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听说爱情在隔壁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暗箭伤人

第八章 暗箭伤人

        乔楚将整合好的效果图保存好,能在签约之后半个月内完成阶段装饰效果图,她觉得很有成就感,当然也要归功于两个得力助手,想到他们,乔楚问道:“子楚,徐希和janice什么时候回来。”

        如果装饰图通过,接下来的工作也会很赶,她一个人可能应付不过来。

        将泡好的冰咖啡递到乔楚手里,子楚为他们抗议道:“老板,他们昨晚才走耶,你要他们长期在这边工作,总要给别人点时间处理一下自己的私事吧。”

        轻酌一口咖啡,乔楚舒服地靠着背后的绒毛软垫,笑道:“好吧,不说他们,我要的人招聘得怎么样了?”

        子楚的脸立刻垮了下来,不敢看乔楚精光四射的眼睛。

        扫了眼前落地玻璃外明亮却异常空旷的办公室,乔楚轻敲着办公桌,语气慵懒却也让人不能忽视地严厉,“子楚,你打算要爱情不要面包了是吗?最近的工作表现不尽如人意。”已经大半个月了,别说设计师,就是助理她也没给她找到一个,是秦挚峰魅力太大还是子楚到了国内脑子短路了。

        瘪瘪嘴,子楚不敢大声反驳,只得小声嘀咕道:“老板我冤枉,能达到您要求的少之又少,我已经在努力了。”在意大利设计师满街都是的地方,要挑个符合老板要求的都要一年半载,更别说这里了,好的设计师大多不是在国外发展就是早就被大的设计公司供了起来。为了招人,她都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她的秦大帅哥了。

        看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乔楚失笑,“最后给你十天时间,你最好不要再让我失望。”

        “是。”子楚回答得有气无力,她只觉得太阳穴打鼓一样的疼,接下来疼的不仅是她的头,还有她的腿,她的喉咙……前途真是一片黑暗。

        乔楚一点同情心也没有,拍拍子楚的肩膀算是安慰,年轻人总是需要鞭策的。“我现在去医院一趟,设计图的资料都存在电脑里了,你下午记得带过去。”

        “我知道,放心。”

        乔楚推开门,却在门边发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影。“mariah?”

        “你们的大门没有锁,我就进来了。我刚好来这里办事,顺便过来提醒你们,下午三点的会议很重要,请准时参加。”依然是平和礼貌的职业表情,不会让人觉得唐突,却总是感受不到什么亲切感。

        或许应该说是对她特别没有亲切感吧。乔楚绕过她,一边朝门外走去一边回道:“有事你和子楚说吧,我赶着出门。”

        看着mariah盯着老板的背影出神,猜测她以为老板对这个项目不重视,子楚一边收拾着桌面上的图纸,一边笑道:“坐啊,你放心好了,资料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不会让你老板失望的。下午一定准时的。”

        走进乔楚的办公室,趁着子楚不在意的时候,mariah看了电脑上的资料一眼,不过很快,她便收回了视线。

        mariah在那坐了好一会儿了,自己也没招呼,有些过意不去,将图纸收好,子楚一边关上电脑,一边笑道:“外面很热吧,你休息一下,我给你倒一杯果汁。”

        本来想说不用了,可是余光瞟了桌上的电脑一眼,mariah话锋一转,说道:“我想要热咖啡可以吗?”

        这么热的天还要热咖啡?子楚心里腹诽,嘴上还是礼貌地回道:“当然。”

        “谢谢。”

        看着子楚进了茶水间,mariah盯着电脑的眼睛忽然变得有些炙热,深吸了一口气,mariah起身来到笔记本电脑前,按下了启动键。

        mariah焦急地等待着电脑开机,眼睛始终注视着茶水间的门,好在电脑很快开机成功。凭着绝佳的瞬间记忆力,mariah找到了乔楚刚才存放设计图的文件夹。

        删除它!只要删除它,乔楚今天下午就没有设计图向股东们交代,就算她重新出图,也必是要十天半个月,势必会拖慢工期,合同已经签了,如果不能如约完成,别说违约金有得她赔,这家新公司的声誉也毁得差不多了。

        删除它!

        删除它!

        脑子里的念头在叫嚣着,握着鼠标的手也紧张的微微颤抖。

        混着紧张而混乱的呼吸声,mariah一咬牙,按下永久删除的确认键。

        很快,电脑屏幕上的图标瞬间全部消失!

        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过度,mariah关闭电脑的手仍是不由自主地轻颤着。

        mariah才刚刚站起身离开乔楚的办公桌,子楚的声音从门边传来,“你的咖啡。”

        mariah惊得立刻转过身来,迎着子楚奇怪的目光,mariah接过咖啡,假装是在欣赏办公桌后面的小花坛,掩饰下眼中的慌乱,才悠悠地说道:“这些花很特别。”

        子楚有些尴尬地笑笑,应老板的要求,花坛上种满了辣椒,活像是一个小菜地,不明白老板回国之后,品位似乎大为转变。

        mariah额上细细的汗珠和有些微微涨红的脸,让子楚有些纳闷,看看吹得呼呼作响的空调机,子楚问道:“你很热,冷气不够吗?”

        mariah轻轻点头,有些不自在地回道:“还好,天气热。”

        总觉得mariah今天怪怪的,前几天和她谈合约的时候,她可是专业而有些不近人情的,今天忽然来提醒她们下午开会,还和她聊这些有的没的。

        子楚客气地说道:“那我们到外面坐吧,空气流通好些。”这里毕竟是老板的办公室。

        “好。”mariah扫了笔记本电脑一眼,没有看出什么破绽,才点点头,率先走出了乔楚的办公室。

        才走到会客室,mariah将咖啡放在桌上,忽然站起身,说道:“公司里还有事,我先走了。”

        “哦。我送你。”子楚有些错愕,不过她还是将mariah送到了电梯口。

        电梯门开了,子楚正准备回去,却听到了一个既陌生又有些熟悉的男声。

        “遥?”

        是他?那个能让老板变脸的男人。他正惊讶地盯着mariah,他刚才叫遥?是mariah的中文名字吗?

        子楚小心地观察mariah的脸色,她显然镇定很多,依然是面无表情。再看看电梯里的男人,他的脸色也在瞬间变得有些阴沉。

        她不想和他公乘一趟电梯,但是更不想子楚看出些什么。迟疑了一会,mariah还是进了电梯。

        有古怪。子楚对着雷焱扬起一朵大大的笑花,问道:“你们认识?”

        雷焱还没回答,mariah已经冷冷地说道:“不认识。我先走了,下午见。”

        说完,电梯的门也磕上,隔绝了子楚的视线。

        那位先生的人缘不太好哦,老板和mariah都没有给他好脸色看,不过她们不知道什么叫欲盖弥彰吗?越是装作不认识,越是告诉别人他们交情匪浅。

        mariah和这个帅哥之间一定也有一段纠葛的往事,今天的事情要告诉老板吗?子楚苦恼了。

        电梯里,mariah背对着雷焱,眼睛直直盯着紧闭的门,当他完全不存在。

        “你怎么会在这?”雷焱冷硬的声音在密闭的电梯里显得格外冷情,mariah原来就有些僵硬的背挺得更直,头也不回地说道:“我的事情不需要和你交代。”

        雷焱眉头紧皱,因为她的态度,也因为她的为人,他一直知道陆馨有个妹妹,却从没注意过,直到陆馨自杀之后,他才第一次注意她,她从不掩饰眼中的狠,当时的她就像是一只受伤的母狼,恨不得扑上来咬他,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脖子上到现在还留着深深的牙印,她恨他,他无所谓,但是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小丫头。

        “陆遥,你不要找她麻烦,不然……”高大的身影几乎将她完全笼罩,强大的压迫感让她连呼吸都很困难,手紧紧地拽成拳,陆遥冷笑一声,昂头看着眼前俊朗却冷酷无情的男人,问道:“不然你想怎么样?你为了她已经把我姐姐逼死,我倒要看看,你想把我怎么样?”

        直到姐姐死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姐姐当年为了他们一家竟然去给人做情妇!而那个占有了她身体更践踏她尊严的男人,活生生的将她逼上绝路,她恨雷焱的无情,更恨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没能为姐姐分担还理所当然地执意要读大学,姐姐也不会做别人的情妇,更不会死。

        盯着这张酷似陆馨的脸,雷焱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回道:“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雷焱的话就像一个刺,每一下都刺中她心里,他那样冷酷的对一心爱他的姐姐,就是为了要和乔楚再续前缘是吗?不可能,她不会让他如愿的,他休想在残忍地害死一个女人之后,再获得幸福。

        狠狠地咬着牙,直到脸颊酸软,陆遥冷酷地回道:“走着瞧!”

        电梯门一打开,陆遥匆匆地走了出去,脸上的泪默默地滑落,她却毫无所觉。她决不能原谅雷焱,更不能原谅她自己,绝不!她要看他痛苦,如果乔楚是他唯一在乎的女人,那她就毁了她,只要他痛苦!

        鸿达会议室。

        会议室里坐满了工程技术人员,易梵依然坐在主位上,封屈隋并没有出现,代表威扬出席的,是封菲芮。

        mariah面无表情地问道:“可以开始了吗,乔小姐。”她现在也只有用面无表情来武装自己,因为她的心狂跳不已,只有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可以。”乔楚轻松地点头。

        mariah立刻关掉灯,也顺便掩饰自己不太自然的表情。

        投影幕布上,依然是空无一物,乔楚微微皱眉,轻声叫道:“子楚?”她在干什么?为什么还不调出图片?

        “对不起,请等一下。”子楚的神色忽然变得焦急,声音也显得有些抖,键盘上的手飞速地寻找着什么。

        乔楚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向在座的众人抱歉地一笑,走到子楚身边,低声问道:“怎么了?”

        “设计图……设计图不见了。”子楚茫然而慌乱地盯着电脑,不管她如何搜索,丝毫没有设计图的文件。

        “不见了?”乔楚心里咯噔一下,“给我。”在自己存放设计图的文件夹上,她只看见空空的界面,什么也没有。

        努力压低自己的声音,乔楚不解地问道:“怎么会这样?”

        子楚现在脑子里也是一片混沌,咬了咬下唇,仍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对上乔楚凌厉的目光,子楚也只得硬着头皮解释,“我不知道,中午你走了之后我就关机了,没有动过。”

        平时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乔楚一般做好图之后,都会做一个备份,这次设计图出得太急,她又赶着去医院看蓝,才会疏忽了,不管中间出了什么错,有一点已经是事实,那就是,设计图不见了!

        乔楚久久拿不出设计图,在座的人已经感受到气氛的不同,都低声讨论起来,碍于易梵在场,声音细细碎碎,也没人敢质问。

        封菲芮本来并不打算来,看见这个嚣张的女人她就觉得浑身不顺服,不过今天她好像是来对了,乔楚拿不出设计图,她一定要她好看。

        暗暗深呼吸,乔楚稳定自己的情绪之后,走回幕布前方,躬身鞠了一个躬,才清楚地承认道:“对不起,设计图出了问题,今天不能给各位展示。”

        她话音才落,会议室里一片哗然。

        易梵脸上倒没有太多惊讶,刚才看她与助理的紧张低语,就知道设计图一定出了什么问题,他现在想看她要怎么处理,这是他比较关心的。

        易梵不说话,不代表封菲芮不会过放过这样的好机会。站起身,封菲芮尖刻地说道:“乔小姐,我记得合约上应该明确了各阶段的设计任务,如果你做不到,当初就不要说大话,完不成设计,不仅仅是你们公司的问题,还会影响到整个项目,这个责任,应该由谁来负?”

        迎向封菲芮嚣张的脸,乔楚坦然地回道:“因为我们公司造成的损失,责任自然由我来负。”

        很好,就是要她主动承担责任,轻咳一声,掩下脸上得意的表情,封菲芮把问题丢回去,“那么今天的事,你要怎么解释?”

        “我没什么可解释的,浪费大家的时间我很抱歉,效果图两天后的这个时候我会交出来。”设计图丢失,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是她的疏忽,她不想逃避责任。

        两天?“我劝你说话的时候最好考虑清楚,不要再下一些做不到的承诺。”她明明听到她的助理说什么设计图不见了,就算补一份两天也做不完吧。整天只会开空头支票,不知道梵怎么会和这种人合作。

        无缘无故设计图消失,现在还要听封菲芮阴阳怪气的话,本来脾气就不太好,乔楚不断窜上来的怒火几乎让她发飙,语气自然也颇为冷硬,“这些话封小姐大可以在两天后再说。”

        乔楚面色凝重,封菲芮心情却大好,轻蔑地回道:“你今天就已经失信了,我们有理由不相信你。”

        “乔小姐,项目工期确实很紧,这次的失误以后请不会再发生,两天拿出设计图,我希望不会让我们失望。”看了好一阵子的易梵终于开口了,虽然话语中表达了不满,但是细听下来,也表明了鸿达公司已经同意她两天后出图的补救措施了。

        “因为这两天的延误造成的损失我会按合约赔偿,我先走了。”留下一句话,乔楚离开了偌大的会议室。

        封菲芮气得浑身发抖,易梵根本就是在替她解围,明明就是她拖延了工期,还敢这么嚣张,两天后交不出图,她一定不会这样罢了。

        mariah若有所思地盯着乔楚离去的身影,她把她整个设计图文件都删了,她怎么可能两天出图,而且,老板似乎对她,很是眷顾。

        子楚紧紧地跟在乔楚身后,几次欲言又止,她也不知事情怎么会这样,但是不管怎么样,设计图丢失,责任在她。电梯里,子楚鼓起勇气,说道:“老板……”

        “我现在不想听关于设计图丢失的任何解释,也不想听你的忏悔,你立刻联系徐希还有janice,让他们将离开前交给我的分体设计图发到我邮箱里,还有关于这个项目的图纸,帮我搬到家里。”乔楚打断了子楚的话,现在怪谁也没用,两天之后能出图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好在其它的资料都还在,抓紧时间整合,两天的时间应该够。

        子楚低下头,说道:“老板,我也搬过去帮你吧。”徐希、janice都不在,老板要怎么出图,这件事是她闯出来的祸,她也不会逃避责任。

        “不用,你把我要的资料准备齐全。”乔楚摇摇头,有了徐希、janice的资料,接下来都是整合出图的问题,子楚也帮不了什么。“好好想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两天后我要听你完整的解释。还有按照合约,核算一下耽误的这两天,我们要赔鸿达多少钱。”

        子楚用力点头,“我知道了。”她也一定要查出,为什么设计图会无缘无故地消失不见。

        走出鸿达大厦,乔楚一边将钥匙丢给子楚,一边说道:“记住你只有十天的时间招聘,到时我要看见名单。”她不能再这样被动下去了,没有人,她的公司很难步上正轨。

        靠着真皮坐椅,乔楚翻着走中的资料,“这两天如果没有什么天塌地陷的事情不要打扰我。”两天,她只有两天时间,这次是她成为设计师以来,最最艰难的挑战,希望她这次会赢。

        “是。”子楚一向阳光的脸也染上了阴霾。

        月朗星稀,比起夏日的热情,初秋的大海更为娴静些,迎面的海风仿佛轻柔地环绕在你身旁一般,宋沐允为新买的剑兰换好花盆,靠在栅栏旁,欣赏着他找了好久终于找到的瑞士新品种。

        无意间扫过旁边的火红辣椒,宋沐允脑子里立刻出现了一张飞扬的脸,不自觉地看向隔壁的阳台。

        原本空旷的阳台上堆着很多铁艺的围杆,前两天有工人过来丈量,不知为什么这两天又停工了。

        他猜想她是要把两边的栅栏加高,就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了防他还是对面那位邻居先生。嘴角扬起一抹笑,原来还不太满意一梯三户的是设计,现在他倒是颇为满意,因为有戏可看,打发时间也好。

        宋沐允转身准备回房间,眼光扫过旁边的落地窗时,又停了下来。

        明亮的灯光从纯白蕾丝窗帘里透了出来,窗边的落地灯好像一直都亮着,昨晚他出来给花浇水的时候就看见,直到今天早上也没有熄,抬手看看表,快十二点了,炽白的灯光在这样的深夜里显得很是突兀。

        思索了一会,宋沐允剑眉微扬,单手撑着矮栅栏,利落地翻身一跃,轻松地落到了这边的阳台上。双手插在口袋里,宋沐允走近落地窗,朝里看去。

        屋里很亮,透过薄薄的窗帘,能看见里边一片狼藉,一张大大的书桌上放着电脑和一大摞散乱的图纸,宋沐允微微眯眼,在一堆东西掩盖下,终于看见了那抹清瘦的身影伏在案几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不舒服。

        宋沐允眉头微皱,他看了好一会,她都没有动一下,好像有些不对劲。宋沐允抬手轻轻敲了敲玻璃窗,她没有反应,更用力地敲了几分钟,里边的人还是一动不动,就在宋沐允考虑要不要破窗而入的时候,乔楚终于动了。

        与设计图奋战了两天一夜,她头疼欲裂,就小小地趴一下,感觉才闭上眼,砰砰的声响把她震醒了,脑子还在恍惚中,乔楚扫了一眼工作台上的钟,已经十二点半了,她居然睡了一个小时!

        这一吓让她立刻清醒,也想起了刚才声响,抬头看去,窗外站着一到清瘦的身影,看身形像是宋沐允。

        抓起旁边早就已经冷掉的咖啡,一边往嘴里灌一边走到窗前,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已经是深夜,乔楚哗的一声拉开了玻璃门。

        “有事?”门外是一身清爽的宋沐允,乔楚混沌的脑袋慢慢缓过劲来,他有门不走,怎么会忽然来敲她的窗?

        眼前的乔楚也让宋沐允眼前一亮,平日里或扎起或盘着的长发毫无束缚地披散着,不过并不柔顺,而是如海藻一般散乱,却意外的显得柔美了很多,只是眼底的黑眼圈不怎么可爱。

        乔楚看着宋沐允,暗自纳闷,他这是怎么回事?敲她的窗,又不说话,眼神还怪怪的。乔楚不解的目光终于让宋沐允回过神来,轻咳一声掩饰刚才自己的失态,微笑着回道:“我在阳台看见你这两天到了早上也没有光灯,担心你发生了什么事,所以过来看看。”

        原来如此,乔楚耸耸肩,坦然地回道:“我没事,只是为了赶一份设计图。”说完又猛灌了一口黑咖啡。是的,灌,对咖啡的味道她已经有些麻木了,这两天她都是靠着它们撑过来的。

        宋沐允微微偏头,没有窗帘地遮挡,他发现房间是比他上次见到的时候更乱了,工作台上除了堆满了图纸,还有几片干面包摆在一旁。她就吃这个?房间里浓郁的黑咖啡的味道,不用乔楚说,他也知道她这几天一定把咖啡当水喝。

        眼眸微闪,宋沐允淡淡地说道:“你忙吧,我先回去了。”

        “好。”乔楚莫名其妙地看着宋沐允的背影,苦笑一声,关上窗。

        她还有一些细部的东西还没有做出来,她一定要赶着明天下午之前完成。乔楚的屁股才挨上凳子,玻璃窗再次被敲得砰砰作响。

        乔楚皱眉,搞什么?

        乔楚脾气很不好地拉开落地窗,看清堵在窗前的高大身影后,脸刷得黑了下来,“你来干什么?”今晚大家都这么有兴致,有门不走,专走她家窗户。

        雷焱这两天很忙,都是在办公室住的,刚刚进门,就听见她阳台的玻璃窗怦怦作响,担心她出来什么事,他才会从阳台上翻过来。

        她还能对他吼,说明她没事。雷焱悬着的心刚放下来,却在看见乔楚眼睛下面两团浓重的黑眼圈之后,再次痛了起来,“怎么这么憔悴?”

        雷焱长腿跨入屋内,房间里尽是图纸,咖啡的味道已经浓郁到有些熏人,雷焱眉头一紧,抓住乔楚的手,拉着她往门外走去,“你要工作不要命了,跟我走。”按照她的性格,今天肯定还没吃东西。

        “雷焱!”乔楚一边挣扎着,一边急道:“我今天真的真的很忙,没力气和你吵,请你离开,好吗?”

        “忙工作也不能不吃不睡,我先带你出去吃饭,吃饱了再忙也不迟。”这些年来她都是这样照顾自己的?如果是这样,他真的后悔让她离开。

        “我真的没时间。”都快凌晨1点了,哪里还有吃的啊……

        雷焱不为所动,拉着她继续往外走,乔楚知道和他说什么都没用,从小就是这样,什么事情他都会让着她,唯一不妥协的就是对她身体有害的事情,被拉到门边,乔楚欲哭无泪。如果为了出去吃个饭赶不上明天下午交设计图,她这些天就白忙了。

        两人在门边拉扯着,窗外传来一道带着笑意的低沉男声,“抱歉,我打扰到你们了?”

        乔楚抬头看去,宋沐允清瘦的身影出现窗边,手中托着一个盘子,上面是一碟香喷喷的意大利炒面和一碗热气腾腾的鲜蔬汤。他刚才回去就是为她准备吃的吗?这一刻,乔楚仿佛在他身后看见了一双洁白的翅膀。

        真的,她发誓!

        乔楚欢呼一声,叫道:“宋沐允,我太爱你了,你简直就是拯救我的天使。”不仅仅是为了这些吃的,他的及时出现,解救了她目前的窘境。

        虽然宋沐允和雷焱都知道乔楚那句“太爱你了”是对这些食物说的,但是没来由的,宋沐允的心里还是生出了淡淡地愉悦,尤其是看去雷焱黑眸中射过来的寒光时,宋沐允的心情更好了。

        “放开我!”乔楚此时的心神全都被那一盘意大利面勾起去了,雷焱不得不松开手。看着她朝着对面那个始终微笑的男人跑去的时候,他的胸口像被一只铁拳重重地捶了一下,闷闷的。

        “我猜你今天一定没有好好吃东西,家里也没有什么材料了,你先垫垫肚子吧。”接过宋沐允递过来的托盘,乔楚感动的都快热泪盈眶了,这时候她最最需要的,就是美美地吃一顿。一点埋头苦吃,一边委屈地说道:“不是今天,我已经两天与干面包、黑咖啡为伴了。”

        宋沐允嘴角轻扬,她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语气像在撒娇吗?那位邻居先生的手再握紧点,估计会断掉吧。

        宋沐允颇为有风度地对他微笑着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但是在雷焱眼中,那就是挑衅,冰冷的视线冷冷地回视他,脸上的敌意不是瞎子都看得清清楚楚。宋沐允黑框眼镜后的眼微眯,扬起的唇角缓缓落下,那张俊脸不再让人如沐春风。

        这个男人果然不像看上去那么温和,一种威胁感油然而生,雷焱看他的眼神越发凌厉。

        有食物的时候,乔楚一般不会去注意其它无关紧要的事情,所以两个男人间暗潮汹涌,她自然是全不知情,终于一口气吃了个底朝天,乔楚抬起头的时候,只看到宋沐允微笑着看着她。

        抹抹嘴,乔楚一向奉行吃就要吃的尽兴的原则,所以她从来都不在意自己的吃相。乔楚讪笑道:“你坐啊!”

        坐?宋沐允好笑地扫视了一眼这个本来不小,现在异常杂乱的客厅,这要他怎么坐?

        “呃——”乔楚说完也想到了房间的现状,起身在沙发上勉强“开发”出一块空地,对着宋沐允含笑的眼,乔楚有些尴尬地笑道:“坐。”

        宋沐允摇头,微笑着说道:“你今晚还要忙吧,我不打扰你了,晚安。”

        天啊……这个男人真的是天使,善解人意到让人想痛哭流涕。那种淡淡的暖人心的笑容,帅得让人招架不住,盯着他清瘦的背影,乔楚忽然叫道:“宋沐允。”

        宋沐允回过头看着她,乔楚说道:“今天谢谢你了,等我忙过这阵子,我请你吃饭。”

        你做?

        在读到宋沐允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惊讶之后,乔楚立刻解释道:“去外面吃!”她那点半桶水都不到的厨艺,哪里敢丢人现眼啊。

        乔楚急于解释的样子逗笑了宋沐允,眼光扫过她身后那个被彻底忽略的男人,宋沐允大方地点头回道:“好。”

        直到看着宋沐允帅气地翻过栅栏的另一侧,乔楚才想起一个问题,他刚才端着汤和炒面,是怎么过来了?

        乔楚还在纳闷,背后灼热的视线让她想忽略都不行,回过身,拿起案桌上的咖啡杯,乔楚冷情地说道:“你也请吧。”

        举起杯子又要猛灌一口咖啡的时候,手腕再次被大手抓住,手中的杯子也被拿走。

        雷焱走到异常干净的开放式厨房前,打开壁柜,里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罐头和面包酱,比他想象的好很多,他以为只会看见一样东西,咖啡。

        柜子的另一侧,整整齐齐地放着各种口味的咖啡,她还是没变,依旧喜欢咖啡的香醇,这让雷焱阴沉了一夜的心情好了一些。

        熟练的准备材料,烧水,泡咖啡,每一步都很仔细。

        厨房里忙碌的背影,和八年前那个人重叠在一起,以前她喜欢喝他亲手泡的咖啡,只有他懂她的口味,喜欢他把暖暖的咖啡送到她手里,然后将她环进怀里。

        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重演,她以为她忘记了,原来还这么清晰。乔楚背过身去缓缓闭上眼睛,掩下眼中的酸涩。

        “黑咖啡伤胃。”低沉的声音一如往昔,带着淡淡的无奈与宠爱,乔楚深吸了一口气,才转过身来,一杯香浓卡布奇诺落入她掌心。

        手心传来的温度有点烫,乔楚握着杯子的手却越来越紧,久久,她才低声说道:“谢谢。”

        雷焱盯着面前始终低着头的女人,她长大了,不再是以前的小丫头了,但是他相信,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她,更懂她。

        轻叹一声,乔楚抬头,平静地说道:“我今天真的很忙,你先走吧。”

        这一次雷焱没再坚持,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出了屋外。

        乔楚立刻关上窗,将厚厚的窗帘拉上,阻隔外所有的视线。背靠着窗棂,乔楚轻呡了一口手中的咖啡。

        将咖啡杯放在旁边的木架上,乔楚回到厨房,又泡了一杯黑咖啡。

        卡布奇诺很好,只可惜太甜了,她,早就已经不喝了。

        暗暗的台灯下,一本泛黄的旧照片簿,照片上,两个女孩手拉着手,纯真的脸上是灿烂而幸福的笑容,一滴无声的泪正好滴在照片上,女子手忙脚乱地赶紧用纸巾擦干,只是泪却依旧不受控制地落下。

        陆遥最后跌坐在沙发上,任夺眶而出的泪水打湿她的脸庞。父亲病逝之后,妈妈靠摆小摊供三姐弟读书,姐姐曾是家里最有出息的孩子,考上了最好的大学,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她自己打工赚来的。毕业后还找到了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母亲因为多年劳累也病倒后,姐姐就一个人负担起了母亲的医疗费及自己和弟弟的生活、读书费用。

        那时她还天真的崇拜和相信着姐姐的能力,直到姐姐自杀过世,她才从姐姐的遗物里发现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上面记录了姐姐那五年来的所有心情。原来姐姐是雷焱同系的学妹,在毕业聚餐的时候,他喝多了,当时血气方刚,就和姐姐发生了关系。但是雷焱却不肯负责人,说自己心里已经有一个守护多年的爱人,不能和姐姐交往,但愿意以任何方式补偿她。姐姐最后没要他什么补偿,除了那份高薪的工作。

        母亲病倒,其实姐姐一个人根本负担不了母亲的医疗费及家里的各种费用,无奈之下姐姐就来求他,用身体换取他的钱,这是姐姐自己提出来的。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姐姐居然爱上了雷焱,还费尽心机的怀上他的孩子,只为了留在他身边,结果换来的却是雷焱的怨恨,只因为姐姐破坏了他和心爱的女人的爱情。

        陆遥好恨,恨雷炎口口声声说有多爱乔楚,又为何去招惹姐姐,为何要圈养情妇?既然不爱她,又为什么娶她,用无尽的冷漠惩罚她?

        陆遥更恨自己,如果她早点知道姐姐的难处,不自私的去读什么大学,姐姐是不是就不用做雷焱的情人,是不是就不用死?或者在她生孩子的时候,花时间多陪陪她,她是不是就不会走上绝路?!

        就在她几乎被自责和恨意掩埋的时候,悦耳的手机铃声将她拉了回来。

        轻快的铃声只属于一个人,那就是雷鸣。赶快抹掉眼角的泪水,轻咳了一声,陆遥温柔地笑道:“小鸣,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睡觉啊?”

        电话里传来雷鸣耍赖的声音,“小姨,你和我们一起去看妈妈好不好?”

        只要是小鸣的要求,她从来不会拒绝,因为他是姐姐的孩子,是姐姐在这个世界上骨血的延续。可是她真的不能保证在姐姐墓前,她不会控制不住地想要给雷焱一个耳光,若是平时,打了就打了,她只是不想在小鸣和姐姐面前打他而已。

        掩下自己浓重的鼻音,陆遥解释道:“小姨最近工作比较忙,那天可能没有空,我找时间再去吧。”

        雷鸣不高兴地低喃道:“你每年都是这么说!”

        听出小家伙生气了,陆遥赶紧哄道:“小鸣别生气,下个月变形金刚上映,小姨陪你去看好不好?听说很好看的。”

        雷鸣眼前一亮,变形金刚耶!心里开心得要命,嘴上还是不饶人地说道:“你不是很忙的吗?哪有空。”

        陆遥轻笑,立刻保证道:“下个月没这么忙,而且陪小鸣,再忙也要去。”

        终于,小祖宗满意这个答案了,开心地说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上学呢。”只有在和雷鸣说话的时候,才能在陆遥的脸上看见轻柔愉悦的表情。

        “恩,小姨晚安。”

        “晚安。”可惜电话挂断的那一刻,陆遥的脸再次布满阴霾。

        点燃一根香烟,蜷在沙发里,她不想挣脱,默默地承受着来自心灵的惩罚。

        姐姐的死,她没有资格原谅别人。

        因为她连自己都不想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