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听说爱情在隔壁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相亲对象

第七章 相亲对象

        盛夏的午后,阳光灿烂的刺痛人眼。不仅街上行人稀少,就连普通的店家也生意清冷。不过相较于其他咖啡店的萧索,这家名为“亦汐”的咖啡屋里,生意兴隆,原因很简单,只因为吧台前的四道绝丽风景。服务生们忙得手忙脚乱,每次老板来店里,生意都会火爆异常,更别说这四人同时出现了。害得她们想要好好欣赏各色美人的风采都不行。

        服务生人仰马翻,左汐这个做老板的却视而不见,开咖啡店不过是消遣,生意好不好她一点也不在意,最好生意清淡些,那样才清静。

        背靠着吧台,左汐问道:“蓝,你弟弟的事情怎么样了?”

        “老头子不肯放弃监护权,我正在找证据,如果有必要,我会和他法庭上见,严奇我是要定了。”封蓝影的脸色变得有些冷硬,黑框眼镜后面的眸光也变得犀利起来。

        封蓝影言出必行,乔楚和左汐对看一眼,转而盯着这里边最有发言权的人。黎曼摇摇头,客观地说道:“成功率很低。除非能找到他虐待或者疏于照顾严奇的有力证据。”

        这个证据太难找了,封屈隋再怎么冷漠,也不至于会虐待封严奇吧。而照顾不力的定义就很难界定。左汐拍拍封蓝影的肩膀,说道:“蓝,慢慢来,会找到的。”

        她们都不是天真之人,话虽然是这么说,只是就连封蓝影自己也知道,这不过是安慰之词。

        左汐看她们颇为低迷的样子,轻声笑道,“晚上想吃什么?我亲自下厨。”

        “意式烩面!”不出所料,乔楚第一个大声回应。三人会心一笑,乔对食物的追求总是如此热烈。

        乔楚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道:“不过我要晚一点到。”

        黎曼上下打量了一番乔语,啧啧称道:“有得吃你很少迟到了,有问题。”而且一定不是小问题。

        乔楚耸耸肩,颇为无奈地笑道:“没办法,待会要去相亲宴。”大哥中午的时候给她打电话,声称对方是一个极有家庭责任感的男人,这是大哥第一次出马,她总要给点面子去欣赏一下大哥“抓”到的第一只三只脚的蛤蟆。

        “相亲?!”三声惊呼第一次如此有默契,确实不是小问题。

        封蓝影端着咖啡的手一晃,差点打翻在地。

        黎曼则是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左汐含在口里的咖啡一不留心呛得不住轻咳,赶紧用白巾擦拭唇边的咖啡,一直坐在一旁关注着左汐的女人们都纷纷站起身来,其中一个大胆一些的,走到左汐身边,担心地问道:“汐,你没事吧?”他可是她们心中完美的化身。

        左汐轻轻摇头,回道:“我很好,谢谢。”

        左汐温柔独特的嗓音加上优雅的微笑,让女子瞬间石化,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才恋恋不舍地走回去。她才走回桌前,就被一群女孩子围着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

        乔楚受不了地翻了一个白眼,不用这么夸张吧,汐果然是只招蜂引蝶的食人花。

        左汐将白巾放下,转而疑惑地看着封蓝影,笑道:“蓝,我昨晚可能没有睡好,出现了幻听,需要上医院看看吗?”

        封蓝影放下咖啡杯,斜睨了乔楚一眼,回道:“没睡好今晚早点睡就可以,不过确实有人需要看看精神科。”相亲,她不要紧吧?

        等了半天,只见黎曼低头翻着今天的财经报,没有只言片语,乔楚双手环胸,笑道:“曼,你没有什么高论要发表吗?”

        黎曼抬起头来,摇摇头,认真地回道:“将来你如果需要离婚,我可以免费为你代理。”虽然是一脸严肃,但是眼角间的戏谑还是出卖了她。

        乔楚一副交友不慎的样子,无可奈何地苦笑道:“你们还真是我的挚友啊!时间差不多了,我走了,记得我的意式烩面,晚上见。”拿起背包,乔楚挥挥手,走了出去。

        剩下的三人面面相觑,左汐轻声笑道:“她不是来真的吧?”

        “天知道!”

        乔楚来到指定的地点,一间看上去很正式的商务咖啡厅,看向约好的桌台,还没有人,是她来早了?乔楚看了看手表,还差五分钟,在桌前坐下,乔楚点了一杯蓝山,心里还是有些好奇的,大哥口中的极负家庭责任感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乔小姐?”

        乔楚心里胡思乱想着,一声醇厚的男声在对面响起。

        乔楚抬头,对方是一个高大男人,纯黑西装,白衬衫,领带,非常正式,给人一丝不苟的感觉。沉稳的气质和得体的举止,看得出,眼前的男子是个严谨而稳重的人,很复合大哥口中的形象。

        乔楚轻轻点头,微笑道:“我是,请坐。”男子依言坐下。

        “我叫乔楚,您怎么称呼?”乔楚悄悄看了一眼手表,一分不差,五点整。

        “游至戚。”男子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推到乔楚面前。

        乔楚拿起来看了一眼,对方来头不小,是一家软件开发公司的总裁。不过她没打算把名片送上,因为她的名片除了电话号码,什么也没有,而她并不打算给他留电话号码。

        服务生端上乔楚的蓝山咖啡,这位游先生什么也没点,乔楚猜他不会停留太久。

        乔楚搅拌着咖啡,慢慢地加糖加奶,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因为她实在没有什么经验。

        没有辜负乔楚的期望,游至戚率先说道:“如果结婚,我希望自己的妻子能做全职太太。”

        乔楚一怔,一时间有些傻眼,现在的相亲都是这样直接进入主题吗?她还以为要应付无聊的问题,例如有什么爱好啊?平时都有神消遣啊?或者要求看几场电影什么的,原来这些都需要……看来她果然是老土了。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乔楚来了些许兴致,点点头,乔楚笑道:“这个想法很不错,可以照顾孩子和你。”

        “这么说你认同?”游至戚不敢相信。

        他一直都想要寻找一个贤妻良母,何奈现今社会,都是职业女性,很少有人愿意在家相夫教子,刚刚见到这位乔小姐,美丽而炫目,浑身上下充满着自信,眉宇间神采飞扬,还以为这样的女孩子绝不会认同自己的想法,所以也不想浪费时间。

        “认同。”乔楚在心里暗笑,他说的是他对自己妻子的要求,她又不会是他的妻子,有什么不认同的?

        面对乔楚的“知书达理”,游至戚也立刻保证道:“既然我有这样的要求,家里的钱我会让妻子管理支配的。”对于钱,他是无所谓的。

        “你能这么想还真是难的。”想不到他会这么爽快,乔楚这次倒是真的有些佩服他了。

        想了想,游至戚继续说道:“我父亲去世的早,婚后母亲也会和我一起生活,我希望作为妻子可以体谅并且孝顺她老人家。”

        忍住笑,乔楚继续点头:“应该的。”

        乔楚的柔顺出乎他的意料,游至戚满意地笑道:“当然我也会把岳父当成自己的父亲一样。”

        他还真是一个有家庭责任感的男人,乔楚绝对相信,跟着这样的男人,只要乖乖的,一定可以衣食无忧,而且应该不会有被抛弃的危险。但是……她能乖乖的吗?很值得商榷。

        “你对我有什么要求?”

        他终于想到要问她的要求了,不过乔楚对他完全没有要求,而且她现在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她怕自己一时忍不住,笑出声来。

        “没有?”游至戚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她柔顺的不合常理。

        乔楚轻咳一声,咽下喉间的笑意,问道:“你很急着找老婆?”

        “是。”游至戚直言不讳。他已经三十五了,确实应该成家了。

        也是,不急相什么亲。

        但是有一点她很好奇,大哥怎么会觉得他们合适?好吧,就当她受过情殇,大哥想帮她找个稳重可靠的,但是他是怎么让这位先生愿意来这里的。

        乔楚问道:“我想知道,我哥是怎么形容我的。”

        “宇霖说你是一个品性很好的女孩子。”现在看来,他也很满意。

        “就这样?”乔楚挑眉,大哥也太避重就轻了吧。

        放下咖啡杯,乔楚轻笑道:“他没说我说话恶毒,讨厌拘束,性格古怪,痛恨厨房,对小孩子没有耐心,对小动物没有爱心,还有,厌恶大男子主义吗?”

        游至戚脸色一僵,不过很快恢复如常:“没有。”

        “那你现在知道了?”

        “打扰了。”游至戚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在桌上,起身离开。

        看着那道纯黑身影笔直离去,乔楚不否认,这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只是配她,估计不是她被逼疯,就是他被气到吐血。

        十分钟搞定,她还来得及赶上今晚的美餐。

        拿起背包,正要离开,一道好听的男声在耳边响起:“乔小姐,很抱歉,我迟到了。”

        还有一个?乔楚傻眼!

        任昊好不容易有心情出来喝杯咖啡,想不到会遇见这么有趣的场面。她一进来他就认出了她,八年前那个将他当成司机的美丽女孩,应该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敢劫持他爱车的女人。

        没有刻意去记住她,只是今天忽然遇上,认出她仿佛毫不费力。她与八年前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当时那双沉浸着伤痛的眼,现在看来,明媚而锋利,是的,锋利。本来并不打算上前与她说话,但是听罢她与那名男子的对话之后,他却莫名有了兴致,当年她哀伤的眼勾起了他少得可怜的同情心,今天她的锋芒是否会给他带来什么有趣感受。

        “你?”乔楚盯着眼前忽然出现的男子,有一瞬间的迷茫。深蓝色的衬衫,黑色牛仔裤,随性地靠在自己对面的椅背上,微微上扬的凤眸满含笑意地凝视着她,这个男人的出现,就像他给人的感觉一样神秘而危险。

        不过很奇怪,不管是他的长相还是感觉,都给乔楚一种熟悉的感觉,不自觉的,乔楚轻声呢喃道:“我们在那里见过?”

        任昊眼神闪了一下,八年了,而且她当时都没有正眼看他一眼,她不可能还记得他吧。

        在乔楚对面潇洒落座,任昊一边摇头,一边低低笑道:“美丽的小姐,这样的话请留给我来说。”

        乔楚苦笑,对一个陌生男人说这样的话,好像确实很有搭讪的嫌疑,不过他刚才眼底的闪光可没有逃过她的眼睛,这个男人,她一定见过。乔楚沮丧,先是mariah,现在又是眼前的神秘男子,最近老有人挑战她的记忆力。

        可以说是不礼貌地盯着对面这张俊美无涛的脸,乔楚一边在脑子里回忆着,一边问道:“先生怎么称呼?”

        她直入人心的目光让任昊暗笑在心,好犀利的眼神,倾身向前,将脸更凑向乔楚,任昊回道:“任昊。”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好一会儿,任昊撑着下巴,含笑的任由乔楚端详,期间还似笑非笑地说道:“不好意思,我的职业不太需要名片。”

        乔楚收回目光,轻轻搅拌着手中的咖啡,笑道:“你这样会让人对你的职业产生很大的好奇。”

        “你,好奇了吗?”

        任昊的神秘,挑起了乔楚的好奇心,点点头,乔楚大放承认:“很不幸,不能免俗。”

        靠向背后的沙发,任昊修长的双腿率性的交叠着,依然是那样一副迷人而神秘的微笑,只是声音却暧昧低沉:“我从事的是服务行业。工作内容也比较简单,在客户需要我的时候,贴身服务,这份工作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比较……费力。”

        乔楚轻轻挑眉,这个男人在刻意误导她,虽然他确实很有资本,但是直觉告诉她,他在逗着她玩。他的时间出现的很巧合,但是绝对不会是哥哥们介绍了,难道是左汐她们在戏弄她?也不可能,她们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找到这样的男人来戏弄她!那他是……

        这样笑容,这样的眼眉,还有低沉的声音……

        忽然灵光一闪,乔楚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这回轮到他不解了,任昊问道:“你笑什么?”

        乔楚一边笑着,一边摇头:“你这样的人会来相亲让人不能相信。”

        任昊绅士地牵起乔楚的手,笑道:“像你这样的小姐都来了,我就更应该来了。”

        乔楚掩下笑意,却不收回手,任由他握着,回道:“接下来你是要说我们之间很有缘分咯。”

        “难道不是?”

        正儿八经地点点头,乔楚睨着对面朝她猛放电的任昊,回道:“确实是很有缘分,八年不见,难得你还有心思来揶揄我。”

        “你记得我?”握着乔楚的手一僵,任昊错愕。

        乔楚轻轻收回手,淡淡笑道:“我刚才不是说,我们之间应该见过吗?只是一时没想到时间如此久远。”他就是八年前劫下的“司机”,虽然当年她根本没有心思注意身边的人,但是也不至于对和自己待了一个下午的人一点印象也没有。

        不过乔楚承认,在这里遇上,她始料未及。

        “小姑娘长大了,我小看你了。”乔楚认出了他,任昊也收起了唇边的调笑,一开始只是想要逗逗她,想不到八年前的事,她居然还记得。

        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乔楚啧啧笑道:“你倒是没怎么老。”

        阳光下,她的笑容熠熠生辉。“我后悔了。”任昊一边摇头,一边故作懊恼说道:“当年应该把你拐走而不是放你回家。”

        “主意不错。”乔楚认同地点点头,不过很快又一脸担忧地看着他:“只怕如果你当年误入歧途,今天会苍老很多。”

        任昊大笑,乔楚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他们算起来只是第二次见面,不过两人都有一种老友重逢的感觉,好像他们很熟识一般。

        两人正相谈甚欢,一道轻柔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乔楚掏出手机,是左汐。

        “抱歉。”向任昊歉意地点了一下头,乔楚按下接听键,“喂。”才刚说了一个字,左汐依然低沉的声音转来,只是少了平日的柔和,显得有些紧促:“乔,曼和蓝受了伤,现在在南桥医院。”

        “什么?受伤严重吗?!”乔楚急的声音也高了八度,自己却并不知道。

        左汐迟疑了一会,才轻声叹道:“曼只是轻伤,蓝现在在手术室。”

        手术?乔楚的脸色越发难看,她和她们分来不过一个小时,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

        “我马上过去。”乔楚心里着急,匆匆挂了电话。

        “怎么了?”看她脸色变得惊慌,任昊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出事了。

        拿起包,乔楚一边起身一边回道:“对不起,我朋友出了事,必须马上离开。”

        任昊轻轻皱眉,看她着急的样子,他也没弄清楚自己心里想什么,就已经说道:“我送你。”

        想到自己没开车,乔楚立刻回道:“好。”拉着任昊,匆匆忙忙赶了出去。

        电话里说得不清不楚,乔楚一路上心都是七上八下的。任昊默不作声地开着车,并没有打扰他。

        急急忙忙赶到医院,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看见了黎曼和左汐。乔楚抓着黎曼的手,一边上下打量着她略显苍白的脸,一边问道:“你没事吧?”

        黎曼抬起头,眼睛里满是疲惫和担忧,不过表情还是很平静的。“皮外伤。但是蓝……”看了一眼手术室门前还亮着的红灯,黎曼皱起了眉头,没有再说下去。

        “蓝她伤得很重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黎曼凝重的表情可吓坏了乔楚,她现在一头雾水。

        左汐站起身,扶着乔楚坐下,知道她现在心急如焚,就简略的把黎曼刚才和警察说的话简要地告诉了乔楚,“你走之后,我准备去买些食材,就让曼和蓝先回家。她们走到停车场就看见两伙人在斗殴,蓝已经拉着曼想要避开,但是其中几个人忽然打斗着向她们跑过来,袭击了她们。那伙人都拿着刀和棍棒,蓝身手虽然很好,但是为了帮曼挡下那刀,她才会徒手抓刀刃。”

        说到封蓝影徒手抓刀刃的时候,乔楚感觉到黎曼的手轻颤了一下,她现在虽然面无表情,但是乔楚猜想,在黎曼的心里,宁愿受伤的是自己吧。

        听说封蓝影伤的是手,乔楚狂跳了一个下午的心总算稍稍平静了下来。也开始思考这起事故,乔楚一边想着,一边呢喃揣测,“斗殴?是意外?还是故意?”

        “我猜是故意。”

        一道低沉的男声轻松地说道。

        左汐朝说话的男子看去,只见他斜靠着墙壁,双手环在胸前,脸上是和医院极不搭调的轻松笑容,出现得无声无息。

        左汐在乔楚耳边轻声问道:“他是谁?”

        乔楚也是在任昊开口说话的时候才发现,他居然跟着她过来了。

        对于他是谁,她心里也有同样的疑问。想了想,乔楚回道:“不怎么熟的朋友。”

        不怎么熟的朋友?任昊轻轻勾起了唇角。她下了车就冲进了医院,他应该走才对,只是每次见她,他好像总要有些反常。鬼使神差地就跟了过来。

        “你为什么说是故意?”乔楚也觉得不像是意外,但是他为什么能这么确定地说是故意呢?

        任昊耸耸肩,笑道:“如果是小混混聚众斗殴,怎么会追逐两个年轻女子,而且她们都已经要避开了,他们还是紧追不放。斗殴不过是个掩饰,教训她们才是目的。调停车场的监控录像看一看,就知道了。”好在幕后黑手没真想要她们的命,才会找这么没有经验的小混混。

        任昊话音才落,他背后就响起了一声调侃,“怎么在哪都能遇见你。”

        任昊回头,对着男子懒懒地摇摇手,“刘警官,这么巧。”

        刘立看了黎曼她们一眼,问道:“她们是你接的案子?”

        任昊摇摇头,“不是,凑巧而已。”如果是他接的案子,她们根本不可能会被这样的小设计伤到。

        刘立了然地点点头。

        乔楚看着任昊与那位警察先生地互动,他们似乎很熟,却不像是同事,那这个任昊是干什么的呢?私家侦探?也不太像。

        乔楚还在猜测着任昊的身份,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黎曼最先站起来迎了上去,手术室的门轻轻推开,封蓝影居然是坐着被推出来的,脸色苍白没有血色。

        紧紧握着封蓝影没受伤的那只手,黎曼颤抖着声音问道:“你怎么样?”

        封蓝影永远冰冷的脸上扬起一抹淡淡笑容,回道:“没事,一点小伤。”

        黎曼并不相信封蓝影的说法,她不是白痴,那把刀挥下来的力度那么大,伤口几乎见骨,怎么可能没事。站起身,黎曼走到主治医生前,问道:“医生,她的手怎么样?”

        马医生为难地看了封蓝影一眼,封医生刚才不让他们全麻,还交代他不许说出实情。轻咳一声,回道:“手部神经和血管我们已经基本接合了,你不用太担心。”

        黎曼盯着马医生,移动身形,挡住了他和封蓝影的目光交汇,一向精致绝美的脸也阴冷地结了霜,“医生,我要听实情,不要搪塞我,你不说,拿着蓝的手骨拍片,我一样也可以知道。”

        律师特有的凌厉让马医生后退了一步,小心地咽了一口口水,果然是封医生的朋友,这气势好吓人。斟酌一番,马医生才回道:“刀口太深,想要灵活使用右手起码要复健恢复半年以上。”

        “会影响她以后做手术吗?”医生的手是最最珍贵的,如果因此蓝不能再拿手术刀,她绝对不能原谅自己。

        “这要看愈合的情况。封医生是目前世界心脏外科手术的权威之一,我们已经尽全力救治了,只要好好做复健,不会有太大影响。”他们的压力也很大,封医生不仅是他们医院的宝贝,还是整个心脏学科的宝贝。

        黎曼挫败的有些站不稳,左汐赶紧扶着她,封蓝影受不了她们愁云惨淡的样子,冷冷地说道:“我又没死,你们不要一副哭丧的脸。”

        “蓝!”

        封蓝影第一次被三道女声狠狠地呵斥,识时务者为俊杰,赶紧说道:“你们都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护士小姐正要推封蓝影回病房,越过众人,封蓝影看见了乔楚身后站着的人,惊道:“是你?”

        任昊也是一愣,笑道:“这世界真是小。”

        “你们认识?”乔楚更是莫名,这个任昊到底是个什么人。

        “认识很多年了。”瞟着封蓝影的手一眼,任昊轻笑道:“能伤了你,这次的麻烦似乎不小,我可以给你打个折。”想不到居然会是她,他现在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这绝对是故意要伤她的,以她的身手,几个小混混她根本不放在心上。

        封蓝影冷冷地回道:“不需要。”示意护士推她回去。

        刘立却拦住了她的去路,“封小姐,希望您能配合我们录一下口供。”本来是没打算今天录口供的,但是看她精神很好的样子,他们也省得再跑一趟了。

        封蓝影闭着眼睛,根本没打算理他们,要问的黎曼一定已经说过了,她不想再废话。

        今天那群人会是谁派来的呢。她自然也不会蠢到以为那是意外,他们刀刀都用尽全力劈向她们。只是会是谁要她的命呢?封屈隋?封菲芮?还是封严穹?

        马医生适时地上前,拦下了刘立。“警察先生,封医生现在需要休息,口供还是改天再录吧。”

        刘立无奈,她有医生撑腰,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要讪讪离去。

        封蓝影被推进了病房,黎曼却有些站不稳。左汐轻拍她的背后,安慰道:“不用太担心,蓝看上去很好,我先送你回去。”黎曼已经累得不想说话了,靠在左汐,轻轻点头。

        左汐用眼神询问乔楚。

        乔楚摇摇头:“我自己可以回去。”

        所有人都散去了,乔楚才缓缓转过身,眼眉间尽是意味深长的笑意。“我们似乎有必要深入了解一番。”

        任昊摊开双手,大方地笑道:“我的荣幸。”

        两人踏着月光,走在医院幽静的草坪小路上,乔楚看着任昊月色下越发深邃的眼,忽然停住了脚步,说道:“你很神秘,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是的,他让人有一窥究竟的欲望。

        任昊也停下脚步,双手环胸,迎着乔楚审视的目光,淡笑不语。

        将他由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乔楚猜到,“你是保镖?”

        任昊眼神微闪,坦然地笑道:“何以见得?”

        他虽然没有承认,但是他的表情已经告诉乔楚,她猜对了。乔楚耸耸肩,笑道:“我瞎猜的。你和警察的关系有些微妙,似乎常有来往,而且你刚才和蓝的对话,也泄露了你的工作性质。”

        “既然你都猜到了,何来神秘?”任昊觉得她的想法有时会让人摸不着头绪。

        乔楚呵呵大笑起来,慢慢地绕着他走了一圈,才在路边的木椅上坐下,托着下巴,似笑非笑地轻声回道:“神秘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而你,刚好拥有而已。”

        寂静的夜里,她类似呢喃的声音听起来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若不是她那双揶揄的眼太过耀目,任昊还真的会以为自己有多么的不同呢。自嘲地审视自己一番,任昊苦笑道:“谢谢你的夸奖。”

        乔楚优雅地轻轻点头,笑道:“不客气。今天的事情,你怎么看?”

        “很明显是有人策划的,封蓝影在封家虽然低调,但是一直都是众多绑架者的目标,她从国外回来之后,这样的事情少了一些,但是上次封家的宴会上,她出尽了风头,封家在商场里仇人可不少,而且,就是在封家嫉妒她的也大有人在。”任昊在乔楚身边坐下,修长的双腿在低矮的木椅下,怎么摆似乎都不舒服,索性在草坪上席地而坐。

        在这样讲究外在的时代,尤其是像他这样的男人,还少有如此随性而为的,无不万分看中自己的所谓身份和仪态。记得在意大利的时候,一个浪漫的法国帅哥曾经热烈地追求她,而她不过是提出吃个路边摊,他却一副饱受侮辱的表情。眼前这个自我而率性的男人,让乔楚又更欣赏了一分。

        听了他地分析,乔楚奇道:“你对蓝的事情很清楚?”看来他们交情匪浅,而且认识的时间还不短。

        任昊摇摇头笑道:“对于这些所谓上流社会的事情,我都了若指掌。”毕竟这个圈子才是他主要的工作对象。

        “封蓝影在读书的时候我曾经受雇保护过她。她可是一个难缠的角色,一点也不比匪徒逊色。”想到封蓝影,任昊不禁头疼,当年保护她倒成了其次,如何让她不要消失在他的眼前才是他的主业。每一天都在上演斗智斗勇的追逐记,更别说她那矫健的身手。如果每一个案子都像她一样棘手,他估计早就不干这行了。

        “读书的时候?”乔楚惊呼,蓝的大学是和她一起读的,那所谓读书的时候莫不是追溯到中学时期?那他……不会已经是中年大叔了吧?看不出来,保养得很好。

        乔楚惊讶的表情将她心里想的事情毫不掩饰地展现在任昊面前。任昊哭笑不得,“我今年才三十出头,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老!”

        三十出头?那他保护蓝的时候还很年轻罗,而且在这一行他也干了十来年了,在脑子里盘算一圈,乔楚问道:“你现在还有没有信心接她的案子?”

        任昊无奈地回道:“她已经拒绝我了。”现在不是他不想接,是人家不需要!多年不见,她是越发的酷了。

        “我只问你接还是不接?”乔楚好笑,他的表情倒像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过蓝确实很难搞。

        听她的语气,任昊笑道:“你想雇我保护她。”

        乔楚微笑着点头,算是肯定了他地猜测。任昊枕着手臂,躺在草地上,看着满天的星斗,颇为傲慢地笑道:“我的开价很贵的。”他并没有骗她,他的行情好得很,有钱他还不一定接呢。

        “是,看得出来。”受不了地翻了一个白眼,乔楚继续追问道:“你到底接不接?”其实她对保镖这个行业几乎是一无所知的,这个任昊既然曾经受雇于封家,应该还是很不错的,而且直觉上,她就是相信他。

        看她忧心忡忡的样子,任昊安慰道:“其实你并不需要这么担心,封蓝影不是软柿子,今天如果不是她要保护别人,她绝对不会受伤的。”她也真是奇怪,封蓝影不过是她朋友而已,看她紧张的样子,比封家那些兄弟姐妹还上心,难怪能融了那座冰山。

        “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而且我雇你不仅仅是为了保护蓝,我想让你帮忙查一查,是谁要伤害她。”乔楚自然是知道封蓝影的能耐,但是封蓝影在明,别人在暗,不担心才奇怪。早点找到背后的主使者,她才会安全。

        任昊坐直身子,笑道:“我只是保镖,不是私家侦探。”

        乔楚一愣,轻拍额头,她真是晕了头了。病急乱投医的让保镖查案,难道她还期望他是福尔摩斯不成。

        乔楚尴尬又失望的样子惹得任昊大笑起来,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屑。就在乔楚以为他要离开的时候,任昊忽然说道:“这个案子我接了。”

        接了?虽然他转变的有些快,乔楚还是开心地立刻打开皮包,拿出支票递给他,“好,这是十万的支票,算是定金。”即使不能查出谁是主使者,能保护蓝也是好的,她的心脏是真的受不起今天这样地冲击。

        接过乔楚手中的支票,任昊在心里吹了一声暗哨,她还挺大方的嘛!十万虽然不算多,却也绝不是小数目了。轻弹了一下支票,将支票塞回裤兜里,“定金我收了,有消息我会再联系你的。”说完就这样走了。

        乔楚有些惘然和疑惑,不由莞尔,这人做事,似乎不太按牌理出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