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听说爱情在隔壁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另类的见家长

第十一章 另类的见家长

        “还是我留在这陪她吧。”

        封蓝影回头,看着这个满身带着让人如沐春风气息却又让人难以接近的男人,两种完全不用的气质在他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融合,封蓝影低声问道:“你是?”

        他也在这守了一个晚上了吧,他,是乔的朋友?

        “我是她朋友。”

        只是朋友这么简单?封蓝影在这张斯文儒雅的脸上,看见的不仅仅只是对普通朋友的关心而已,点点头,封蓝影笑道:“好吧。”或许乔醒来的时候,更希望看见的是他。

        封蓝影搀着黎曼走到医院门口,方晋接过黎曼,留下一句:“我送她回去。”便匆匆离开了医院。

        封蓝影注视着黎曼伤痕累累的背影,若有所思。

        转过身,封蓝影对跟在她身后的任昊说道:“任昊,有没有兴趣接新案子?”

        任昊耸耸肩,笑道:“不好意思,我已经接了一个委托了。”这几个女人还真是有意思,自己的安全不担心,倒是很关心别人。

        封蓝影傲慢地别过头去,“我不需要你的保护,而且你也查清楚了,目前有危险的是黎曼,不是我。”

        “你真的这么以为?”任昊嗤之以鼻,冷哼道:“你那乌七八糟的一家子想要你命的可不止一个。”尤其是她那两个好哥哥好姐姐,是恨不得她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封蓝影的背一僵,瞪着任昊那邪气的脸:“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我只问你接还是不接?”

        任昊肯定地摇摇头,笑道:“我说过,我接了委托了。你如果需要人保护她,我可以推荐别人给你。”他可是很有职业道德的。

        “不需要。”快步走下台阶,封蓝影如来时一样匆匆离去。

        看着封蓝影矫健而匆忙的身影,任昊低低地笑了起来,让她知道自己在保护她,这回又要玩猫和老鼠的游戏了。

        病房里,宋沐允半靠在窗户边,皎洁的月光透过薄纱,洒在病床上。看着乔楚惨白的脸,宋沐允想起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被梦魇困住,迷茫而痛苦,醒来后却一身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第二次,她就那样随意坐在栅栏旁,手上还捏着一朵他种的花,脸上带着几分窃喜安然睡去。第二次,她被锁在外面,要从他家回去,他看见了一双明亮而神采飞扬的眼眸。第四次,她喝醉了找错门,那时的她,像迷路的人鱼公主。第五次……

        宋沐允薄唇轻扬,原来,他记得每一次与她见面的情形,记得她每一个笑容,每一个眼神。今晚的她,很勇敢,却也让他真真实实的体会了一把什么是心焦。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的心已经向着这个狡黠聪颖,敢爱敢恨的女人了吧,她从不隐藏自己的喜好,她就是这么一个张扬而真实的人。也正是她的真实,让他心动。

        将她散落的发丝整理好,俯身在她前额上轻轻落下一吻,宋沐允把被子拉高,帮乔楚盖好,温柔的嗓音安抚人心:“好好睡一觉,晚安。”

        宋沐允转身出了病房,眼底的温柔与轻扬的唇角,在房门合上的那一刻,彻底隐没。

        半夜时分,护士全都挤在值班室闲聊休息,病房外的走廊上,空旷无人,只有几盏白炽灯亮着,宋沐允站在走廊上,背靠着微凉的墙壁,掏出手机,按了几个按钮,在凌晨2点的时间,电话却很快接通。

        “傅叔叔,是我,沐允。”微冷的嗓音压得很低,对方很快了回应了一句,宋沐允继续说道:“有一件事情,我想请你帮个忙。今晚上九点十五分,在斐季餐厅门口,一辆没有车牌的白色丰田轿车撞了两个人,往西华北路逃逸了,你帮我查一查这件事是谁做的。”

        三更半夜,即使是压得很低的声音还是引起护士小姐的注意,一名年轻的护士探出头来,只见清冷的走廊上,一名清瘦的年轻男子微低着头在讲电话,俊朗的外表搭上优雅的举止,让小护士到嘴边的呵斥又硬生生咽了回去,盯着宋沐允完美的侧面看得出神。

        “不用,有消息麻烦您通知我。”合上手机,宋沐允朝着不远处的护士稍稍点头,回以一个温和的浅笑,脸上的笑容和刚才冰冷的语气大相径庭,推开病房的门,宋沐允走了进去。

        护士小姐脸刷的一红,赶紧缩了回去,不一会休息室里传来一阵嬉笑声。

        乔楚很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做不到,朦胧间,耳边传来低低浅浅的男声,他说什么她听不清楚,只觉得这个声音悦耳而安心,渐渐的乔楚又陷入了昏迷。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楚再次尝试睁开眼睛时,觉得眼前一片光亮,渐渐适应了这种光线之后,乔楚终于看清了这一室的雪白,这里,是医院吧。动动手指,想要按下床旁边的按钮找来护士,却发现自己的手被轻轻地握着。

        乔楚侧过头看去,只见宋沐允牵着她的手,趴在床沿上睡着了。

        他穿的还是一起吃饭时的衣服,她睡了多久?他一直都没离开过吗?昏迷时让她安心的清浅低语可是他?看着两人轻握在一起的手,乔楚感到一股暖流缓缓流淌在心里,或许他不如很多人优秀,但是却给了她最需要的安心感觉。

        这种感觉来自于他手中美味的佳肴,来自于他不希望她喝黑咖啡而精心调制的温和特饮,来自于她说话时,他静静地倾听,来自于他的包容心。

        轻轻抽出手,抚摸着他柔顺的短发,乔楚承认,她喜欢这种感觉,甚至于……爱上了这种感觉。

        发间地碰触,让一向浅眠的宋沐允醒了过来,抓住在发间游走的手,宋沐允抬起头,微眯着眼,看着乔楚,刚睡醒的他,双眼显得有些迷离。

        乔楚任由他抓住自己的手,盯着宋沐允完美的单眼皮,狭长而微扬,配上被她拨的凌乱的发丝,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性感,乔楚轻声笑道:“你不戴眼镜更帅气。”

        “是吗?”宋沐允拿起桌上的眼镜带上,其实他根本算不上近视,只是喜欢戴眼镜遮挡狭长的凤眸。

        乔楚盯着宋沐允看了一会,忽然认真地说道:“还是带着吧。”

        “怎么了?”

        乔楚轻叹一声,故作沉重地回道:“我不想你毒害国家幼苗,老牛不应该勾引幼草,师生恋是不受社会认可的。”他戴上眼镜之后,眼神立刻显得柔和,黑框镜片也遮住了他完美的眼型,现在的他看起来,又是那么的斯文儒雅,说实话,她喜欢他眼神迷离,凤眸微眯的样子,不过却不想与人分享。

        宋沐允一愣,不禁笑道:“谢谢你对我皮相的认可,我去叫医生。”刚醒来就不懂得安分。

        还能取笑他,看起来她的精神还不错,宋沐允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心情颇好的出门找医生。

        他出门一会,病房的门又被推开了,乔楚纳闷,这么快吗?看清来人,乔楚在心里暗暗惨叫一声。

        乔家一行人匆匆赶开,进病房就看见乔楚额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脚打了石膏半吊着,旁边各种仪器滴滴答答地响着,她手上还打着点滴。看着乔楚这惨状,第一个受不了的就是乔哲,在乔楚床前不住地问道:“楚楚,你怎么样?那里疼?”

        对着面前一双双担忧的眼,乔楚只觉得头痛。恨不得再晕过去,不过她不能,不然下一个晕过去的,一定是老爸。硬着头皮,乔楚笑得有些难看,“爸,大哥、大嫂、小哥,我没事。”

        都这样了,怎么可能没事,乔哲急于知道乔楚的情况,问道:“医生呢?”

        姚晨菲站在门里,立刻说道:“我去找。”

        姚晨菲快要临盆的肚子大得恐怖,乔宇霖赶快扶着她的肩膀,乔楚也不好意思地说道:“不用了大嫂,你别乱动了,已经有人去叫了。”

        有人?谁啊?姚晨菲和乔宇霖对看一眼,心里有疑问,却也不便多问。

        看着自己宝贝妹妹遍体鳞伤的样子,乔宇佑实在忍不住了,问道:“楚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中午接到她朋友的电话说楚楚车祸进了医院,把他们一家人吓得半死。

        乔楚想了想,模糊地回道:“我也……不清楚,吃了饭出门就被一辆疯狂驶来的白色轿车撞上了,我什么也没看清,醒来就在医院。”这件事,是蓄意谋杀,他们的目标是黎曼。她不想让家人知道这些,待会她要打电话好好问问任昊。

        乔楚皱眉思考的样子,让乔哲以为她的头又疼了,连忙说道:“好了宇佑,别问了,那些事情应该让警察去操心,楚楚你好好休息,什么也别想了。”

        乔楚难得乖巧地点点头。

        门被轻轻推开,医生和宋沐允走了进来。

        病房里来了这么多人,长得都和乔楚有些神似,宋沐允猜是她的家人,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他退到了门旁。

        姚晨菲暗暗打量进来的这个男子,气质温和,看起来教养很好,这个人就是楚楚刚才说的“有人”了吧。

        乔哲看见医生来了,立刻问道:“医生,我女儿到底怎么样?”

        “我看看。”王志寒走到乔楚床前,微笑地问道:“你头晕、头疼吗?还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乔楚摇摇头,回道:“头有些晕,其他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腿痛。”

        王志安再摸摸乔楚的头,看看床旁的用药记录,一会之后,对着乔楚温和地说道:“没事了,你要好好休息。”

        王志寒说完回头向乔哲轻轻点了点头,眼睛朝门外看了一眼,示意他出去说,乔哲了然,不过心一下紧张了起来,楚楚到底怎么了,需要医生如此隐晦?

        乔楚受不了地翻了一个白眼,他们当她是死的吗?当着她的面眉来眼去。

        对着王志寒即将出门的背影,乔楚大声说道:“等等,医生,有什么就在病房里说吧,我有权利知道自己的病情,我更不喜欢别人讨论我的病情的时候,我却一无所知。这样我会觉得自己像个白痴。”

        王志寒一愣,有些尴尬地苦笑,这女孩子说话还真是犀利直接,一点不比封医生逊色。没办法,王志寒只得回道:“你的小腿骨折了,腿疼是正常的,你不要去动它。半个月就能下地行走了,还要注意复健。你的头受到重击,有轻微脑震荡,头晕的现象过两天就会好转。”

        停顿了一会,王志寒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毕竟如她所说她有权利知道自己的病情,“你脑子里有残存的血块,不过现在你已经醒了而且逻辑清晰,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血块慢慢会散的。”

        “如果血块不散会怎样?”

        挺敏锐的人,王志寒只有如实回道:“那只有手术取出来。”

        “会有危险?”不然昨天手术的时候他就应该帮她取出来了。王志寒皱眉,一时有些为难,乔楚轻松地笑道:“我只是想弄清楚自己的病情,医生你不用担心我的承受能力。”

        王志寒还是一如既往地安慰,“手术都会有危险,你这样的情况血块基本都能散掉,不用担心。”

        好吧,她知道了,取出血块有很大风险,医生希望它能自动散掉,这是王志寒透露给她的信息,乔楚不再追问,笑道:“谢谢医生。”

        王志寒暗暗松了一口气,赶快出了病房。

        听了医生的话,乔哲心里也不太踏实,握着乔楚的手,说道:“好好休息,出院了就回家来住,你喜欢吃什么爸爸给你做。”这个宝贝女儿,他是怎么也放心不下的。

        果然,乔楚哀叹,难道她的独居生涯宣告结束?不行,看了躲在门边的宋沐允一眼,乔楚眼睛一亮,计上心头。

        扬起甜甜的笑容,乔楚撒娇对着乔哲说道:“爸,你来。”

        她笑成这样,乔宇佑就知道,这丫头又要出招了,爸爸是每一次都招架不住的,这一次他也不抱希望。

        乔哲把脑袋低下去,乔楚在他耳边低低的,无限娇羞地说道:“爸,如果你希望我早点嫁出去,最好不要让我回家住。”

        乔哲一愣,看着自己女儿难得害羞的脸,在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他看见了轻靠在门边的年轻男人。

        把宋沐允从头到脚,在从脚到头打量了好几遍,乔哲对着他严肃地说道:“你,过来。”

        一下子,他成了乔家视线的中心,宋沐允失笑,感觉自己像个诱拐未成年少女的大坏蛋。乔楚却笑得开心而无辜,宋沐允站直身子,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

        在乔哲面前站定,宋沐允被这双带着审视、考量、好奇还有淡淡挑剔的眼,看得有些心跳加速,这是他少有的体验。传说女婿见岳父的时候,必是要经过这一关,拜乔楚的调皮心性所赐,他提前体会了一把。

        乔哲暗暗给眼前这个男人打分,样貌还算出众,气质温和,待人接物也称得上彬彬有礼,就不知道谈吐、为人、家庭状况怎么样。

        乔哲轻咳一声,收起过于严肃的表情,轻拍着宋沐允的肩膀,笑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家里有什么人?你和楚楚是怎么认识的?你……”

        乔哲还没有问完,躺在病床上的乔楚立刻不给面子地笑了起来,“爸,你问的这些问题太没用新意了,你应该这么问。”乔楚伸出没有打点滴的手,指着宋沐允,一脸嚣张地说道:“小子,交往过几个女孩子?结婚了没有?有没有不清不楚的感情债或者私生子?打算什么时候和楚楚结婚,这些问题才是重点嘛!”

        结婚?听到这个词乔哲精神一振,盯着宋沐允,问道:“你们之间已经进行到这种阶段了?”楚楚才回国多久,三个月不到,他们就发展到结婚的地步了?又或者两个人早就谈恋爱了,只是一直瞒着他们,楚楚这次回来会不会就是为了要结婚的?

        人类的想象力是无限丰富的,乔哲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乔楚这时,又唯恐天下不乱地笑道:“也没什么啦,我们就住在一起而已。”隔着一道墙。

        “住在一起?”这次不仅乔哲血压升高,连乔宇佑和乔宇霖也大声吼了起来,姚晨菲赶紧拉住就要冲过去把人家暴打一顿的两兄弟,他们的恋妹情节也过了点吧,这年代,恋人同居不是常有的事。

        难怪!难怪她回国也不肯回家出,难怪说想她嫁出去就不要接她回家住。

        等等,同居!急着结婚!不会是……乔哲别有深意地盯着乔楚平坦的小腹,乔楚一愣,继而窃笑,却也不做解释。

        宋沐允终于见识了乔楚搞怪的本领,她就是所有混乱的源头,清润的眼眸带着淡淡地警告,看着乔楚,宋沐允低声说道:“你,闭上嘴,休息一会,好吗?”

        乔楚将手放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不过唇角的笑容却越发肆意。

        宋沐允在乔哲面前微微弯腰,以示礼貌地鞠了一个躬,微笑着回道:“伯父您好,我叫宋沐允,现在在一所学校教书,家里有父母和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父亲开了一间小公司,母亲是全职太太偶尔也会帮帮家里的生意,弟弟妹妹在家里的公司帮忙。他们都居住在温哥华。我还没结婚,只在加拿大读书的时候交往过一个女朋友,后来分手了,她现在也已经结婚。我没有不清不楚的感情债,更没有私生子,至于结婚的问题,目前还没有进展到这一步。”

        宋沐允把刚才乔哲和乔楚的问题一并答了,诚恳而具体,这让乔家人印象很好,他的答案也让人满意,不过乔宇佑还是有一点不能接受,“恋爱可以,但是你们怎么可以同居!”

        对对对,乔宇佑才说完,乔家人立刻点头如捣蒜。

        宋沐允唇角微扬,语句清晰而缓慢地回道:“我和楚住在同一栋公寓里,不过是邻居,只是天台是相通的而已。”

        啊?乔家人面面相觑。

        乔楚一直忍着笑,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自己妹妹,看她笑成这样,就知道他们又被她戏弄了,乔宇佑哼道:“臭丫头,让我们出丑尴尬很好玩,是吧?”

        乔楚立刻点头,回道:“是的,很好笑。”

        乔宇佑气结,只有狠狠地等着这个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的女人。他们兄妹俩闹得开心,乔哲却有些不好意思了,把人家盘问了一番,还冤枉了他。“小宋啊,这丫头从小就是这样喜欢捉弄人,你别放在心上。”对这个性格温和的孩子,他还是很喜欢的。

        宋沐允不介意地摇摇头,回道:“不会,她这样挺好的。”

        “就是。”乔楚一边和小哥斗着眼力,一边大言不惭地回道:“他就是喜欢我的这样。对不对啊,小宋~”最后那尾音还暧昧得紧。

        站在乔哲这样的长辈面前,宋沐允轻咳一声,除了当作没听见,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答了。她绝对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乔宇佑猛翻白眼,笑骂道:“拜托你收敛点。”

        乔楚一副得意的样子。

        让他们再这样闹下去,能闹上一整天,乔哲摇摇头,说道:“好了,你们也闹够了,楚楚才刚醒,好好休息,爸爸明天再来看你。”

        乔楚轻轻点头,摇手回道:“老爸拜拜,大哥、大嫂、小哥拜拜。”

        “您慢走。”宋沐允打开门,将他们送出去。

        乔宇佑拍拍宋沐允的肩膀,笑道:“不用送了,那麻烦的丫头你多费心了。”看他斯斯文文的样子,一定被楚楚吃得死死的。

        宋沐允微笑着目送他们离开了走道,这一家人都挺有意思的。

        乔楚已经躺下来了,闭着的眼睛在听到门响的时候轻轻睁开,没有了刚才的活跃,脸上满是倦容,对着宋沐允轻声说道:“我家人很好相处,很健谈对不对?”

        “对。”在她身边坐下,宋沐允帮她把被子盖好,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她刚才一定是硬撑着说笑吧。这个女人,平时只能看见她的乖张张扬,其实她的心细腻善良得让人心疼。

        乔楚低低地笑道:“有没有觉得我这样介绍你的方式很特别,你也不会这么尴尬。”

        这起这个,宋沐允实在不敢苟同她的说辞,“是很特别,不过你确定这不是让我更尴尬?”

        想起刚才老爸对他的不停追问,乔语不禁轻笑,“会吗?我只知道你现在一定已经成为我家爆炸性的话题,茶余饭后你都是中心人物,上榜时间一定超过一个月。”

        说着,乔楚轻轻闭上了眼睛,声音也越来越小。

        宋沐允有些担心地问道:“累了吗?头是不是很晕?”

        闭着眼睛,乔楚轻声回道:“比醒来的时候好些。”

        “你再睡一会,我回去给你煮些粥,晚上再来看你。”轻抚她的额头,没发烧,应该是累了。

        起身准备离开,乔楚忽然轻声说道:“我要吃鱼片粥。”

        宋沐允宠溺笑道:“好。”

        房门轻轻合上,乔楚再次陷入睡梦中,只是这次,唇角一直带着淡淡的笑意。

        今天的阳光看起来格外明媚,如同乔楚同样明媚的心情,虽然脚上裹着厚厚的石膏,不过她的头已经不疼了,她现在只想快点出院。这几天什么也不干,她快无聊死了,相较之下,她比较愿意为工作操劳,毕竟那样比较有成就感,还有钱赚。

        乔楚坐在病床上随手翻阅着杂志,封蓝影和黎曼去和医生讨论她脑子里的血块了,乔楚一直觉得很可笑,为什么她的病情,医生从来不愿意和她说,即使她说她能承受,医生也是能敷衍就敷衍,她已经无语了,干脆眼不见为净。轻轻的叩门声响起,乔楚抬起头,说道:“进来。”

        看清来人,乔楚放下书,笑道:“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来找我。”

        把手中的玫瑰随手插入床前的花盆里,任昊看了看她还打着石膏的脚,笑道:“精神不错。”

        随手拨弄着花瓣,乔楚无所谓地笑道:“没失忆没瘫痪,很走运。”

        在乔楚身边坐下,任昊若有所指地回道:“确实很走运,撞你们的那辆车找到了。”

        “真的?你还挺有本事的。找到肇事者了吗?”才过了三天而已,据她所知,警察的效率少有这么高的。

        任昊摇头问道:“和我没关系,我也不知道警察的效率什么时候这么高了,不过只找到车而已,肇事人还没有消息,这辆车在五天前被偷了,当时已经报失了。”车子在第二天晚上就已经找到了,没有车牌又是最普通的白色轿车,这么快找到出乎他地意料。

        乔楚皱眉,“这么说线索又断了?”

        任昊唇角轻扬,笑道:“那倒不见得。”据说有人看见肇事者从车里出来,就被另一辆黑色奔驰接走了,他去附近查的时候,他问过的人几乎都说早在半天前已经有人问过他们了,看来还有另一批人在查这件事,想了想,任昊问道:“你确定除了我,没有找其他人帮忙查这件案子?”

        乔楚好笑,看了一眼自己被裹得结结实实的腿,回道:“我这几天都在医院,病房的门都没碰到过,我找谁帮忙?有人也在查吗?”

        “不知道。”任昊耸耸肩,表现得很敷衍,乔楚白了他一眼。

        “你们还有没有其他厉害的同事?”凶手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对黎曼出手,她现在的处境肯定很危险,乔楚最担心的还是黎曼的安全。

        乔楚虽然没说什么事,任昊已经猜到了,笑道:“你不用为她担心了,封蓝影已经为她找了两个最好的保镖,一男一女,贴身保护。”都是行内数一数二的人物,价格同样不菲,自己都危机四伏了,也不见她对自己这么舍得。

        “那就好。”长舒了口气,眼光扫过任昊的脸,两团黑眼圈实在有些明显,乔楚撑着下巴,语带调侃地笑道:“你最近生活很刺激吗?”

        任昊一愣,随即大方笑道:“确实刺激。”封蓝影果然比从前难搞,这么多年不见,她的身手似乎更好了,人也更古怪。

        轻摇食指,乔楚故作神秘地笑道“人生处处有惊喜,说不定惊喜在下一秒就会出现在你眼前。”

        其实乔楚也只是随便说说,随之她话音才落,病房的门被推开了,冷冷的女声传来,“曼下午要……”

        乔楚一脸狡黠,任昊满目惊讶,被两道怪异的视线盯着,封蓝影忽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曼下午要开会,我先送她回去。”退后一步,封蓝影丢下一句话,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斜睨了任昊一眼,只见他一副若有所思样子,乔楚调侃道:“这莫不是传说中的命中注定?”

        “她比你还棘手,这‘命中注定’也太考验我了吧。”不要开玩笑了,只是保护封蓝影就已经够刺激了,他还想多活几年。

        乔楚托着腮帮,继续调笑道:“据我观察,有挑战性才最适合你。真是天赐良缘,不过你现在不是应该追出去吗?别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哦。”

        面对乔楚地揶揄,任昊不以为意,贫嘴地笑道:“您继续躺着,我这就追去。”说完人也迅速地追了出去。

        封蓝影配任昊,冰山美人配桀骜保镖,想想就很有看头。伸了伸腰,乔楚开始期待她的午餐了。

        医院大堂,一名身着纯黑手工定制西装的男子捧着一束火红色的百合,手里还拿着一个礼盒,英俊挺拔的外表,卓尔不凡的风采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在问讯处问了楼层之后,他朝着电梯走去。而同样等在电梯前的另一名男子也掠去不少人恋慕的眼光,颀长的身材,斯文儒雅,那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气质现在已经非常少见了。

        雷焱看见宋沐允的那一刻,脸色倏地一暗,宋沐允也看见了他,黑框眼镜后的凤眸划过一抹异色,却还是对他点头微笑,说道:“你是来看楚楚的吗?”

        楚楚?他出国还不够一个星期,他们的感情倒是与日俱增。雷焱脸更黑,配上他本就冷漠的气质,一同等电梯的人都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宋沐允却依旧笑得淡然,丝毫感觉不到扑面而来的低气压。

        雷焱没有回答他,宋沐允好修养的不以为意,两人一同出了电梯,朝着乔楚的病房走去。

        这两个人走到一起实在太扎眼,一个酷傲冷颜,手捧鲜花,一个温文尔雅,手提饭盒。值班室里的小护士又闹腾起来了,两人不分伯仲,各有支持者,不过有一个观点是一致的,就是对302病房的女病人皆是羡慕嫉妒狠啊!

        乔楚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正想打电话给宋沐允,门在这时打开了,看见宋沐允进来,乔楚立刻急道:“我饿……”话还没说完,看清宋沐允身后的人,她立刻闭上了嘴。

        是谁告诉他的?

        乔楚的脸色由开始的欣喜到后面呆愣,转变的太过明显,深深地刺伤了雷焱的心,他回国之后等了她两个晚上,她都没有回来,他几乎也没睡,到公司找她才知道她住院了,匆匆赶来却没有在她眼中看到一丝惊喜。

        “先喝汤吧。”

        宋沐允的话打破了屋内略微尴尬的气氛,乔楚低头看去,立刻哀号,“又是骨头汤?能不能换一个?”她都喝了3天了,顿顿骨头汤,以形补形也不是这样补的吧。

        将汤倒出来,送到她手里,宋沐允微笑回道:“等你的脚好了,随你想喝什么。”

        “好吧。”看在菜都是她爱吃的份上,她就再忍受几天吧。

        宋沐允与乔楚话语间隐约地亲昵让雷焱心中的危机感越来越大,甚至是恐惧。雷焱赶紧有些匆忙将手中的礼盒递到乔楚面前,乔楚一愣,是比利时leonidas,她最喜欢的巧克力口味之一,缓缓接过,乔楚低声回道:“谢谢。”

        看着她重重的石膏腿,雷焱低声笑道:“脚还疼吗?要不要吃冰棒?”

        乔楚又是一怔,那是她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参加运动会跳高摔伤了脚,以腿疼为借口,让每个来看她的人给她带冰棒,结果吃到拉肚子被焱和小哥狠狠地削了一顿。想起往事,乔楚不禁失笑,回道:“不吃了,我不想拉肚子。”

        她还记得自己的糗事,两人共同的回忆让雷焱彷徨的心安定了一些,将怀中火红的花束送到她面前,“你最爱的火百合。”

        “谢谢。”单手接过花束,另一只手还端着汤碗,乔楚有些狼狈,雷焱正要把花接过来放到一旁,乔楚已经将花递到宋沐允所在的方向,自然地交到他手里,低头继续喝汤。

        而宋沐允接过花之后,微笑地说道:“雷先生坐吧,我去找护士拿一个花瓶,你们慢慢聊。”说完宋沐允转身出到屋外,嘴角始终带着若有似无地微笑。

        他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却像是狠狠地给了雷焱一拳,类似主人的语气让他想抓狂,这些曾经是他与她才有的默契,现在却是属于另一个男人。

        雷焱像是在质疑妻子出轨的丈夫般逼问道:“他是谁?”

        乔楚头也没抬,无视他的愤怒,随口回道:“你们不是见过吗?”

        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胸中翻腾的醋意,雷焱冷声问道:“你接受他的追求?”

        乔楚皱眉,终于抬起头,毫不避讳地回道:“为什么不?他是目前最让我动心的男人。”

        雷焱黑眸中擒着危险的光芒,冷声嗤笑道:“就因为几碗汤?”

        握着手心仍旧温热的汤碗,乔楚诚恳地回道:“焱,我已经不是八年前的我了,就让它过去吧。”她现在需要的,或许就是几碗“汤”而已。

        雷焱久久无语,紧拽的拳头紧了又紧,一向骄傲的声音难得的低沉,“小丫头,我也不是八年前的我,我知道当年是我做错了,我告诉自己,若是你还会回来,还没有结婚,那么说明你起码还是怀念过去的,我不想再放过机会,我一直爱着你,如八年前一般,所以,你再给我一次追求你的机会吧,就算是输,也让我输得甘心。”

        乔楚说不清楚此刻的心里的感受,就因为她没结婚,所以表示她还留恋过去,还爱着他?“我现在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可以放弃了。”没有想过回来会再次与他纠缠,她好不容易逃开那段心碎的日子,她真的倦了累了。

        “就是他?”

        “是他。”

        两人就这样互相瞪着对方,似乎谁移开视线谁就输了一般,久久地对视之后,雷焱忽然逼近,手撑着床沿,低沉的嗓音竟有些无赖地说道:“只要你还没结婚,我都不会放弃。其实你这次不妨给我机会重新追求你,若是你实在无法对我动心,我也不会再缠着你,你一直拒绝我,我更放不开手。”

        八年来他时时刻刻都在思念着她,他做不到将她拱手让人。

        “你……你要气死我!”她算是看清楚了,什么狗屁因为她没结婚,所以他不放手,就算她在国外结婚再回来,雷焱也绝对不可能放过她。

        “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站直身子,雷焱留下一句话,起身离开。

        “雷焱!”他到底想怎么样?

        雷焱走到门外,正好遇上端着花回来的宋沐允,雷焱合上病房的门,阻隔了乔楚的视线,同时也将宋沐允堵在门外。

        停下脚步,宋沐允轻推了一下黑框眼镜,掩下黑眸中的精光,脸色的笑容依旧,只是不再如沐春风,倒像是挑衅,起码在雷焱眼中是十足地挑衅。

        各具特色的两个男人堵在病房前,一个黑眸冷视,一个亲和淡笑。彼此都没说话,散发的气场却并不友好,不少路过的护士都忍不住朝他们看过来。

        宋沐允一边轻抚着灿烂的火百合,一边随意笑道:“雷先生这么快就走了,不再坐会?”

        “你最好离她远一点!”雷焱讨厌他那副虚伪的样子,他绝对没有他表面看起来这么无害。

        宋沐允不怒反笑,淡淡地回了一句,“这句话是她和你说的吧?”

        乔楚确实在宋沐允面前几次三番的赶他走,雷焱不甘心落于下风,冷哼道:“我们认识快二十年了,你们才认识几天?你永远不会明白我和她之间的感情。”他们共同地回忆,是他永远也不可能懂的。

        “是吗?”狭长的凤眸微眯着,宋沐允脸上的笑意不减,只是怎么看都像是在讽刺,“我确实不明白一个在订婚的当天还有情妇,不对,是孕妇找上门的男人还有资格谈感情?”

        “她和你这么说?”雷焱的拳头倏地一紧,恨不得一拳打在那张虚伪的脸上,只是他最痛的是,小丫头居然是这么说他的吗?她竟然把他们之间的往事说给另一个男人听?心在这一刻痛得无以复加,这世上能让他这么痛的,只有她而已。

        宋沐允淡笑不语,根本不回答雷焱,他这个人一向不打没把握的仗,乔楚和雷焱的过去,他基本上了若指掌,他鄙视一个男人拿回忆和时间说事,而且还不是什么光彩的回忆。

        “我不会放弃的。”强压下胸中的疼痛,丢下一句话,雷焱转身就走,背影怎么看都有些狼狈。

        “可惜,你早就已经没有了资格。”轻弹了一下殷红的百合花瓣,宋沐允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