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听说爱情在隔壁在线阅读 - 第九章 意外发现

第九章 意外发现

        鸿达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乔楚站在一整面的落地玻璃前,低头看着脚下川流不息的车流,仿佛自己正悬空于它们顶上,很奇妙的感觉。

        易梵端着两杯黑咖啡,站在乔楚背后,注视着这道清丽的背影,想到她刚才讲解设计图时的妙语连珠,奇思妙想,还有对着封菲芮冷嘲热讽的犀利回击,真正是一场好戏。

        易梵不禁赞赏道:“今天你的表现很出色,我对阶段图很满意。”

        乔楚回过头,接过咖啡,在白色沙发上坐下,笑道:“谢谢,耽误你两天的工期是我的失误,你的损失我会负责。”

        他就是喜欢她这种公事公办的性格和魄力,没有因为他曾经说过要追求她的话,而向他发嗲求情。不过这件事,他却有些好奇,易梵问道:“这件事件应该不是一个意外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有些懒散地靠着沙发椅背,乔楚不在乎地笑道:“确实不是意外,不过我自己能处理。”来的时候子楚已经把那天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叙述给她听了,是谁做的,她虽然没有证据,却也明了几分。

        她不愿意多说,易梵也识趣的不再问。“你看起来很累,本来还想请你吃晚饭,看来只能下次了。”有别于刚才开会时的神采飞扬,她现在看起来一脸倦意。

        乔楚苦笑:“还好,只是两天没睡而已。”好在昨晚宋沐允的一顿饭救了她,不然她现在估计更惨。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乔楚现在对另一件事更感兴趣。

        易梵看她忽然眼神发亮的样子,心里也好奇,点点头,等着她发问。

        “mariah的中文名字叫什么?”如果她的猜测没有错,应该是姓陆。

        mariah的名字?易梵好笑,他以为她要问什么呢,原来乔楚对他的秘书很感兴趣,“你想要挖我的墙角吗?她可是我的得力助手,她叫陆遥。”

        “谢谢。”易梵的调侃乔楚全不理会,mariah果然姓陆,她应该就是陆馨的妹妹了,怪不得她觉得她很眼熟,怪不得她看她的眼神总是那么奇怪,还隐含着恨意。

        这一切太荒谬了,陆遥凭什么恨她,如果这次设计图真的是陆遥删除的,那么她也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放下咖啡,乔楚利落地起身,笑道:“我先回去了,接下来的设计图我会按合同准时提交的。”

        有些担心她两天都没有休息,易梵跟在她身后,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乔楚打开门,就看见mariah拿着文件正要进来,于是心思一转,说道:“让mariah送我下楼就可以了。”

        mariah一愣,易梵也觉得乔楚对mariah的态度有些奇怪,刚才还特意打听她。不过既然乔楚都开口了,易梵也只好说道:“好吧,mariah,送乔小姐下去。”

        将文件交给易梵,mariah扬起职业的笑容,说道:“乔小姐这边请。”

        乔楚走在她的身旁,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的脸看,她和她的姐姐真的很像,只是陆遥用死板的黑框眼镜还有职业的表情掩盖了她娇美的面容,当然,她比她那个懦弱的姐姐要带劲得多。

        一段不算长的路,mariah被乔楚看得心惊,只是冷漠的表情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电梯嘀的一声开了门,乔楚从容地走了进去,面对着这张酷似陆馨的脸,乔楚坦然笑道:“这段时间承蒙你的照顾,我的生活也变得多姿多彩起来。我这个人一向不吝啬,别人敬我一尺,我绝对会敬她一丈的,以后,我们交锋的机会还有很多。”

        她知道乔楚最后肯定会猜出是她,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面对这样的挑衅,mariah也并不示弱,冷冷的与乔楚对视着。

        电梯的门缓缓地合上,乔楚似笑非笑的声音在陆遥耳边响起,“未来的日子,我想你一定和我一样期待,陆小姐。”

        门上的数字不断的变换,显示电梯正徐徐下降,陆遥却紧紧地盯着电梯的门,一步也离不开,乔楚确实是一个强势的对手,难怪姐姐会输得这么惨。

        走出鸿达集团,炫目的阳光仿佛蕴含着无限的活力,乔楚伸了一个懒腰,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喝多了黑咖啡,她虽然觉得疲倦,却一点睡意也没有。看看表,到了医院探病的时间了,这几天忙得黑天暗地的,只能电话问候,趁着时间去看看蓝好了。

        每次走进蓝这个病房,乔楚都要腹诽一阵,这病房简直比五星级酒店还要豪华,医院把最好的病房给蓝住了,可见多么宝贝她。

        将鲜花随手放进花瓶里,乔楚笑道:“蓝,你的手怎么样了?”

        封蓝影看了她一眼,继续翻着手上的书回道:“我很好,你不太好。”

        乔楚撇撇嘴,果然年纪大了,才熬了两天就成黄脸婆了,读书的时候和她们一起疯几天几夜她也一样容光焕发。拿起果篮里的苹果,乔楚一边削一边说道:“好香的苹果,帮你削一个。”

        放下书,封蓝影立刻说道:“不吃,刚才曼已经帮我削了两个。”准确的说法是逼她吃了两个。

        她不吃,乔楚自顾自地啃了起来,“曼也来了吗?她最近不是在忙那个刑事案?”

        封蓝影一脸郁闷地回道:“她每天都来,搞得我都快疯了。还有我的主治医生,现在一看见她头就疼。”

        乔楚大笑,曼这个计划狂决定要做的事情是雷打不动,她能理解蓝的心情,讪讪笑道:“她一定是还在内疚害你受伤,你的手到底怎样?”

        “明天可以出院了,接下来就是复健,能不能再上手术台,就看这半年了。”封蓝影抬起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手掌,说着还动了几下。乔楚瞪了她一眼,深怕她也像曼一样说教个半天,封蓝影立刻说道:“别担心,我自己也是医生,情况还是很乐观的。”

        看她没有什么痛苦的表情,乔楚终于放下心来,问道:“那你要好好配合医生,对了,这么说未来半年你不是可以放假了?”还可以到处去旅行一下,最好能去奥地利,给她带点咖啡。

        封蓝影很快戳破了她的幻想,“行健大学医学院已经邀请我这个学期去做客座讲师。”

        “你不会已经答应了吧?”她就不能让自己消停点么。

        “为什么不?”

        受不了地摇摇头,乔楚啐道:“你真的很不懂享受生活。”她的咖啡泡汤了……

        “工作就是一种享受。”什么都不干,她会觉得自己是个废人。

        投降地举起手,乔楚无奈地问道:“我认输了,你什么时候去上课?”她们一向尊重彼此的决定。

        “明天和他们的院长再谈一谈,估计下个星期吧。”

        将果核轻松投进垃圾筐,乔楚还是要问清楚,“会对你的手有影响吗?”如果蓝真的不能再上手术台了,曼一定一生都不能安心。

        “上课是用嘴的。”一向低沉的声音终于忍不住地高了八度。

        “好吧,我明天过来接你。”乔楚轻轻吐了一下舌头,冰美人快要抓狂了,她最好别再说她手的问题。

        “我四肢很健全ok?”她只不过伤了手掌,又没瘫痪,这群女人要把她逼疯吗?

        拿出手机,乔楚晃了晃,一脸无所谓地说道:“那我打电话给曼,让她接你好了。”

        封蓝影终于死心了,有气无力地回道:“明天下午2点。”

        乔楚就知道,自己一定赢,这座冰山是外冷内热,像拍小狗一样拍拍封蓝影的头,乔楚得意地说道:“这才乖。”

        “去!”把乔楚的手用力推开,只是封蓝影嘴角淡淡的笑容却如雪融后的初绽春花一般幸福灿烂。

        一辆红色的奔驰小跑缓缓驶入行建大学,立刻成为学生们热议的焦点,随处可见或惊慕或追捧的眼神,好在并没有打开敞篷,不然里边两个各具特色的美女也会成为众人热议的对象。

        乔楚一路开来,对学校里绿树成荫,干净澄明的气息颇为欣赏,赞道:“学校的环境还不错。”

        “还行。”路两旁学生们频频侧面,封蓝影终于受不了地说道:“你需要这么招摇吗?”早知道乔开这俩车来,她还不如自己坐计程车。

        乔楚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想啊,我的小六让子楚那疯丫头不知道开哪去了,只有借小哥的车了,谁知道他是只骚包的花蝴蝶。”

        她那辆所谓的小六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过也只有她会给上百万的名车起这种名字。和乔说话会气死自己,封蓝影聪明地闭嘴。

        将车停好,乔楚问道:“谈多久?”

        “估计半小时。”

        看着外面阳光明媚,乔楚也下了车,“我四处走走,你谈完了给我电话。”她好久没有感受校园气息了,说不定还能激发些灵感什么的。

        “好。”

        两人分头行事,乔楚在校园里瞎晃,她简单的牛仔裤,白t恤,长马尾与时下大学生无异,走在大学校园,还颇为协调,当然男生们不时传递过来了的爱慕眼神还是让乔楚心情大好。

        在一张小石凳上坐下,想起当年她也是这样坐在不起眼的小角落里,目睹了一场左汐英雄救美的好戏,顺便结识了一生的挚友。

        思绪乱飞间,两道男声一路传来,乔楚透过树丛,只见一个穿着红色球服的男孩子一脸焦急地拉着背对她的男生,急急地说道:“帮帮忙吧,这事只有你能帮我!你去和教授解释解释,或者你帮我加些论据。”

        “少给我灌迷魂汤,这件事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你自己去和教授说,这次论文的论据存在抄袭,在教授规定的时间内重新完成一份,逃避解决不了问题。”男生背对着乔楚,她看不见男生的长相,只听出他的声音清朗明晰,很是舒服。

        球衣男生可不想听他说教,恨恨地说道:“如果要这样,我还求你啊!”

        男生也生气了,推开他的手,“我没让你求我。”

        “你这样咱们就朋友也做不成了。”

        乔楚轻轻挑眉,软不行,来硬的了。

        球衣男子说完,好像也后悔,男生久久不说话之后,忽然转过身,“你不用威胁我,你现在就走吧。”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有性格,她喜欢。

        男生转过身来,乔楚终于看清了他的长相,算不得俊俏,却是一脸的正气,眼眉间有一股坚毅之色。

        球衣男子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立刻赶上他,也不敢拉他,只好懊恼地急忙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好啦好啦,按你说的做。但是我重新写论文的时候你要帮我啊,时间很赶的。”

        男生终于停下脚步,叹了口气,回道:“行了,快去吧,早点解决。”

        得了他的同意,球衣男子终于松了一口气,挥挥手,向另一边跑去。

        男生朝着乔楚的方向慢慢走来,乔楚忽然眼前一亮,站起身,朝着他说道:“同学,你好。”

        男生迟疑了一下,这女孩子怎么忽然从草丛里冒出来。看清乔楚的样子,男生才回道:“你好。”

        乔楚上前一步,走近了看,他还挺高大的,乔楚扬起一抹她认为最亲和的笑容,问道:“有兴趣到我公司工作吗?”让子楚招人,她给她拖到现在还是杳无音信,还有六天,估计她也找不全,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眼前这个就深得我心。

        男子悄悄咽了一口口水,这位小姐不笑还好,怎么笑起来像是不怀好意的样子。摇摇头,男子回道:“这位小姐,你招人不需要问专业,或者是否是毕业生?我觉得这种玩笑不好笑。”说完男子酷酷地越过她。

        乔楚双手环胸,看着男生的背影,大声笑道:“有什么影响,我需要的是人才,我觉得你是,什么专业无所谓,至于是否毕业就更无所谓了,没毕业就兼职,毕业就全职,有什么问题?”走这么快干嘛……难道她看起来像是骗子?

        会在校园里随便遇到一个人就问人家要不要工作的,确实很像骗子,只是乔楚不会承认。

        肆无忌惮,还有些不羁的调调让男子停下了脚步,再次转过身,盯着乔楚看。

        乔楚大方地与他对视,给他看个够。

        终于,男子走回乔楚身边,说道:“欧检岚,法学专业研究生,今年毕业。”这个女人出现的方式很能引起他的注意力,去不去她所谓的公司不重要,他完全是对她好奇。

        原来是学法的,难怪说话做事如果理性。不过她就是喜欢这样有原则性的人,乔楚伸出手,回道:“乔楚,室内设计师。”

        欧检岚也是伸出手与她交握,好笑地问道:“室内设计?你觉得我适合?”

        “我又没说让你做设计师。你可以为我的公司解决法律问题。当然,如果你对室内设计不感兴趣那就算了。”她要求身边的人对工作要有绝对地热情。

        眼前这个清瘦的女人,或者还是女孩?欧检岚还不太确定,但是她言语间的自信总能轻易让人信服,他有些疑惑了。

        乔楚等着欧检岚的答案,却在他身后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乔楚一愣,那个人……会是他吗?

        “对不起,你等一下。”不管跟前还站着一个人,乔楚抛下一句话,就向人影追去。

        消瘦的身材,浅蓝的针织衫,细碎的短发,斯文的气质,应该是他,乔楚叫道:“宋沐允?”

        宋沐允回头,看清是乔楚之后,黑框眼镜后的细眸微眯,眼底划过一抹诧异与兴味,随即隐没,轻轻地笑道:“是你,这么巧。”

        又是这种轻柔的笑意,乔楚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闪神,问道:“你怎么会在这?”

        宋沐允晃晃手中包了书皮的几本书,回道:“来上课。”

        上课?乔楚想了想,调侃道:“这里有厨师专业?”

        宋沐允失笑,她还真的认定他就是一个厨师了。正想解释自己不是厨师,一道爽朗的男声礼貌地叫道:“宋老师,您下课了?”

        好了,不用他多解释了,宋沐允摇头回道:“赶下一堂。”

        “老师?”乔楚看看欧检岚,再看看宋沐允,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傻瓜,居然还在猜人家是不是一个厨师,心里有些不痛快,乔楚瞪着宋沐允,却对欧检岚说道:“给我介绍介绍你这位老师吧。”

        欧检岚一头雾水,“你们不是认识?”刚才不是看见他们还相聊甚欢的嘛?

        死命盯着宋沐允,乔楚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以为认识,原来不认识。”他居然让她误会这么久,可恶。

        欧检岚终于发现气氛不太对,悄悄看了宋沐允一眼,只见他面容有些古怪地站在那里。

        想了想,欧检岚才斟酌地回道:“他是我们法学院的副教授宋沐允,也是我的专业课老师。”

        还是个副教授啊,一点都不像,没有秃头,没有板脸,完全没有教授的气质。乔楚一边腹诽着,一边阴阳怪气地说道:“原来如此,幸会啊!”

        不用猜也已经知道,他这位芳邻现在心情似乎不太好,夹紧书,宋沐允一边笑着后退转身,一边说道:“我还有课,先走了。”

        欧检岚奇怪地看着从来就十分从容的宋老师今天怎么走得有些匆忙,或者说还有点狼狈。是因为身边这个叫乔楚的女人吗?

        刚想问问她,只见一张名片塞到了他手里,“这是我的名片,你考虑好了给我电话。”留下一句话,她也朝着宋老师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喂——”这是怎么回事?

        宋沐允居然给她跑掉?

        乔楚气不一处来,今天她一定要他好好地说清楚,她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想到为什么自己对这位邻居是否告诉她职业如此在意了。

        乔楚跟着宋沐允走到教学楼下,看着一个个年轻的身影从她身边涌进教室,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傻气,她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宋沐允呢?而且她在意的不是他到底是什么职业,而是他没有主动告诉她。

        乔楚轻轻拍打着自己的额头,难道她真的被那抹如沐春风的笑容所俘获了?不会吧……

        一边懊恼着,乔楚脚下不由自主地走进了刚才宋沐允进入的教室。

        人还不少呢,从后门看进去,这是一间阶梯教室,应该是一堂大课,里边密密麻麻地坐着两百来人吧。

        乔楚在最后一排靠门边的位置坐下,这是她读书时就喜欢的位置,方便逃课。不过看教室里几乎坐满了人,宋沐允的课应该还挺受欢迎的,不然这种大课还不是能逃就逃。

        “今天讲的是法理学,法的概念和价值。”不同于普通大课老师,放了投影仪就万事大吉地坐在椅子上讲课,宋沐允站来讲台正中央,用着他特有的清澈,温润的嗓音侃侃地讲述着课业,“法的概念涉及法的特征、法的本质以及法的作用三方面。”

        乔楚撑着腮帮,看着讲台上时而严谨时而风趣的男人,这时候的他,和平时常见的温润又有些不同,其实乔楚到后面也没怎么在听宋沐允说什么,只是盯着他黑框眼镜下那双灼灼的眼,从那里,她感受着这个男人性格中的坚持。

        是谁说,认真的人最美,她今天感受到了。

        手机震动着,乔楚悄悄走出教室,电话里传来封蓝影冷然的声音,“我谈完了。”

        乔楚透着玻璃,看了一眼还在循循善诱的宋沐允,轻笑一声回道:“马上来。”乔楚转身离开,看上去一直心无旁骛认真上课的宋教授在她转身的那一刻嘴角奇异地扬起一抹愉悦的笑,这一笑把在座的学生们惊得不轻,这位听说只代课一学期的宋教授上法理课怎么也能笑得这么……呃……荡漾……

        坐在车上,封蓝影总觉得乔的样子有些怪怪的,从刚才回来之后,她的嘴角就保持着一定高度。受不了她瘆人的笑容,封蓝影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的表情很奇怪,刚才去哪了?”

        乔楚坦白地回道:“去听了一堂法理学的课。”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雅兴?”

        乔楚轻笑着点头:“以前我也不知道。”

        封蓝影将脸转向车外,酷酷地说道:“你要不要照照镜子,你的笑容只能用诡异来形容。”

        乔楚挑挑眉,不再接话,心情颇好地笑道:“送你回家。”

        乔楚脑子里的想法有时异于常人,封蓝影闭目养神,懒得看她。

        才将封蓝影送回家,正准备回公司,电话再次响起,乔楚低头看了一眼,一个陌生的号码,迟疑了一会,乔楚还是接了。

        “乔阿姨!”电话里传来一声兴奋的男孩叫声。

        “雷鸣?”乔楚一愣:“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她不记得自己有告诉过雷家人。

        传来几声奸笑,雷鸣才回道:“嘿嘿,菲菲阿姨给的。”

        撇撇嘴,虽然心里有些无奈,不过乔楚还是挺喜欢这小鬼的,也就不再追究了。“找我什么事。”

        雷鸣讨好地问道:“你下午有空吗?能来我们学校一趟吗?”

        “我为什么要去。”

        支支吾吾了一阵,雷鸣才喃喃地说道:“因为,因为校长说要见家长。”

        “见家长你找我干什么?”乔楚差点没尖叫。

        将话筒那远一点,雷鸣揉了揉耳边,咽了咽口水,才委屈地说道:“爸爸出差了,不在国内。”

        “少给我装可怜,我记得你还有个姑姑。再不济,不是有阿姨。”怎么轮也轮不上她,这小孩疯了么?

        “姑姑交了一个男朋友,爷爷不同意,大吵一顿之后她就搬走了,手机也不开,根本找不到人。小姨可能正在开会,手机也没开。”他早就打过电话了,能找到人他也不想麻烦别人嘛!菲菲阿姨的肚子大得好可怕,他也不敢求她来啊。

        小孩可怜兮兮的声音是乔楚最受不了的,但是她又不是小鬼什么人,她避他们雷家人都来不及,虽然不忍心,乔楚还是立刻回道:“我也没空。”

        久久的对方没有声音,然后就是低低地抽泣声传来,“乔阿姨,我在学校和同学打架,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校长说一定要让家长来,如果让爷爷奶奶来,知道我打架,一定会很生气伤心的,他们这么老了……”

        “闭嘴!”乔楚吼道:“小小年纪就会来这招。你让我去,最好别后悔。”他算是猜到她的死穴了。拿雷伯伯雷妈妈来说事,让她不好拒绝。

        一听乔楚同意了,雷鸣大大地舒了一口气,开心地回道:“不会。我在天桃实验小学,谢谢乔阿姨。”

        乔楚用力挂上电话,立刻转向学校驶去。

        小鬼,待会她一定让他好看!

        乔楚匆匆赶到学校,想不到一个小学也这么气派,转个好几圈,才找到所谓的校长室。深吸一口气,掩下心中不爽的怨气。她真是自作孽,没事来帮雷焱的儿子见校长。

        乔楚轻敲房门,吸引了屋里人的注意。

        一个五十多岁,看上去还算和蔼的男人看了乔楚一眼,说道:“请进。”

        这人应该就是校长了吧。乔楚走进去,礼貌地点点头:“您好。”

        “你是?”校长有些疑惑,这个女子这么年轻,她会是雷鸣的家长吗?

        乔楚扫了一眼两个低着头的小鬼,其中一个正是雷鸣。乔楚无奈地走到雷鸣身边,狠狠地拍拍那小鬼的肩膀,有些尴尬地笑道:“我是……小鸣的姑姑。”

        好痛!雷鸣瘪瘪嘴,却不敢出声。

        校长了然地点点头,友好地站起身,对乔楚说道:“雷小姐你好,这次请你来,是为了雷鸣在学校与同学打架的事情,校方希望能够与家长多多沟通,更好地教育孩子们的言行。这位是黄旗的妈妈。”

        乔楚对着坐在一旁沙发上的妇人轻轻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对方也颇有教养,也回以淡淡地微笑。

        校长在沙发上坐下,看起来要慢慢细聊的样子。乔楚郁闷,也不知道要说多久,她可不想为着小鬼的事情浪费一个下午,校长还没说话,乔楚就率先说道:“我可以问问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校长点头笑道:“当然可以,我们也希望弄清楚事情的原因。”校长让两个小孩子走到大人们面前,温和地问道:“你们为什么打架?”

        校长话音才落。两个原本还低着头的孩子立刻像是上了发条一样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深怕落后了就要被人诬陷一般。

        “是他先打我的。”

        “才不是,是他先招惹我的。”

        “明明就是你推我。”

        “你还咬我呢!”

        “是你——”

        “停!”乔楚大吼。不仅两个孩子受了惊一样的连忙闭嘴,就连校长和那位温婉的女士都被乔楚河东狮吼一般地大叫惊得忘了要说什么。

        她要是让这两个小孩像麻雀一样聒噪个没完,她一定会抓狂,指着那个叫黄旗的孩子,乔楚说道:“你先说。”

        黄旗被点到名,先是开心,但是看着眼前这个漂亮阿姨恶狠狠的样子,就不敢太嚣张的小声说道:“课间的时候,我看见雷鸣一个人站在走廊上,就过去和他说话,开了几句玩笑,他就动手打我。”

        雷鸣瞪大眼睛,忍不住申辩道:“是你先说——”

        “雷鸣,你给我闭嘴。”一声厉呵,雷鸣立刻噤声,只是眼睛死死地瞪着黄旗,仿佛有天大的冤仇。

        乔楚不理他,对着黄旗说道:“继续说下去。”

        黄旗悄悄咽了咽口水,这个阿姨好凶,他忽然觉得雷鸣有些可怜了,有这样恐怖的姑姑。抠着自己的手,黄旗小心翼翼地回道:“他忽然推我,我不服气,就冲过去和他扭打起来了,再后来老师就来了。”说完还紧张地加了一句,“是他先动手的。”

        乔楚冷冷地问道:“你说完了。”

        “完了。”黄旗赶紧点头,说完还悄悄向妈妈的方向移了移。

        乔楚哭笑不得地看着雷鸣,这小鬼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轻咳一声,继续严肃地对他说道:“雷鸣,现在你说。”

        再瞪黄旗一眼,雷鸣才气冲冲地说道:“课间我在走廊上休息,是他先过来招惹我,说我爸爸仗着自己长得帅,就勾引李老师,不然我的语文考试不会得90分,还说干脆让我爸爸娶李老师,这样我就不用考试了。”

        勾引?用得好!乔楚在心里暗笑。

        “我……我是开玩笑的!”黄旗赶紧为自己澄清,他真的是开玩笑的,谁让雷鸣的语文这次考得比他好,他就是想气气他而已。

        乔楚不耐烦地说道:“你也给我闭嘴!”小孩子就是讨厌。

        黄旗可怜兮兮地闭上嘴,他妈妈也不好说什么,谁让自己的儿子嘴巴不干净。

        “然后呢?”

        这时雷鸣终于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了,喃喃地回道:“我气不过他侮辱我爸爸,推了他一下,他就扑上来了,我们……就打起来了。”

        “说完了?”

        “完了。”

        “你们两个,出去。”为什么她要为了这种小孩子打闹的事情浪费时间,乔楚好不容易平息一点的火苗又开始往上窜。

        两个孩子面面相觑,看看校长,再看看乔楚,愣着不走,乔楚低低地继续说道:“出去!”

        这次两人都很懂察言观色的立刻窜了出去。

        乔楚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些,对着校长说道:“校长,这位女士,我想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是黄旗先出言侮辱,导致了事情的发生。”还没等黄妈妈反驳,乔楚继续说道:“你先别激动,我还没有说完,当然雷鸣动手打人,这是他的错,综合来看,两个人都应该为这次的行为负责任。两位觉得呢?”

        她都这么说了,黄妈妈也不好意思说自己的儿子一点错也没有,不甘愿也只好点头。

        校长对这样的说法自然是赞成了,只责怪一方显然也不公平。

        “我有个提议。这次的事情,既然是两个人一起犯的错误,不如就一起惩罚,让他们今晚回家各自写一份不下一千字的检讨,明天交给老师,在安排他们两个人一起做一个月的教室卫生。如果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两个还不吸取教训,就把他们的检讨张贴在公告栏里,并在全校大会上点名批评,再扣除当年品行分,怎么样?”乔楚赶在校长前面开口,这个老好人校长,一开口肯定是一通漫无边际的说辞,说不定还要教导她们如何做家长的问题,她又不是雷鸣的谁,没必要受这教育。

        黄妈妈最先不认同,但是人家说罚的是两个人,谁也没偏帮,自己也不好太为自家孩子出头,只得看着校长,说道:“这……会不会太严厉了。”

        “是啊。”校长也赶紧点头,他只见过家长为孩子求情的,哪有像这样为难自家孩子的,而且他们学校奉行的是爱的教育,他本来也就是想要和家长通报一下孩子在学校的情况,交流一下教育的经验和办法,没想过要重罚他们的。

        “会吗?如果他们在一个月里好好做卫生,好好相处,就不会有下面的惩罚了,已经给过他们机会,不懂得珍惜就应该从重惩罚。”在她看来,赏罚分明比爱的教育更有效。

        除了乔楚,沙发上的两人都面有菜色,乔楚站起身,笑道:“两位没有意见了?就这么决定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打开校长室的门,乔语很满意这样的结果,这样解决多省时间。

        身后,只剩下校长与黄妈妈尴尬地笑着。

        才走了两步,就看见两个小鬼鬼鬼祟祟地在玻璃窗旁探头探脑,乔楚走过去,在雷鸣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两下,立刻传来雷鸣凄厉的叫声。

        “小鬼,你给我小心点。”敢叫她来见校长,让他扫一个月教室外加一千字检讨是便宜他了,看他下次敢不敢。

        不理会雷鸣疼的哇哇叫,乔楚快步地走下楼去。

        黄旗啧目瞪口呆地盯着乔楚快步离去的背影,崇拜地叫道:“雷鸣,你姑姑——好酷哦!”

        雷鸣干笑两声,一边揉着鼓起来的两个包,一边哭丧着脸回道:“呵呵,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原来乔阿姨这么暴力的,可怜的爸爸。

        乔楚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前,盯着花坛里长得生机勃勃的辣椒,脑子里总是闪过宋沐允淡淡的笑容,这已经困扰了她几天了,她没去问宋沐允为什么没告诉自己他是个教授而不是厨师,他是什么职业与她并没有什么关系,她只是想弄明白自己为什么近日老是会无缘无故想起他。

        是喜欢他吗?

        但是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心驰神往或者热血沸腾的感觉,有的只是舒服愉悦,还有轻微的心跳加速,她以为这是对宋沐允烹调的食物产生的感情,现在看来,又不太像。这算喜欢么?

        无力地低下头,她都几岁了,还在这思考什么是喜欢……真是见鬼了。

        不行,坐以待毙不是她的风格,她要搞清楚她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宋沐允了,如果是的话,就先下手为强!

        “老板。”子楚奇怪地看着乔楚,又看看外面红得热烈的辣椒,她搞不懂,辣椒真的这么好看,老板看的都出神了。

        “老板。”子楚提高声音,乔楚才忽然回过神来。

        “昨天那五个人里,有你满意的人选吗?”小心地将他们的资料递给乔楚,子楚在心里嘀咕,明天把外面的花坛上也种满辣椒,老板喜欢最重要。

        接过资料随便地翻了翻掩饰自己的失神,乔楚指着一个短发的女生说道:“尚雪,其他的通知他们不用来了,对了,徐希和janice什么时候到。”

        “明天早上十点。”她就知道老板一定会选这个女孩,老板喜欢有个性的人。

        “很好。”乔楚心情很好地笑道:“通知徐希、janice、尚雪明天下午三点开会。”

        “是。”正要出去,子楚想到了什么又停了下来,小声说道:“老板,按照合约赔付鸿达集团的十八万美金已经汇过去了。”

        子楚小心翼翼地看着乔楚,悄悄地咽了一口水,十八万美金并不是一个小数目,好在只耽误了两天,如果再多几天,损失更大!而且这个损失还是人为的,老板不气死才怪。

        “我知道了。”出乎子楚的预料,乔楚并没有发火或者生气,还带着轻松的笑容说道:“下午和我一起去v.0l,他们的七层商圈想重新定位装饰,这个项目如果谈下来,可以在短时间内提高我们的知名度。”

        “好,我准备一下。”子楚纳闷地走出乔楚的办公室,老板最近越来越难以琢磨了,还是像老板说得那样,她被秦挚峰的冷漠搞得有些智力低下了?

        v.0l商圈是本市最最有名的商业圈,集购物,娱乐于一体,充满着时尚感和创意感,也是所有大品牌云集之地,有钱人的天堂。所以很多想要傍上富婆、大款的男女也是这样的常客。

        一楼电梯的门打开了,两个美丽耀眼的女子满脸笑意地走了出来,吸引了不少男士的目光,能出入这种场所的,自然都是非富即贵了,相貌气质还如此出众,必是名门千金。特意来此“狩猎”的男人们自然不会放过,只是其中一个女子凌人的傲气又让人不敢贸然上前。

        出了电梯,子楚立刻兴致勃勃地笑道:“老板,于总裁看起来很满意,这次的项目我们的夺标的机会很大。”老板刚才讲解的时候,于总频频点头,这个项目绝对十拿九稳了。

        “恩。”拉着子楚绕过一家店铺,避开那些虎视眈眈的眼光,乔楚交待道:“抓紧时间做好项目书,早点签下它。”这个项目一定会比鸿达的度假村早完工,接下这里也算是帮她做一个活广告了。

        “好。”子楚自信满满地接话。

        两人准备走出商场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趾高气昂,花枝招展的女人向她们的方向怒气冲冲地走过来,一边走着还一边旁若无人地朝着手机大吼大叫。

        子楚轻轻推了一下乔楚的手臂,说道:“老板,那个人不是封菲芮吗?”

        不用看人,光听那让人受不了的声音就知道是她了,乔楚不想和她迎面走过,拉着子楚拐到旁边的景观花坛旁。

        其实她也算是白担心了,这种只会用鼻孔看人的女人估计也看不见她们。

        “你们这群笨蛋,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封菲芮用力地合上手机,嘴里还在诅咒着。

        身边的贴身秘书立刻过来递上冰凉的饮料,也不敢招惹这个活动炸药库,诺诺地跟在封菲芮身边。

        “气死我了,不就是确定一个度假村水循环的设备公司嘛,我都已经答应人家了,那家公司也是有资质的,不知道鸿达在坚持什么。”越想越气,上次装饰工程被那个女人抢去,她已经气个半死了,现在连个小小的水设备她都说不上话了吗?封菲芮一路走一路咆哮,脚下三寸高的高跟鞋像要把大理石地面踏出一个洞来似的。

        可怜的秘书小姐跟在后边,小心翼翼地拍着马屁,“不如您亲自去和易总谈谈看,他一定会卖您面子的。”

        “易梵在公事上六亲不认!”不说这个还好,说起这个她就更生气,她都已经对他百般示好了,他还在那假正经什么。

        “烦死了,我去洗手间。”封菲芮用力一跺脚,风风火火地向洗手间走去。

        秘书小姐撇撇嘴,站在一旁也不跟进去,她又不是笨蛋,封菲芮正在火头上,她可不想进去当炮灰。

        乔楚饶有兴味地看着封菲芮冲进洗手间的背影,忽然眼睛精光一闪而过,低低地叫道:“子楚,要不要玩游戏?”

        子楚转过头,只见自家老板一脸邪恶的笑容盯着她,她敢说不玩嘛,只要不是玩她就行。

        赶紧把耳朵凑过去,乔楚在她耳边嘀嘀咕咕了一阵之后,子楚先是惊讶,接下来频频点头,这时候没有镜子,不然子楚也会看见,自己脸上的邪恶表情比乔楚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个女人默契地对视一眼之后,也向洗手间冲去。

        乔楚和子楚走进洗手间,两人对视一眼,假意各自选了一间,实则是检查一下洗手间里除了封菲芮还有没有其他人,运气很好,除了她们,没有别人。

        两人刻意走到洗手池处,仿佛闲聊一般,子楚先开口了,“老板,这次的项目谈得还挺顺利的,没花什么冤枉钱,要是每个项目都这么顺就好了。不像那个鸿达集团,时间又紧,工作量又大,还被人坑了一笔。”

        说完子楚立刻抿着嘴,怕自己笑出声来,乔楚瞪了她一眼,故作无奈地回道:“有什么办法,要不是有人帮忙说话,我们也不一定拿得到鸿达的项目。易梵那么信任她,她说一句比别人说十句都有效。”

        说完还一边叹气,一边摇头,子楚快笑翻了,老板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封菲芮在厕所里又看不见,她也演得这么卖力。

        封菲芮原本要打开门的手一僵,这个声音不是那个叫乔楚的女人吗?

        果然是有人帮她,难怪在最后关头她能接下鸿达这个项目。不过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呢?会是秦挚峰吗?有可能,能够在易梵面前说得上话的,估计也只有他了。怪不得那个叫子楚的女人对秦挚峰猛献殷勤,原来如此。

        封菲芮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声音,一句也不想漏掉。

        乔楚向子楚失了一个眼色,子楚了然的把洗手池的水龙头关上,乔楚故意小声一点说道:“对了,钱你汇过去了吗?”该是下猛料的时候了。

        子楚也装出神秘兮兮的样子,小声回道:“汇了,十八万美金,一分不少。”这么安静,封菲芮应该听得见吧。

        十八万美金?封菲芮冷哼,这个女人出手还挺大方的。

        封菲芮不知道够不够聪明,瞥了紧闭的木门一眼,乔楚接着对子楚说道:“还是你聪明,知道先汇一部分到她的账上,看见钱,谁还会不动心,再说,先把她拉下水,就算她不要,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

        眼珠一转,乔楚奸笑,说道:“对了,你给她打个电话,确认一下钱到账了,以后要她帮忙的地方还多着呢。”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她一定要封菲芮上当!

        “好。”子楚立刻拿出手机,故意向封菲芮所在的位置走了两步,才拨通了电话。

        很快,电话通了,子楚用友好而献媚的声音说道:“mariah,我是子楚,你查一查账户,十八万美金应该已经到账了。”

        mariah一愣,子楚过分亲和的声音让她没来由地起了一片鸡皮疙瘩,皱着眉,mariah公事公办地回道:“我知道了,我会让财务去核对的。”

        “好好,那我们再联系吧。”合上手机,子楚向乔楚调皮地眨眨眼。

        乔楚也给了她一个赞许的眼神,这丫头使坏的天分倒是颇高。

        乔楚故意大叫道:“你的裙子怎么脏了?快洗洗,待会还要去见客户呢。”

        “什么时候弄脏的,我都不知道。”子楚憋着笑,将手机放在洗手池上,开打水龙头,假意洗衣服。

        给子楚使了一个眼色,乔楚一边往外走,一边催促道:“走吧,来不及了。”

        “哦!”子楚再看自己的手机一眼,才匆匆跑了出去。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封菲芮轻轻打开门,确定没人之后才慢慢走出来。

        是mariah?封菲芮不太能相信,她有这个能力左右易梵的决定?但是刚才她们说的确实是mariah啊,还在纳闷的时候,封菲芮意外地发现洗手台上放着一个手机。

        封菲芮赶紧走过去,拿起来细看,找到已拨电话那一栏,最后一个通话确实是打给mariah的,捏紧手机,封菲芮咬了咬牙,冷哼道:“好个mariah。”

        “哎呀,我的手机忘在洗手间里了,我去拿。”正当封菲芮要出去的时候,子楚的声音远远地传来,她赶紧将手机放回原处,躲回原来的木门之后。

        子楚刻意将高跟鞋的声音踩到最响,跑到最慢,以便封菲芮来得及躲起来。

        进去之后,子楚拿着手机,眼睛瞟过那扇木门故作庆幸地叫道:“还好没丢。”门口轻掩着,可见,封菲芮已经出来过了,任务完成,子楚立刻跑了出去。

        喘着气,子楚跑到乔楚身边,笑道:“老板,你真绝。”这招借刀杀人也想得出来。

        乔楚耸耸肩,一副无辜的样子回道:“来而不往非礼也。”

        两人一路朝停车场走去,子楚还是不太放心地问道:“那个封菲芮真的会贿赂mariah吗?她要是不贿赂我们不是白忙活了吗?而且如果她直接向易梵告秘我们怎么办?”

        乔楚轻拍了一下子楚的脑袋,笑道:“傻瓜,她做了我们就成功了,不做我们也没损失,再说我们又没有真的贿赂mariah,怕她告密么,等着看好戏吧。”

        “哦!”子楚傻傻地点头,管他呢,老板说看戏就看戏,天塌下,老板顶着,压不着她。

        两人心情很好地回到公司,却在门口看见了一个不受欢迎的身影。子楚悄悄瞥了乔楚一眼,只见她面无表情。

        上前一步,子楚可不敢请他进去,只是讪讪地笑问道:“雷先生,你怎么会在这?”

        “我来找你老板。”话是对着子楚说的,雷焱的眼睛却始终没有从乔楚身上移开。

        子楚以为乔楚不会理他,谁知乔楚回来一句,“进来。”就自顾自地进了办公室。

        雷焱对着还在发呆的子楚点点头,跟着乔楚进了办公室。

        雷焱才刚刚进去,乔楚连坐都懒得说,直接问道:“什么事?”

        似乎早已经习惯她这样的语气和方式,雷焱并不在意,在沙发上舒服地坐下,说道:“我听小鸣说,他在学校犯了错,我又不在,谢谢你代我去见校长。”

        老实说,他真的没有想到小鸣会找她去见校长,他更没想到她居然会答应去。他是不是可以认为,其实她并没有那么恨他?

        “不用谢我,我并不想去。”雷焱脸上暗暗兴奋的表情告诉乔楚,他一定以为她原谅他了。乔楚悔啊,她根本就不应该答应那个死小孩,她怎么忘了雷焱的自负?简直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乔楚冷淡地回应,非但没让雷焱退却,反而和她闲聊起来,“他为什么和同学打架?”

        因为你招蜂引蝶!

        乔楚心里暗讽着,嘴里与我无关地说道:“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你儿子。”

        雷焱莞尔一笑,他就知道她会这么说。“那校长有没有说什么?”

        乔楚摇摇头,十足挑衅地回道:“不知道,我没让校长说话。”

        “你呀……”雷焱宠溺地摇摇头,她还是那样肆意妄为。

        乔楚很头疼,雷焱似乎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了,她生气他当她在闹小脾气,她冷漠,他当她在考验他。

        “老板!”就在乔楚一筹莫展的时候,子楚推开门,一本正经地说道:“外面有个叫欧检岚的男人说你让他来面试的。”其实那个欧检岚来了好一会了,她一直观察着老板办公室里面的情况,老板眉头都可以夹死苍蝇了,她自然要挺身而出。

        雷焱识相起身,走到门前又忽然停了下来,对着乔楚轻松地笑道:“下个星期我去美国开会,你有空的话,去看看我爸爸妈妈吧,他们老是说起你。”

        说完,雷焱对着身旁的子楚微微点头,潇洒离去。

        子楚拍拍胸口,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是侵略感,再帅她都没兴趣。

        看着那熟悉的背影带着自傲消失在自己眼前,成长过程中他的一路陪伴一幕幕在眼前飞快闪过,乔楚低叹一声,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他明白,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老板?”子楚小声提醒还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乔楚。

        回过神来,乔楚低声说道:“请他进来吧。”

        “嗯。”

        子楚带着一身清爽的欧检岚进到办公室里,他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给人感觉很阳光。乔楚笑道:“坐吧。”

        在椅子上坐下,欧检岚大方自我介绍,“乔小姐你好,我叫欧检岚,行建大学法学专业研究生,今年7月毕业。我可以先兼职吗?就当是试用期,如果我们之间合作愉快的话,我毕业后就可以直接加入贵公司,如果合不来,也好早点‘一拍两散’,乔小姐觉得是否可行?”

        “当然可行。”欧检岚是个很爽朗的男人,乔楚对他的印象更好了一些,“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班?”

        “你不需要考我一点专业知识?”欧检岚觉得乔楚是个很奇怪的女人,在学校的时候她忽然冒出来,递给他一张名片,现在他来面试,她什么都没问,就录取他了,她都是这么招人的?

        乔楚失笑,“你觉得我一个艺术出身的人能问出什么特别专业的问题?到时你忽悠我我也不知道。”

        说得也是,但是欧检岚更不解了,“那你凭什么相信我能胜任这份工作?”就凭感觉?

        “工作会帮我挑选人才。而且……”狡黠地一笑,乔楚随口说道:“你的专业知识好不好,我回家问问你们宋教授就知道了。”

        回……回家?!这这……

        原来如此,欧检岚忽然恍然大悟,难怪她这么爽快,难怪那天她和教授之间感觉怪怪的,难怪啊难怪,原来她是师母啊!

        欧检岚忽然坐直身子,一本正经,十分严肃地说道:“我一定会全心全意给您卖命的。您可千万别让宋教授卡我的论文啊!”

        “……”

        乔楚郁闷了,她说的回家不是那个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