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听说爱情在隔壁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莫名的大生意

第十二章 莫名的大生意

        午后的阳光透过轻薄的纱幔透进来,柔和而温暖,舒缓的钢琴声让人身心放松,乔楚半卧在米白色的意大利纯皮小沙发上,没打石膏的脚还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心情颇好。在医院待了一个多星期,再不出来透透气,她会疯掉。尤其是雷焱,真的每天来医院看她,还带各种各样的汤,虽然很好喝,但是她真的消受不起。

        乔楚随手翻着杂志,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乔楚按下接听键,“喂。”

        “是我。”电话那头,传来冷漠而熟悉的女声。

        “陆遥?”她平时不是都礼貌而疏离地说话吗?现在这样真性情的声音,听起来还真是不习惯,不过,乔楚喜欢。

        伸手向远处的左汐招招手,乔楚漫不经心地回道:“找我有事吗?不好意思,我在休病假,有事和我助理说吧。”

        正要挂上电话,陆遥冷漠的声音再次传来,“乔楚,这次算你赢。”

        乔楚轻轻挑眉,封菲芮真的给陆遥汇钱了?心里暗暗高兴,嘴上却继续装傻,“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陆遥并不发怒,只是平静地说道:“封菲芮已经把钱打进我的户头了,还威胁我必须帮她,我把钱退回去了,她也向易梵告发了我和你之间的‘勾当’。”

        封菲芮果然说了?心里笑翻了,乔楚尽量克制地问道:“易梵相信?”其实封菲芮去和易梵告状的意义并不大,在合作这件事上,陆遥有没有参与,易梵自己最清楚。她当时那么做,不过就是想报复一下。

        陆遥冷笑:“他说他不相信。他虽然嘴上说不信我会做有损公司利用的事情,但是心里已经埋下了怀疑的种子,以后若有人背叛公司,他第一个想到的就会是我,我已经失去了他的信任。这次算你赢了。”她删掉乔楚设计图的那一刻起,就知道她会报复,一报还一报,很公平,不过他们欠她姐姐的,也要还!

        乔楚皱眉,听她的语气,似乎还要和她斗下去,她实在不懂了,“你姐姐的死,与我无关,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报复我?”

        对方沉默了很久,忽然恨恨地回道:“谁让你是雷焱最爱的人。”

        抛下这一句话,她掐断了电话。

        乔楚瞪着只有嘟嘟忙音的电话,简直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因为她曾经是雷焱最爱的女人,所以她该为陆馨的死负责任?这是什么逻辑,她有精神病么?

        乔楚把手机丢进包里,决定不与精神异常者计较,省得破坏了她的好心情。

        左汐端着一杯牛奶放在乔楚面前,低骂道:“你这样从医院偷跑出来,知不知道会害我被蓝和曼念死。”

        “谁叫你不去医院看我,我只好来让你看啦。”乔楚一脸恶心的把牛奶推远些,拜托,她又不是小孩子,谁要在这样美好的下午喝牛奶。

        左汐在她身边优雅落座,看着乔楚孩子气的动作,不禁摇头,“大小姐,我今天早上才下飞机,行李都没放下,你就告诉我你在这里等我了,让我怎么去医院看你?”听说她受伤了,演奏会一结束,她立马往回赶,这个没良心的东西还敢在这和她叫嚣。

        噢喔~汐生气了。乔楚嬉笑着靠过去,挽着左汐的手臂,嘻嘻笑道:“人家不是想你了嘛。别生气啦,下次不敢了。”

        左汐白了她一眼,她会不敢?她的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她只会变本加厉。心里这样腹诽着,左汐却也没推开她,任由乔楚把身体的重量都依在她身上。

        两人调笑着,一道质疑的男子冷冷的在身边响起,“你是左汐?”

        乔楚和左汐都是一愣,左汐看向频频皱眉,盯着自己的高大男人,一身纯黑手工定制西装,勾勒出来人挺拔的身形,深棕色的眼闪着犀利的光芒,此时正放肆的将她由上到下来回打量,一股逼人的气势由此人身上散发出来。

        这人一看就是来找麻烦的,左汐没有起身,扶着乔楚在沙发上坐好,省得待会动起手来伤了她。

        修长的双腿交叠着,一派悠然地回视这个贸然出现的男子,左汐优雅地回道:“我是。”

        他是左汐?闫御靖盯着眼前完美的脸,既没有男人的冷硬也少了女人的柔美,清朗的五官组合起来,亦男亦女。而这些,都不是让闫御靖莫名心跳加速的原因,他单单这样坐着,就犹如一幅中世纪的油画,素白的棉质衬衫,已让他优雅的宛若王子,难怪星辰为他这样着迷,应该很少有人能抗拒这样的魅力吧。

        即使左汐看起来不像自己原来设想的那种开个小酒吧,引诱未成年少年的痞子,但是他此行的目的仍是要达成,在左汐对面坐下,闫御靖冷然地说道:“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妹妹。”

        乔楚眼前一亮,又有好戏看了,这个男人看起来不是省油的灯,目前就气势看来,一个强势,一个从容,一比一平手。

        显然左汐应对这种“桃色风暴”很有经验,面色如常地回道:“令妹是?”她总要弄清楚谁是谁吧?

        “闫星辰。”闫御靖皱眉,对左汐的印象差了一分,他到底招惹了几个女人,连谁是谁都搞不清楚。

        左汐思索了一会,终于想起来,是有个整天泡在店里的小女孩叫闫星辰,迎向闫御靖咄咄逼人的眼,左汐摊开手,笑道:“我开店,她来消费,我不觉得这中间存在谁纠缠谁的问题。”

        对于他急于撇清关系地回答,闫御靖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摔在桌子上,“这你要如何解释?”

        乔楚赶快伸手去拿,结果全是左汐平时的生活照,有喝水的,吃饭的,看书的,背景不仅仅是在店里。乔楚无聊地翻了一个白眼,她还以为会有什么劲爆的照片,起码应该是两个人抱在一起,或者是接吻照什么之类的,这算什么?记得读书的时候,一个美国小女孩为了宣告汐是她的,还ps了一张两人裸体相拥的照片,在学校bbs里贴出来,火爆了好一阵子。

        将照片递给左汐,乔楚喃喃地说道:“没看头。”

        左汐哭笑不得地瞪了乔楚一眼,光看她刚才异常兴奋的样子,就知道她脑子里又在想大学时的“裸照”事件,她哪来这么多“裸照”!

        随意地看了两张,左汐直接把照片推回去,好笑地问道:“这位先生,如果你眼睛没有问题的话,这些照片明显是你妹妹在偷拍我吧?”

        闫御靖奇怪地看着眼前两人亲密地互动,他们应该是恋人,但是他女朋友的反应也太诡异了。闫御靖不耐地说道:“不管是谁纠缠谁,星辰今年还要考大学,我希望你不要再和她来往。”

        这人的固执有些惹恼了左汐,她说得还不够清楚,到底是谁脑子有问题?双手环在胸前,左汐语气冷硬地回道:“你要管教,应该回去管教你妹妹,而不是我。我打开门做生意,谁来我都接待。”

        闫御靖也觉得没有谈下去的必要,直接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在上面唰唰几笔,放到左汐面前,“你不要再和星辰见面,也不要让她来这里,这五十万就是你的。”

        左汐看着那一张薄薄的纸片,怒极反笑,低低浅浅的笑声让乔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汐一定气疯了,她最讨厌别人用钱来压她,最重要的是才五十万!当然,最后这句是乔楚的心声。

        左汐起身,到柜台绕了一圈回来,手上多了一张支票,左汐与他面对面地站着,冷笑道:“你回去拴住你妹妹,永远不要在我身边出现,这一百万就是你的。”说完潇洒地一扔,正好摔在闫御靖的胸口上,支票慢慢飘落在地上。

        闫御靖瞪着左汐那张桀骜的脸,紧握的双拳紧了又紧,最后还是愤然地走了。

        就这样走啦?二比一,这局左汐胜。乔楚捡起两张支票,啧啧笑道:“我怎么不知道一百五十万这么容易赚。”

        左汐一记眼刀杀过来,乔楚立刻耸耸肩,故作献媚状,“汐,你刚才真是太帅了,怎么办,我觉得我有些爱上你了。”

        本来还心情不爽的左汐看乔楚那夸张的表情,不禁笑道:“那你家小宋怎么办?”她可是久闻其名了,传说是新世纪好男人的典型代表,被乔楚捡到了。

        “是哦,很难选择,”乔楚点点头,一脸苦恼,最后忽然大笑道:“不如,来场厨艺大pk?!”

        左汐彻底无语。

        背靠着舒服的软垫,打着石膏的脚横在沙发上,乔楚抱着笔记本电脑,检查她不在的这段时候,徐希和janice做的图纸,其中还有不少是新人尚雪的作品,她的眼光没错,尚雪是个不错的人才,虽然设计技巧还不熟练,胜在有灵性有创意。

        轻柔的敲门声响起,乔楚头也没抬地说道:“请进。”

        门开了一个小缝,子楚探进来半个身体,低声说道:“老板,易总来了。”

        乔楚缓缓抬头,回道:“请他进来。”

        门再次打开,易梵穿着一身精致的公务西装,和手里拿着的玫瑰花有些不搭,一看就不是经常送花的人。乔楚和合上笔记本,坐直身子,笑道:“易总真是稀客。”

        将花送到她面前,易梵看了一眼她还裹着石膏的腿,问道:“脚完全好了吗?这么快出院?”

        伸手接过易梵递过来的鲜花,乔楚耸耸肩,回道:“还会瘸一段时间,不过你的设计图不会耽误。”她可不想再赔十几万美金。

        “我看起来就这么冷血吗?”在沙发的另一边坐下,易梵哭笑不得。

        乔楚微微昂头,笑道:“你可以称赞我工作态度严谨!你这次来是想问mariah的事吧?”

        易梵也不否认,“你们俩有过节?”

        “算是吧。”虽然这怨结得有些冤枉,乔楚却不愿细说,敷衍地回道:“关于贿赂这件事,我没什么好说的,我是不是通过她拿到这个项目你最清楚。”

        盯着乔楚平静的脸看了一会,易梵低声说道:“她昨天辞职了。”

        “为什么?”乔楚愣住了,陆遥居然辞职了,就因为她所说的失去了易梵的信任?其实这件事她有没有做过,易梵才是最清楚的,因为这种事辞职,这个女人的心思真的怪到偏激。

        “我也想知道。上次设计图的事情与她有关?”他隐约能猜出乔楚和mariah之间一定有什么纠葛,还是她们之间有什么仇怨让mariah做出删除设计稿这种事情?

        “那件事是我的疏忽,我也已经做出了补偿,没必要再提。”她损失了钱,而mariah也因为她辞职了,就像mariah所说的算是一报还一报,乔楚不大想与易梵谈这个问题。

        “好吧。”易梵知道从乔楚这也问不出什么,索性不问了,想到自己好像说过要追求她,却因为度假村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易梵话锋一转,笑道:“今晚有没有空一起吃饭?”

        “抱歉,我晚上约了人。”她是个有感情洁癖的人,没有对宋沐允动心的时候,易梵说要追她,她是无所谓的,但是既然她现在有想要交往的对象,就不会和其他男人纠缠不清。

        易梵轻轻挑眉,“看来我似乎错过了什么?”

        乔楚大笑:“如果我现在说天涯何处无芳草这种话,会不会显得很矫情?”

        “你说呢?”名花有主,易梵淡然一笑,乔楚确实是个有意思的女人,同时也是个很固执的人,可惜他没有太多的时间花在讨美人芳心上。

        两人笑谈着,办公室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乔楚皱眉,她有访客,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子楚应该不会接进来才对。拿起听筒,乔楚低声问道:“什么事?”

        子楚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显得有些兴奋,“老板,r&eok集团的市场总监希望和你谈一谈,您是要现在和她谈,还是和她再约时间?”

        r&eok?专营世界顶级奢侈品的r&eok?乔楚低声问道:“人已经来了?”r&eok公司的总监,普通人想请都请不到的人物,他居然没预约就来了?这倒没让乔楚多么兴奋,她只是很好奇他来这的目的而已。

        “在会客室了。”不然她也不会这时候给老板电话。

        乔楚迟疑了一下,易梵猜她应该是有客人,识趣地起身说道:“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捂住听筒,却没有挂上,乔楚回道:“好,谢谢。我这腿脚就不能送你了。”

        易梵无所谓地摆摆手,出了办公室。乔楚对子楚说道:“我现在见他。”

        “好。”子楚欢悦地挂上电话,r&eok耶!说起这个名字,她脑海里只会飘过一连串奢侈品名字。

        不一会,轻柔的敲门声再次响起,乔楚扬声说道:“请进。”

        门打开,子楚身后跟着一个年轻女人,乔楚暗暗打量,她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一头蓬松的长卷发挑染成暗红色,显得时髦却不突兀,天蓝色的prada及膝洋装勾勒出姣好的身材,腕间是今年春季才上市的cartier女装腕表,精品限量lv挎包随意拎在手上,每一个细节无不精致。乔楚轻轻挑眉,看她这身装束,不需要介绍已经知道她的身份,只是没想到r&eok的市场总监居然是这么年轻的女人。

        子楚将她领了进来,介绍道:“ann小姐,这位是我们tyg设计的老板。”

        乔楚微微一笑,指了指脚上包着厚厚石膏的伤腿,说道:“很抱歉,我的脚不方便起来。”

        女子修养很好,温和地回道:“没关系,我是r&eok的市场总监,你叫我ann好了。”声音挺好听的,气质也很出众,同样是一身名牌,她给人感觉很优雅,封菲芮则怎么看都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我叫乔楚,请坐。”乔楚对她第一印象还不错,转头对着子楚说道:“泡两杯pacificrim进来。”

        “好。”子楚出了办公室,还贴心地关上门。

        对于陌生人,乔楚一向懒得寒暄,直接问道:“ann小姐今天来,有什么事情吗?”

        乔楚在打量ann的同时,ann也在打量她,纯白t恤,暗蓝色长裙非常简单,看不出是什么牌子,却很适合她。她第一次看见一个女人在看到她的时候,眼中没有羡慕、嫉妒、羞愧或者是较劲,哪怕是一丁点都没有。ann收回视线,在乔楚对面坐下,微笑回道:“r&eok很看好国内的市场,尤其是沿海城市的便利和繁荣,所以我们想在本市建一个大型综合购物商圈,希望能和tyg合作。”

        合作?乔楚一愣,笑道:“我记得r&eok有固定合作的设计公司吧?”这种集团化的商圈早就有了相对固定的模式,忽然找她合作,这也太奇怪了。

        面对乔楚的问题,ann依旧是那样优雅地回道:“r&eok一直是和vgo合作,只不过意大利的设计师虽然很有风格,却不能完全了解国人的喜好,而国内的设计师又缺乏创意,我们觉得tyg的设计风格和理念都很符合r&eok的要求。”

        tyg在业内虽然小有名气,却没有红到让r&eok的人上门谈合作的程度,乔楚想了想,问道:“这次的竞标公司有几个?”或者r&eok只是想让自己公司做个陪衬?

        “目前tyg是我们的首选,r&eok并没有打算和其他设计公司合作,如果乔小姐有兴趣接这个案子,就到我办公室再谈吧。我还有事,先走了。”ann从包里掏出暗红色的皮质名片放在桌上。

        这时子楚正好端了两杯咖啡进来,ann起身,对着乔楚点点头,走了出去。

        子楚有些莫名,这才一会,就谈完了?心里虽然疑惑,子楚放下咖啡,还是把人送了出去。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乔楚一手拿着咖啡,一手撑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老板,她来干什么?”子楚拿起另一杯咖啡,可别浪费了,老板可是很少用pacificrim招待客人。

        乔楚有些漫不经心地回道:“r&eok要在本市开一个购物商圈,说是想和我们合作。”

        子楚睁大眼,惊道:“哇,这个是一笔大生意。”能和r&eok合作,可以拓展不少业务,虽然现在手头的事情就已经够他们忙的了,但是谁也不会嫌钱多吧。

        “是一笔大生意,不过来得有些蹊跷。”那位ann小姐虽然表明上优雅温柔,但是怎么看都有些假。r&eok忽然找上门来,实在让人受宠若惊,总觉得怪怪的。

        乔楚表现得并不兴奋,子楚奇道:“老板你没事吧?有钱不想赚?”这不太像老板的作风啊?

        白了她一眼,乔楚继续看图,随口说道:“你先和r&eok的人接洽,把资料拿回来再说。”

        “好。”老板怎么说,她怎么做咯。

        “等等。”子楚正准备出去,乔楚忽然叫住她,“我家阳台的铁栅栏装好了吗?”

        “早就装好了。”老板住院的第二天就已经装好了。

        “你再让铁匠来一趟。”

        “还要装什么?”老板家没什么地方需要装铁艺了啊?

        轻咳一声,乔楚讪笑着回道:“我想……在左边那扇栅栏上开一扇门。”

        啊?子楚无语了,过几天老板是不是也要在右边开一扇?既然如此,那她还倒腾装栅栏干什么……

        中午的阳光穿透浅蓝的窗帘,照在书桌前,笔记本电脑前,宋沐允认真地盯着屏幕,黑框眼镜被他放在一边,手机铃声响起,宋沐允随手接起,电话那头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笑声,“沐允,那个人找到了,你想怎么处理?”

        宋沐允注视着电脑屏幕眼微眯,没有了黑框眼镜地遮拦,眼中的邪魅与冷冽显露无遗。“现在是法制社会,自然是交给法律来审判,只不过凶手也只是一枚棋子,他身后那些故意杀人、扰乱社会秩序的人更应该受到严惩才对。”

        言下之意就是要连根拔起了?这孩子做事和他爷爷一样狠,“这事傅叔叔帮你办了,你真的不考虑接你爷爷的班?”

        合上电脑,宋沐允低声笑道:“傅叔叔,你也知道我不是从政的材料。”

        “瞎说,你要是肯从政,你爷爷做梦都会笑醒。”他们主孙俩太像了,不过宋老爷子想了这么多年,也没能把沐允这孩子拐过来,他也就不费这口水了,省得惹人嫌。“人各有志,以后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和傅叔叔说。”

        “好。”宋沐允也没再做寒暄,挂上了电话。

        刚放下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你这几天忙吗?”乔楚清亮的声音由电话那一端传来,听得出她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还好。”是很忙,宋沐允失笑,不过他好像已经习惯对她说不忙了,因为就算他说不忙,乔楚也不会整天粘着他,有时候他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已经魅力不再?

        果然,乔楚“善解人意”地说道:“要是课太多就不用接我去医院复检了,我让蓝来接我就行了。”其实她觉得根本没有必要再做复检了,伤基本上都已经好了,每次去医生那里都让她做康复训练,拜托,她又不是腿断了三年五载,连路都不会走。

        乔楚语气中的不以为然还是被宋沐允敏锐地发现了,“不忙,下午我去公司接你。”

        撇撇嘴,乔楚回道:“好吧。”如果他不来,她就可以不去复检了,哎哎。

        不用看也能猜到她失望的样子,宋沐允轻笑着挂了电话,再次按下一串号码,电话很快接通。

        “下午的会议取消。”声音不复刚才的轻快,丢下一句话,也不等对方回应,宋沐允顺手合上了电话,似乎他已经习惯这样发号施令一般。

        下午刚过4点,宋沐允就准时出现在tyg设计公司门口,一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子楚一眼就看见了她,立刻迎上去,笑道:“宋教授,您来了,老板在忙着出一个图,您先进去坐坐。”

        子楚懊恼,她的消息也太不灵通了,如果不是前两天带师傅去给老板的铁栏开一个门,她还不知道,老板已经和人家打得火热,连大门都懒得走,直接爬阳台了。这位应该就是老板的真命天子了吧。

        乔楚特别喜欢拿教授这个头衔来揶揄他,现在就连这小姑娘也跟着起哄,果然有什么老板就有什么员工。

        微笑点头,宋沐允温和地回道:“好。”

        哎哟~子楚瞪大眼睛,怎么有人可以笑得如此温柔,站在他身边,似乎空气都变得柔和清新了,老板上那找到这么个极品?害她都想……不行!他是老板的菜,她要是敢觊觎,老板绝对灭了她。

        轻咳一声,收起一脸的花痴,子楚敲了一下乔楚的房门,门后传来一声“请进”。

        子楚推开办公室的门,乔楚抬头,看见子楚身后的宋沐允。一看桌上的钟,已经四点了?这时间也过得太快了吧,手上动作丝毫没有停顿,乔楚笑道:“坐一会,五分钟就完成了。”

        从容地走进办公室,宋沐允回道:“不急,你慢慢弄,我等你。”

        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宋沐允随意地翻看着茶几上的杂志,一份r&eok的资料也混在一堆杂志之中,看样子是被仔细翻越过的,但是会随手扔在茶几上,说明也不太重要。随手翻了几页,轻推了一下黑框眼镜,掩下眼眸中的异色,宋沐允随意地问道:“你和r&eok也有合作?”

        眼睛盯着电脑,乔楚随后回道:“目前还没有,只是有意向。”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微抬头,乔楚笑道:“想不到你也知道r&eok。”

        宋沐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回道:“我看起来很老土?”

        宋沐允懊恼的样子逗笑了乔楚,乔楚笑道:“不是,我以为教授都只喜欢在家里啃书。”她很少看他穿什么名牌,但是有一些人身上就是有一种名为气质的东西,穿什么都那么出众,例如他,例如汐。

        “完成了,走吧。”将资料备份好,乔楚才关上电脑。自从上次发生设计图被删的事情之后,她再忙都会记得备份,还给笔记本和文件夹都上了密码。同样的错误,她从来不犯第二次。

        乔楚起身,宋沐允已经走到她身旁,扶着她站起来,她脚上的石膏已经拆了,走路基本没什么问题,就是走久了腿会疼。虽然如此,有人温情服务,她还是乐于享用的。

        两人走进电梯,乔楚的电话忽然响了。

        “汐?”她不是正在筹备下个月巡回音乐会的事情,怎么有空找她?

        “明天我请吃饭。”电话里低吟般的嗓音还是那么迷人,内容更让乔楚雀跃,开心地笑道:“好啊!”

        “把你家小宋带上。”

        汐轻笑的声音让乔楚有些毛骨悚然,“干嘛?”

        “曼和蓝都见过了,你总要牵出来给我看看吧,我还没见过新世纪好男人。”她想看看让曼和蓝都说不错的男人是如何的特别。

        乔楚看了身旁的宋沐允一眼,笑道:“好吧,明天见。”

        合上电话,乔楚挽着宋沐允的胳膊,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完美的侧脸看。

        宋沐允轻轻挑眉,问道:“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我的好朋友想请我们明晚一起吃饭。”

        “好啊,你的朋友都很有意思。”一个内冷外热,一个理智又感性,都说物以类聚,还是有些道理的。

        乔楚微微皱眉,“这算是夸奖?”一般有意思或者是特别之类的话,都是在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时候敷衍用的。

        “你说呢?”宋沐允低笑。

        “好吧,谢谢。”

        两人一路说笑着去了医院,乔楚不愿在外面吃饭,宋沐允带着她一起回家。

        手里拿着两杯咖啡走近阳台,看着蹲在地上好奇地摸着各种植物的女子,宋沐允不由扬起一抹淡淡地笑,她其实很好养,一盘意大利面而已,就已经很满足。

        闻到香浓的咖啡味,乔楚回头,咖啡已经递到她面前,接过咖啡,轻抿了一口,乔楚眼前一亮,极品蓝山配上淡淡的牛奶香味,没有加糖却香醇回味。她发现,眼前这个男人总能带给她不同的感受,例如此刻,看着地上充满着生命力和朝气的艳红辣椒,乔楚无比地崇拜他。

        “不要告诉我,这盆是上次我拿过来的辣椒。”人和人之间的区别,怎么就这么大?

        宋沐允失笑,“很不幸,它是。”

        瞪了他一眼,他就不能顺着她的话说不是,起码她还可以自我欺骗一下。

        背靠着高高的铁艺栅栏,乔楚想起下午子楚给她的钥匙,把咖啡放在旁边的桌子上,乔楚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递到宋沐允面前,说道:“对了,这个给你。”

        “什么?”看样子并不像她家的大门钥匙。

        乔楚指了指身后的铁艺栅栏,宋沐允这才发现上面开了一扇门,难道这把钥匙是……

        把钥匙握在手心把玩,宋沐允俯身上前,将她困在栅栏和他之间,似笑非笑地问道:“你这是在暗示我,某天晚上可以爬墙?”

        乔楚一愣,这这这……天地良心,她真没这么想,但是面对着两人异常暧昧的姿势,乔楚脸上一红,低叫道:“注意形象,读书人!你是教授,怎么可以有这种思想?”

        乔楚盯着宋沐允近在咫尺的俊脸,身体一僵,感受到乔楚身体僵硬,宋沐允唇角轻扬,将唇缓缓地贴着她的耳朵,蛊惑的声音,听得乔楚心跳骤然加速,“教授也是人啊,对自己的女朋友有非分之想,不过分吧?”

        女朋友……虽然两人都对彼此有意,但是谁也没有明确表示什么,他这么说,意思是他们已经正式开始交往了吗?

        鼻尖传来乔楚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她睁着一双大眼睛直直地看着他,水润的唇近在眼前,这算是在诱惑他?

        大手环上乔楚的纤腰,将她抱在怀里,唇也轻轻吻上了她的脖子,轻浅的吻,温热的气息,让乔楚不自觉地颤抖,宋沐允收紧双臂,灼热的唇来到她的唇边,乔楚缓缓闭上眼睛。

        不远处房间亮起了昏黄的灯光,宋沐允黑眸一暗,手中的咖啡杯松开坠地,发出哐当一声脆响,在夜里听起来很清晰,乔楚一怔,睁开眼睛,下一秒却被宋沐允紧紧环进怀里,唇也被他灼热而清冽的气息占据。

        月色下同样出色的两个人相拥轻吻,任谁看见这一幕,都会为之赞叹,只除了对面阳台上,双目赤红,双拳紧握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