以我想留下来。”早就知道瞒不住老板,都是徐希出的烂主意。

        子楚和秦挚峰?乔楚想到秦挚峰傲慢严谨的样子,她有点不太能想象,子楚和他在一起会是怎么的情况,乔楚讪笑道:“我记得你们才见过一次吧。”

        “请相信世界上存在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子楚的生命中隔一段时间就可以上演一次。乔楚摇摇头,轻笑道:“别把人家生吞活剥了。”她从来都不敢小看子楚对帅哥的热情和手段,在意大利她就见识过无数次。

        “收到,我一定会把骨头吐出来了。下去三点我去接您,老板拜拜。”挂上电话,子楚窃喜,老板点头,一切搞定。

        乔楚苦笑着合上手机,她估计是唯一一个经常被助理挂电话的老板吧。

        准备走回房间,却想起那盆辣椒,乔楚看向隔壁,宋沐允已经不在露台上了,不过那盆火红可爱的辣椒却已经修剪好,浇了水,放在她这边的栅栏上。蹲下身子捧起它,乔楚在心里嘀咕,好吧,我会努力照顾你的,至于你的命运,唯有——老天保佑了。

        二十三层的高度,在商业高层建筑区虽然做不到傲视群雄,但好在视野还算广阔,大片落的窗,再加上是大开间框架结构,让本来就不小的空间显得更加宽敞。乔楚打开为她间隔出的办公室,一张大得足以媲美普通床的设计桌让乔楚满意地直点头,还有整面的木制书柜,也是必须的。柔软的长毛的毯更是她办公室的重要物件,因为她有坐在地上设计的习惯。

        看乔楚含笑的嘴角,子楚就知道老板对这间办公室满意得不得了。靠在门边,子楚得意洋洋地问道:“老板,还满意吗?”

        乔楚大方的赞道:“嗯,满意。”这就是她的原则,只要是做得好的,她一定不吝啬鼓励,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物质上的。

        踢掉脚下的拖鞋,感受着足底长毛的毯的柔顺,乔楚闭着眼睛,舒服地说道:“办公室的装饰基本完成了,你可以准备招聘的事情了。”

        子楚奇道:“招人?”老板选人这么刁,已经很多年都没有招过人了,现在要招人,她基本上不抱什么希望。

        乔楚白了她一眼,“不然你以为就我们这三四个人,我让你租这么大个地方干什么。”而且她又不是只接鸿达一个项目,不招人要累死她。

        子楚咽了咽口水,小心地问道:“老板,你真的打算在国内大展拳脚了?”如果按这么大办公室的面积算,最少也要再找五个设计师,七个助理,两个秘书,天啊,让她死了吧。

        看她的脸比苦瓜还苦,乔楚轻轻挑眉,“你有意见?”

        “没有。”子楚干笑几声,她哪敢质疑老板的决定,又不是不想干了。子楚小跑到乔楚面前,故作捧心状笑道:“这只能更证明了我留在您身边是多么明智的决定。”

        “献媚。”乔楚失笑,推开她靠得太近的脸,站起身,走到窗边,拉开淡绿色的蚕丝窗帘,乔楚惊喜地发现,原来她办公室里面还有一个这么大的飘窗,感受着明媚的阳光,乔楚忽然轻笑道:“这里不错,可以种些鲜花,小灌木,辣椒……”

        “辣椒?!”子楚瞠目,跟在老板身边这么久,她怎么没发现老板的品位这么诡异?谁会在办公室里边种辣椒?

        乔楚懊恼,在心里低咒,她怎么会说到辣椒呢,都是今天早上宋沐允害的,一大早让她吃辣椒。假装没看见子楚活见鬼的表情,乔楚轻咳一声,敷衍道:“呃,我的意思就是说种些绿色植物装饰一下环境。”

        “哦~懂了!”子楚悄悄打量着乔楚,她总觉得老板今天怪怪的。这里是她的办公室,别说种辣椒,就是要种番茄、豆角,她也一样给她办到,只是老板脸上心虚的表情很值得研究研究。

        子楚窥视的目光让乔楚浑身不舒服,穿上鞋,乔楚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行了,就这样吧,我赶着回家,你送我一程。”

        有问题,这个“辣椒”一定有问题!

        电梯在嘀的一声提示后到达,乔楚大步走进去,子楚奸笑着赶紧跟上。

        “小丫头?”两人还没站定,一声略带惊喜又熟悉低沉的嗓音让乔楚惊得睁得了眼。

        雷焱?怎么又是他!简直阴魂不散。

        乔楚无语,她恨不得立刻退出去,雷焱却快一步的按上了关门键。

        深吸一口气,冷漠地点点头,乔楚反应冷淡,子楚却很是兴奋,这个男人长得挺俊的,依她的观察,应该是那种霸道中带着柔情的男人,最有趣的是,他叫老板小丫头耶~一定有故事。子楚立刻上前搭讪道:“您好,你也在这栋大厦工作吗?”

        雷焱看她跟在乔楚身旁,才礼貌地回道:“是。”

        他的回答让乔楚皱起了眉头,不悦地问道:“你的公司不是在憬悟大厦?”

        “三年前就搬过这边了,你也在这里工作吗?”刚才那位小姐说“也”,难道小丫头在这座大厦工作?成为她的邻居是他有意为之,在同一座大厦工作就是天意了吗?雷焱心里竟有些激动,他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或者说,一直以来,也只有她能轻易左右他的喜怒哀乐。

        他心情激动,乔楚却可以用晴天霹雳来形容,有没有搞错,老天到底要耍她到什么程度,回来第一天就让她遇上他,她认了,参加个派对也能碰上他,她忍了,他莫名其妙住搬到她隔壁,她无语了,现在就连工作的地方也要她和他撞在一起,这算什么?

        乔楚的脸色越发阴沉,子楚看得有些心惊肉跳,赶快跳出来圆场,对着雷焱伸出手,笑道:“您好您好,我叫子楚,她的助理。”

        子楚?和她的名字很像,雷焱对这个显得有些聒噪的女孩子有了一点好感,回道:“雷焱。”

        电梯里的气氛颇有些尴尬,乔楚的电话适时地响起。

        “楚楚,老爸说你回去吃饭,要不要我去接你。”乔宇佑愉悦的声音自听筒的另一边传来。

        乔楚心情不佳,语气冷淡地回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

        “怎么了?不舒服吗?”毕竟是一家人,光听声音乔宇佑也知道小妹现在的心情非常差。

        “没有。”

        “说谎!你的眉头都能夹死好几只苍蝇。”

        “小哥!”

        乔宇佑大笑,立刻讨好道:“好,不逗你了,回去再说。拜拜。”再逗下去小妹可真要生气了。

        虽然不是有意听她电话的内容,不过听到她有可能今天要回家,雷焱问道:“回去看乔伯伯?”

        兄妹间的调笑让她的心情好了一些,合上手机,乔楚勉强回道:“嗯。”

        “你没有开车的习惯,我送你回去吧。”还记得以前,每一天都是他接她放学,那段日子,是他最快乐的时光。

        “不用。”乔楚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

        子楚小心的往后退了一步,雷焱却仍然不死心的继续说道:“我只不过是送你回家而已,你在怕什么?”

        她怕?乔楚实在受不了了,怒道:“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要给你送?”他们早就已经不是八年前的关系,他也早就失去了照顾她的资格。

        电梯门在这时嘀的一声开了,乔楚立刻走了出去,她一刻也不想与他待在一个空间里。

        乔楚一边向停车场疾行,一边叫道:“子楚——”

        子楚小跑跟上,自顾自地大声报备道:“老板,那间办公室我们已经签了三年的合约,并且预付了半年的租金,如果现在要退掉,算上违约金,租金,装饰等等费用,您要损失10万美金。”

        虽然老板极力克制,不过是人都看得出来,老板和那个帅哥之间一定有一段爱恨交织的纠葛,就是不知道,在老板心中,是10万美金比较重要还是躲避旧日情人比较重要。

        乔楚一口气堵在胸口,差点没咆哮,死丫头,平时怎么没见她这么贴心,她有说她要搬走吗?乔楚吼道:“我是让你赶快把办公用品配齐,合约签了之后我和徐希、janice他们要在这里开始工作。”

        “哦。”子楚讪讪地揉了揉耳朵,老板还是她认识的老板,果然10万美金比较重要。

        上了车,子楚偷偷瞄了一眼乔楚,看她脸色好像恢复了平静,基于好奇心的驱使,子楚冒死问道:“老板,那个人是谁啊?”

        “邻居。”

        子楚不相信地撇撇嘴,低喃道:“不止吧?”她又不是白痴。

        深吸一口气,乔楚怒极反笑,无比温柔的轻声说道:“子楚,你察言观色的功力越见消退,要不要我帮你提升提升?”

        倒吸一口凉气,子楚立刻叫道:“我闭嘴,请当我不存在!”在嘴边上做了一个关拉链的动作,子楚目视前方,无比认真地在开车,不敢造次。好奇诚可贵,八卦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二者皆可抛!

        其实乔楚心里也有些乱,她不打算再逃,因为已经没有必要。只是想到以后经常有机会遇见雷焱,她的头就有些痛。

        乔楚回到家里,大哥小哥都还没有回来,她想在厨房帮忙,却被老爸赶了出来,大嫂去买东西了,家里就她一个闲人。乔楚只好无聊地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看着一簇雏菊发呆。夕阳下,鹅黄的花朵也染上了金黄色的光彩。

        “乔阿姨。”一声童声打破了乔楚的恍惚。

        乔楚回头,就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努力的爬上两家间隔的矮墙,虽然墙壁只到成年人的胸口,但是对于一个小孩来说,却是一个危险的高度。

        乔楚赶快走过去,小家伙的上半身已经探上矮墙了,脚还在使劲蹬着墙壁,乔楚提了他的胳膊一把将他拉了上来,小鬼跨坐在矮墙上,一边喘着气,两只脚还悠闲晃着。

        乔楚看清小孩的脸,俊俏可爱的没话说,是那个古灵精怪的雷鸣。

        看他坐好了,乔楚冷冷说道:“小鬼,想摔死自己应该选更高一点的地方。”

        看出乔楚好像生气了的样子,雷鸣傻笑的抓抓头,讨好地回道:“嘿嘿,不会,我身手敏捷着呢。”

        张开一只手,里边满满的拽着一把花生,递给乔楚,雷鸣问道:“吃不?”

        这小子还拽着一手花生爬墙,他能活到现在估计也是老天保佑。乔楚从雷鸣手里拿了两个花生,背靠着矮墙,自顾自吃着,又不是她儿子,她才懒得管。

        雷鸣偏过头,鬼灵精地盯着乔语,神秘兮兮地问道:“你是我爸初恋情人吗?”

        乔楚一口花生含在嘴里,差点没喷出来,转过身,瞪着雷鸣,乔楚怒道:“谁说的?”哪个要死的和小孩子说这种事情。

        雷鸣坐着身子,故作老成的叹了一口,说道:“看来真的是。”爸爸的房间里,只有和他的合照,都没有妈妈的照片,但是他却在爸爸的抽屉里发现了好多乔阿姨的照片,从小到大的都有,猜也知道爸爸和乔阿姨一定是青梅竹马。

        乔楚撇撇嘴,是她反应过度了,不过谁会想到一个小孩子会问这种问题,而且他还是雷焱的儿子。

        雷鸣忽然拍拍乔楚的肩,完全没有小孩子的自觉,奸笑着问道:“乔阿姨,你还喜欢我爸爸吗?”

        这次乔楚镇定多了,双手环在胸前,凉凉的回道:“喜欢怎么样?不喜欢又怎么样?”现在的孩子都吃什么长大的,一个个早熟成这样。

        雷鸣皱起了秀气的眉毛,不满意地说道:“你为什么老是用问题来回答问题?”大人就是这样,以为可以随便敷衍他们,爷爷奶奶是这样,姑姑是这样,就连这个乔阿姨也是一样。

        又从他手里拿了两个花生,乔楚给了他一个轻轻的脑瓜子,回道:“那是因为你的问题太多了,而且都不是你应该问的。”

        雷鸣龇牙咧嘴地揉揉自己的头,痛耶!被家人小心呵护着,别说打他,就是骂他都舍不得,乔阿姨动不动就会敲他的头,还老是小鬼小鬼地叫他。不过雷鸣就是觉得她很有趣,很真实,他喜欢她,比起那些为了讨好爸爸就来接近他的阿姨们好多了。

        瞄了乔楚一眼,雷鸣托着腮帮,微微昂头,得意地笑道:“我知道你还喜欢我爸爸!”

        看他自信满满的样子,乔楚剥花生的手一顿,不解地笑道:“何以见得?”他哪只眼睛看见他还喜欢他爸爸啦。

        “我爸爸很优秀啊,多的是阿姨喜欢他,虽然你也算特别,不过也不会例外啦。”从小到大,他见多了对爸爸有意思的阿姨,而且在他心里爸爸是最好的。看乔语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雷鸣不怀好意的睨着她,分析道:“还有哦,你老是逃避我的问题,说明你心里有鬼。一定是还对我爸爸旧情难忘。”

        “年纪不大,心眼倒是不少。”乔楚哭笑不得,不过也没有必要和孩子计较,在他们心里父母总是最好的。虽然她不爽雷焱,却不会在孩子面前抹黑他。

        当她是默认了,雷鸣作着他的招牌动作,自认为帅气的捋了捋头发,得意洋洋地笑道:“这叫聪明、机智!”

        雷鸣的表现让乔楚有些不解:“你爸爸受欢迎,你很得意?”

        雷鸣低着头剥花生,点头回道:“当然!”

        “那你妈妈怎么办?”这孩子的脑子易于常人的吗?哪有小孩以父亲受女人欢迎为荣的。

        “我妈妈?”雷鸣不解地抬起头,愣愣地回道:“她也会很开心吧。”虽然他对母亲的形象很模糊,但是有人喜欢爸爸,说明他很有魅力,不应该开心吗?

        乔楚目瞪口呆,她和雷家做邻居也二十来年了,怎么不知道他们家的教育方式如此特别,乔楚还在迷茫中,一道担忧的女声传来,“小鸣,你在干什么?”

        雷菲儿苦恼地看着这个小祖宗,像个猴子一样上串下跳的。走到雷鸣面前,还想教训他几句,就看见他身边还有一个人,雷菲儿愣了一下,有些迟疑地叫道:“楚……楚楚。”

        听说她回来了,但是毕竟八年没见,忽然看到她,还真有些惊讶,虽然她一点也没变,还和八年前一样光彩夺目。

        乔楚轻轻点头,笑道:“好久不见,菲儿。”当年她们也像雷鸣一样这么坐在两家墙头玩耍,为此大哥和雷焱还曾想将这堵墙打掉,往事一幕幕在眼前掠过,乔楚只觉得那就像一部部旧电影,历历在目却渐渐淡去。

        雷菲儿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一样,赶快走过去,将雷鸣从墙头上抱下来,拍拍他的屁股,急道:“小鸣,奶奶找你,快回去。”

        雷鸣不甘不愿地“哦”了一声,抬起头,对着乔楚挥挥手,笑道:“乔阿姨,拜拜。”

        乔楚伸出两根手指头轻轻的晃了一下,菲儿这么反应过度还真是好笑,难不成她还会怀恨在心,把雷鸣推下去不成,要推她会也找栋高一点的楼推,这破矮墙还摔不死人。

        雷鸣却不懂雷菲儿和乔楚的心事,跑了两步又折了回来,“都给你。”跳起来抓住乔楚的手,将手里的花生都塞进她手里,才又跑了回去。

        看着走中被抓的都是汗的花生,乔楚好笑地摇摇头,靠在墙头剥着花生,乔楚不语。

        雷菲儿也靠在墙的这边。良久才悠悠问道:“这些年好吗?”

        好?什么才算好呢?

        乔楚无所谓地回道:“我很好。”

        又过了很久,雷菲儿有些压抑地说道:“我哥不太好。”

        乔楚的眼睛里流动过一抹黯然,不过很快逝去,嚼着花生,乔楚淡淡回道:“是吗?那还真是老天有眼。”

        她这么说,雷菲儿倒是没有生气,看着天空低低的笑了起来,叹道:“楚楚,你的嘴还是一样毒。”从小就是这样,不给人留余地,也不给自己留余地。

        “过奖。”乔楚也笑了起来。

        两人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只是现在她们已经不需要爬上墙头,也可以聊天了。

        转过身,看着乔楚的侧脸,雷菲儿轻声问道:“你还在怪我哥?”

        乔楚淡漠地回道:“我希望他对于我只是一个路人。”这就是他们最好的结局,她不知道雷焱为什么还来纠缠她,雷家的人为什么一定要固执于原不原谅的问题,事情已经这样,原谅了又如何呢?这样才能心安理得?很抱歉,她不会回应他们。

        乔楚的面无表情在雷菲儿看来,就是还在怨恨着哥哥,想到大哥这些年受的苦,不禁想要为他解释,“楚楚,我哥这些年,真的很苦。他为了你……”

        “够了。”乔楚冷冷打断了她的话。为了她?为了她什么?不管他做了什么,并不是她指使他做的,现在要来和她算账?还是要在指责她不知好歹。

        乔楚也转过身,盯着雷菲儿的眼睛,有些咄咄逼人地问道:“那你希望我怎么样?感动得痛哭流涕,还是应该轮到我来做第三者?”

        “第三者?”面对乔楚的怒气,雷菲儿一脸莫名,说道:“陆馨都死了这么多年,而且我哥心中由始至终就你一个,你怎么会是第三者?”

        “陆馨……死了?”这回轮到乔楚愣住了。

        “你不知道?”雷菲儿不可思议地看着乔楚,难道乔家的人这些年来都没有告诉过她?而她,也真是一点也不关心不在乎哥哥的生活了?

        乔楚虽然惊讶,却也很快恢复了平静,菲儿这样的表情是在指控她对雷焱的一切一无所知吗?乔楚心里忽然升起一丝厌恶。

        乔楚沉默,雷菲儿却自顾自说了起来:“你走之后,哥就像整个人被抽空了一般,对谁都不理不睬,脾气越来越差,尤其是对陆馨。她怀孕的时候,情绪就有些不对劲了,生下小鸣之后,就得了产后抑郁症,后来……后来自杀了。”

        自杀?乔楚皱眉,她最看不起这样的人,雷焱已经是她的了,既然当年她有胆量去闹订婚现场,后来又何苦自杀呢。回忆起那张已经模糊的芙蓉脸,乔楚对她从来就没有太多的恨意,但也不同情,陆馨的死,对她来说,除了有些惊讶之前,老实说,她并没有什么感觉。

        雷菲儿忽然抓住乔楚的手,恳求道:“楚楚,我知道当年的事,你也很受伤,但是我哥受到惩罚了,他也痛苦了这么多年,你原谅他好不好?”

        轻轻抽回手,拍掉手上的花生壳,乔楚默默转身,向屋里走去,背对着菲儿,她只淡淡留下一句话,“他痛苦的根源不是我,而是他自己。”

        看着乔楚悠然的离开,雷菲儿无力地低下了头,是啊,陆馨死了,一了百了,楚楚也放下了,所以解脱了,可是哥哥呢,何时他才能放下呢?

        乔家的饭桌前,乔楚吃的开心,只是被小心翼翼又猜疑担忧的眼神关照了一晚上,她实在受不了地抬起头来,“你们干什么这么看着我?”她会比这一桌子的美食吸引人么?还是他们看着她就会饱。

        乔家人互相对看之后,眼光聚集到乔宇霖身上,谁叫他是家里老大。

        乔宇霖被推选为代表,轻咳一声之后,小心地问道:“楚楚,你知道了?”

        “知道什么?”乔楚有些茫然,环视了一圈,家人都屏住呼吸的样子,乔楚忽然明了,无所谓地说道:“陆馨的死吗?他们家的事情和我们又没什么关系。”说完乔楚夹起一只大鸡翅膀,津津有味地吃起来,还一边吃,一边赞道:“爸,你的贵妃鸡翅越做越好吃了。”

        乔家人面面相觑,楚楚真的没事吧?当年陆馨死的时候,他们讨论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不告诉她,为的就是断了楚楚对雷焱的念想,在他们心中,雷焱早就没有资格了。但是今天楚楚知道了,他们多少还是有些心虚的。如果他们当年告诉楚楚,结果是不是会不一样。

        乔楚埋头苦吃,乔家人再次眼神投票,这次眼光都落在了乔哲的身上,谁让他是一家之主。

        “喜欢吃就多吃点。”乔哲拿起筷子,又夹了一块鸡翅膀放在乔楚碗里,想了想,乔哲问道:“楚楚,你是真的放下了是不是?”

        抬起头,迎上家人期待的目光,乔楚用力地点点头,继续埋头苦吃。因为她已经无语了,她说了很多遍她已经放下了,是他们不相信,她也没有办法。

        乔宇佑对着乔楚的方向使了个“老爸继续”的眼神,乔哲深吸一口气,看着乔楚低着的头,意味深长地说道:“那就好。你也不小了,应该开始考虑属于自己的新生活了。”

        乔楚忙着夹菜的手一僵,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悄然爬上来,让她有一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怕怕地看着老爸忽然变得严肃的脸,乔楚轻声问道:“爸,你接下来不是让我赶快找男朋友吧。”

        乔宇佑立刻抢先回道:“爸爸就是这个意思!”

        乔楚用自己所能表现的最恶毒的眼光瞪着乔宇佑,咬牙切齿地低声说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自己都是个没人要的老男人,还敢在这煽风点火。

        对于妹妹的眼刀和警告,乔宇佑完全无视,得意洋洋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向乔哲笑道:“爸爸,下个星期我带幽枫回来吃饭。”他是早有准备。

        乔哲满意地直点头,脸都笑开了花。

        “幽枫?”乔楚低叫:“不要告诉我,是你女朋友!”千万不要是……

        乔宇佑干脆地点头:“是。”立刻毫不留情的打破了乔楚心中那点小小的期望。

        乔楚干笑两声,端起饭碗,招呼道:“呵呵,吃饭吧,吃饭!”说完赶快低下头吃饭,乔楚第一次觉得家人的“关爱”的眼光如此犀利,不用抬头,她都能感受到他们的气场。实在受不了,当下筷子,乔楚无奈地叫道:“别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了,不是我不想找,这好男人是三只腿的蛤蟆,稀有品种。”

        他们以为是在菜市场买青菜啊!只要是绿的就行?

        乔楚抓狂,乔宇佑和乔宇霖对视一眼,立刻回道:“我们有很多优秀的人选。”

        大哥小哥的眼神,完全就是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嘛。撑着忽然变得沉重的脑袋,乔楚喃喃自语:“我怎么觉得今天是自投罗网啊,爸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是。”乔哲平静的声音,将一家人全都怔住了,傻傻地看着他。

        乔哲有些惆怅地看着餐桌上今早新采下来的雏菊,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还有两年就是你妈妈去世二十周年了,我希望那时去拜祭她的时候,你们都能成家立业,爸爸不是逼你,只是希望能有人可以好好照顾你。”

        老爸的叹息深深的砸在了乔楚的心上,妈妈去世得早,父亲却将他们照顾得很好,给了他们不亚于正常家庭的孩子所获得的爱。父亲发上丝丝暮白,都是为他们操劳的见证,她任性的逃了八年了,如果她的归宿就是爸爸的心愿,那么又有何难呢?

        乔楚深吸一口气,对着乔宇霖说道:“大哥,麻烦你安排人给我相亲吧。”

        “相亲?”乔宇霖傻眼。

        乔宇佑也咽了咽口水,担心地问道:“小妹,你没事吧?”相亲耶!她最最不屑的方式。

        乔楚耸耸肩膀,笑道:“不是你们说自己手上有很多三条腿的蛤蟆吗?”说起好男人,她脑海里忽然闪过宋沐允淡淡的笑容,他,应该算得上是个好男人吧。不过很快她又对自己嗤之以鼻,她对他也不了解,难道好男人的定义就是会做菜?估计她是辣椒吃多了。

        乔楚一会笑一会挑眉的,乔哲觉得是不是逼她太紧了,他的本意是想让女儿有个好的归宿,可别把她逼得胡乱找一个,这种事情她是做得出来的。乔哲假意大笑几声,说道:“乖女儿,其实爸爸是随便说说的。”

        乔楚却轻晃食指,笑道:“我不是随便说说的。”他们还真是有意思,刚才齐心协力的逼婚,现在又溃不成军。

        拿起筷子,乔楚继续与食物作战,一边吃,一边说道:“好了,可以好好吃饭了吧。你们安排好了就通知我。”相亲她还真没试过,试试看好像也不错。

        乔楚这么爽快,乔家人却有些胆颤心惊了,这个楚楚,做事从来都易于常人,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还有人选问题,谁才能配得上小妹呢?头痛啊!乔宇佑和乔宇霖对看一眼,心有戚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