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听说爱情在隔壁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我要结婚了

第十九章 我要结婚了

        同凯酒店中心花园。

        英式的酒宴长桌上,铺着洁白无瑕的长巾,一摞摞的瓷盘、玻璃杯整洁地排放在一旁,精致的食物,昂贵的美酒源源不断的往上端。花园里回响着优美的钢琴曲,入目之处尽是高雅的白玫瑰,沁人心脾的花香在鼻尖环绕,无处不在。所有的使者都穿着黑色礼服,神情紧张而凝重,偌大的露天花园内,聚集了本市几乎所有的商界新贵,政界大亨,里面随随便便一个人,都是他们得罪不起的。

        “恭喜恭喜,秦总,您终于如愿了,很快就能抱孙子了!”一名贵妇手中举着红酒,脸上尽是讨好的笑容,秦琳微微点头,敷衍地笑道:“还早着呢,年轻人的事情,顺其自然就好。”说这话秦琳心里也是万分憋气,这两个儿子她是管不了了,不顺其自然还能怎么样?不是她有多不满意乔楚,那孩子人长得挺漂亮,也还算聪明,家世不是太好,但也是清白人家,大家闺秀她是绝对算不上了,勉强够得上小家碧玉吧。她气的是宋沐允,一点没把她这个当妈的放下眼里,给他们办个婚宴还要三求四请的。

        放眼看去,宾客几乎尽数到齐了,但是却迟迟不见那两个大少爷,秦琳对着围绕在身边的太太们微笑说道:“你们聊,我失陪一会。”

        ann正在指挥侍者添加酒水,就看见秦琳朝她走来,怒气冲冲地问道:“那两个小子去哪了?”

        看着被气得脸色发黑的妈妈,ann有些想笑,却还是强忍着回道:“大哥在房间里陪着她的宝贝新娘,小哥听说是去接乔楚的朋友了。”在国外待了小半年,从一开始的愤愤不平,到最后的慢慢平静,她也能静下心来回顾这些年自己的生活,宋沐允说的或许是对的,这些年来她真的迷失了自己,但是她不会感激他的,他明明可以早点告诉她,却让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因为不够优秀才得不到他的认同,害她纠结努力了这么多年。哼,今天她一定要送他一个终身难忘的惊喜。

        秦琳心思都放在满院宾客上,完全没注意ann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听见宋沐允居然窝在休息室陪老婆,让他们在这忙里忙外的,心里更恼了,“胡闹,今天来了这么多商界的朋友,他们两个居然给我躲起来,气死我……”

        秦琳正咒骂着,远远走来的一行人却让她瞬间没了语言,走在最前面的,是宋泽匀,这自然不是她愣在那里的原因,真正让她倒吸一口凉气的,是走在宋泽匀身后的那个人。“vaty左?”秦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纯白的西装,细碎的短发,迷离的眼神,优雅的笑容,不是她还会是谁呢?

        “她……她怎么会来?谁请得动她?”见到偶像的那一刻,秦琳脑子都懵了,脚也自有意识的朝着宋泽匀的方向走去,ann没有跟过去,不时看着腕间的手表,神情有些急躁。

        走到左汐面前的时候,秦琳终于回过神来,内心虽然激动,该有的礼仪还是不能少的,缓缓伸出手,秦琳笑道:“你好。”

        看秦琳胸前别着的礼花,左汐微笑的与之握手,“伯母您好。”

        声音一如既往的动听,教养要好!

        秦琳的眼睛都快笑弯了,左汐有些尴尬,气氛颇有几分怪异。秦琳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放开左汐的手,却不知道说什么。宋泽匀冷冷地站在一旁,也不介绍,秦琳在心里把这个儿子从头到脚骂了一顿,脸色还是和蔼地笑道:“泽匀,vaty是你朋友?”

        “不是。”淡淡的抛出一句话便没有了下文,秦琳气得手都在抖了,却又不好在左汐面前发作,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左汐失笑,她现在有些同情这位母亲了,“伯母,我们都是乔楚的朋友,这两位是封蓝影、黎曼。”左汐礼貌的自我介绍缓和了秦琳的尴尬,秦琳看了她身边的两个女孩子一眼,客套地说道:“你们好。欢迎你们出席今天的婚礼。”刚才看见左汐太激动了,她倒是没注意左汐左右胳膊各挽着一名女子,一个妩媚却不风尘,一个冷漠去不让人生厌,这三人各有千秋,站在一起更是让人不能忽视。

        “乔楚在休息室,我带你们过去。”宋泽匀打断她们这种可有可无的虚迎,往旁边的矮楼走去,岂料才走出两步,便被秦琳一把抓住,将宋泽匀拉到身边,秦琳对着左汐她们说道:“我和泽匀说两句话,你们先过去吧,乔楚就在那边第三个房间。”

        “好,谢谢伯母。”三人礼貌的微微点头,朝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三人走不远,秦琳已经按耐不住地问道:“泽匀,你是不是喜欢左汐?”自己生的儿子自己知道,平时让他做一件事情,完全要看他的心情,今天他不仅去接她们,还主动说带她们过去找乔楚,不是对人家有所企图,他才不可能做这些,更别说那一双眼毫不收敛地盯着人家左汐不放。

        “老妈和你说,你要是能把她追到手给我做儿媳妇,以后你说什么,老妈都无条件支持你!”秦琳说得眉飞色舞,宋泽匀脸色却是越见阴沉,丝毫不在意儿子冷淡不耐的回应,秦琳仍是兴致勃勃地笑道:“儿子,你可千万别让老妈失望。”

        宋泽匀直接挣开自家老妈的手,朝着人少的另一个方向走去,他妈这样的性格,还真让人吃不消。

        阳光穿过落地窗,映入室内,大大的镜子前,站着一名年轻女子,香槟色的礼服款式很简单,没有长长的拖摆,也没有层层叠叠的纱裙,经典的抹胸鱼尾群,将她的身材勾勒的完美而魅惑,轻轻挽起的发丝让她看起来妩媚多情。化妆师和造型师完成任务,早已经出去了,乔楚静静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神情有些恍惚,很多年前她也穿过这样美丽的白纱,怀着等待的心情,准备迎接新的生活,可惜……

        轻轻闭上眼睛,乔楚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刻,她却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恐惧什么,她不清楚,就是……害怕……

        一双手臂从背后环住了她,将她纳入温暖的怀抱中,透过镜子,她能清楚地看见他眼中毫不掩饰的惊艳,他什么都没说,没有赞美她漂亮,没有其他情话,只是环在腰上的手渐渐的收紧。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颈窝上,背后传来宋沐允有力的心跳声,乔楚从早上开始就晃晃不安的心,得到了一些安抚,乔楚低声说道:“你一直在这里陪我好吗?不需要出去招呼客人?”她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出了她的紧张与不安,她承认有他的陪伴,她觉得安心了很多,但是这样躲在休息室,真的可以吗?

        揽着她的腰,将她转向自己,宋沐允理所当然地回道:“今天是我们的婚礼,新郎本来就是应该和新娘子待在一起的,不是吗?”

        宋沐允的体贴让她的心暖暖的,轻偎进他怀里,乔楚笑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反正她现在也不想一个人待着,他不走最好。

        在这个角度,只要一低头就能看见无限风光,宋沐允唇角微扬,在她耳边低声说道:“离仪式还有半个多小时,不如我们继续讨论一下上次没讨论完的问题,如何?”

        上次讨论……乔楚的脸哄得一下立刻就红了,乔楚难得如此娇羞,他怎么能不好好把握机会?宋沐允附身低下头,深深的吻上令他着迷的锁骨。

        “好了……别闹!”他也太大胆了,门没锁啊!要是有人进来……

        叩叩叩

        乔楚还在想着,敲门声忽然响起,乔楚惊得赶紧推开宋沐允,但是她忘记了宋沐允的手一直紧紧环在她腰上,她这一推,非但没把宋沐允推开,自己倒是直接栽进他怀里,也就在此时,门缓缓打开。

        看清屋内脸色潮红,抱在一起的两人,门外的三人对看一眼,眼中闪着一抹了然一抹揶揄,左汐故作苦恼地笑道:“貌似……我们来得不是时候,要不我们回避,你们继续?”嘴上这么说,三人却仍是稳稳地站在门边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有够丢人的!“汐你闭嘴!”乔楚恼羞成怒,左汐吹了一纪响亮的口哨,啧啧笑道:“欲求不满的女人果然不可理喻。”

        乔楚脸更红了,恨不得把左汐的嘴巴缝起来。

        相较于乔楚的狼狈,宋沐允就显得从容很多,对着她们淡定地笑道:“你们陪楚楚聊聊天吧,我出去看看准备得如何了。”说完便潇洒的出了屋外,还体贴地为她们关上门。

        宋沐允出去之后,她们三人眼色怪异地盯着她,嘴角都快抽搐了,乔楚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低声问道:“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咳咳!”轻咳几声掩饰快憋不住的笑意,左汐揽着乔楚的肩,一边将她带到落地大镜子前,一边低声笑道:“年轻人有激情是好事情,我们倒是无所谓了,就怕会刺激到老人家,毕竟外面的人不少……”

        “啊?啊——”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乔楚咆哮:“混蛋!”

        休息室里,爆发出一声声笑声。只因为明亮的镜子里,新娘白嫩的脖子修长美丽,圆润的珍珠白润细腻,那一颗颗爱的“草莓”正与珍珠交相辉映,可惜有些格格不入……

        庄重的结婚进行曲响起,众人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容,准备见证这幸福的一刻,乔哲牵着乔楚的手,一步步的走向前方,路的另一头,是楚楚新的依靠,将乔楚的手递到宋沐允手中的那一刻,乔哲心中百感交集,即欣慰又不舍。

        宋沐允紧紧地握着乔楚的手,对着乔哲认真地说道:“爸,请你相信我,我会让楚楚幸福的。”

        “好好!我相信你。”轻轻拍了拍宋沐允的肩膀,乔哲退到乔佑霖身边,静静地看着他们家唯一的公主与心爱的人许下这世上最美的誓言。

        面前的这对新人,郎才女貌,彼此眼中尽是深情,牧师喜欢为这样的爱侣主持仪式,心中有爱,上帝会祝福他们。

        牧师看向宋沐允,微笑问道:“在上帝以及今天来到这里的众位见证人面前,宋沐允先生,你愿意娶乔楚小姐为妻吗?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永远爱她、珍惜她,对她忠实,直到永永远远。”

        宋沐允看着身边的乔楚,大声回道:“我愿……”

        “dad!”

        清脆的童声忽然响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众人回头看去,只见一名两岁左右的小男孩,脸上洋溢着天真的笑容,踩着还不太稳的步伐,朝着宋沐允的方向跑过来,孩子身后不远处,还站着一名身着红裙,金发碧眼的年轻女子,女子也远远看着宋沐允,脸上的笑容灿烂而美丽。

        小男孩跑到宋沐允面前,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咯咯地笑起来,好像这样做过很多次一般,宋沐允将那孩子抱在怀里,孩子笑得更加开心,嘴里奶声奶气地说道:“dad,imissyou。”

        这突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傻了眼,这是怎么回事啊?新郎结婚,却忽然冒出一个孩子还有一个女人?看那孩子的面容,确实像混血儿,难道是第三者带着孩子找上门来大闹婚礼?

        而乔家人则全部惊呆了,怎么会这样,八年前就来过一次,现在还要再来一次?

        婚礼进行曲早已经停了,空旷的花园安静的有些可怕,虽然每个人心中都有疑问,却没人敢在这时候问。

        “他……叫你什么?”乔楚都快听不出自己的声音,因为它抖得厉害。就像她的心一样,不受控制地颤抖,不是怕,是冷。那个一身红衣的女人与八年前的陆馨似乎重叠在一起,乔楚浑身发冷,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当时周围的人也是这样的眼神,也是这样安静得可怕,她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近在咫尺的宋沐允,脸竟然也开始模糊起来。

        “宋沐允,你居然有一个儿子?”乔佑宇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要不是宋沐允手里抱着孩子,他绝对上去揍他。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琳也是一头雾水,允几时有了孩子,她怎么不知道?

        即使脸上化了妆,依然能清楚地看出来,乔楚的脸色白得吓人,宋沐允赶紧放下怀里的孩子,对着不远处的女子招了招手,那女子了然地走过来,抱起孩子站在一旁。

        呵呵,好有默契啊,这算什么?她算什么?乔楚觉得自己居然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乔楚眼神迷茫而空洞,宋沐允知道她一定是误会了。上前一步,抓住乔楚的手:“楚……”

        他想解释,乔楚却像被电击一般缩了回去,他竟然有一个儿子?他有一个儿子!难道连他也是在欺骗她吗?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她好像分不清楚八年前和八年后,心好痛,也好冷。

        乔楚踉跄得几乎站不稳,左汐赶紧扶着她摇摇欲坠的身体,急道:“乔,你没事吧?我扶你到休息室休息。”虽然她并不认为宋沐允与那名红衣女子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毕竟由始至终,那个女人的表情都是一片茫然,没有嫉妒没有不甘没有恨意没有炫耀,这不像一个第三者应该有的表现。即使很多疑点,但是她第一次看见乔这个样子,脆弱得仿佛一碰就会碎一般,还是让她休息一会再和她细说吧。

        左汐扶着乔楚要走,宋沐允清润的声音忽然低沉地问道:“楚楚,你不打算听我解释吗?”

        乔楚身体微僵。

        不忍心看自己妹妹受苦,乔佑宇低吼道:“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孩子和女人都追到这来了,解释什么?你们宋家不要欺人太甚!”那孩子叫他爸爸,他都没有否认,还有什么好解释,即使他真的有什么苦衷,也不应该隐瞒楚楚,让她受伤。

        “佑宇!”乔佑霖张口阻止他再说下去,叹道:“听楚楚的,这件事让她自己处理。”

        垂在身侧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乔楚终于还是转过头来,说道:“你说吧,我听着。”当年她没有给雷炎解释的机会,因为没有必要,今天,她却想听宋沐允的解释。

        宋沐允没有再上前拉乔楚,只是平静的解释道:“lucy是我的大学同学,她四年前就结婚了,新郎是我的好朋友肖杨。肖杨是一名飞机师,经常在世界各地飞,孩子还小的时候也没有时间照顾他,这小家伙和我好像很有缘,经常喜欢粘着我,肖杨就让他认我做干爹,所以他才会叫我dad,他不是我的孩子,lucy和我只是朋友关系。”

        真的是这样吗?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乔家人是真的怕了。

        乔楚不知道听进去没有,只是直直地盯着宋沐允,也不说话。

        “我说完了。”宋沐允从口袋里掏出要送给她的钻戒,半跪在地上,就像和她求婚的时候一样,“在上帝以及今天来到这里的众位见证人面前,我,宋沐允愿意娶乔楚作为我的妻子。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爱着你、珍惜你,对你忠实,直到永永远远。”

        “乔楚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大大的钻戒送到她面前,乔楚脑子里想到的,却是那一枝盛开的小雏菊。雏菊的后面,那双眼睛真诚而干净,清冽而温暖,乔楚盯着宋沐允看,宋沐允静静的与她对视,眼中的坚定渐渐感染了乔楚,她终于不再颤抖了。

        左汐微微一笑,轻轻放开了扶着乔楚的手。

        乔楚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对着她微微点头的美丽女子,再看一眼半跪在地上的宋沐允,他的面容清晰,眼神坚定,不再模糊。

        “我,愿意。”她选择相信他,给他也给自己一次机会。深吸一口气,乔楚伸出手,戒指缓缓划入无名指。

        这一切的变故有些太快,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花坛前,两个人已经紧紧拥在一起。

        宋泽匀看向身侧的ann,沉声说道:“lucy是你叫来的吧。”大哥一向很注意自己的隐私,一般很少和家里人透露他的朋友圈,ann从小对大哥的事情特别上心,也只有她会知道lucy。

        从素白的长桌上拿起一杯香槟,ann轻抿了一口,满不在乎地回道:“我是在帮乔楚走出以前的阴影,他们应该谢谢我才对,再说,他不是说我虚伪吗?我不过是变得真实一点而已。”

        多年的习惯使然,ann举手投足间动作依旧优雅,只是眼眉之间却不再是以往的温顺柔和,隐隐的傲慢与张扬,宋泽匀嘴角勾起一抹淡到不能再淡的笑,“他对你的影响果然很大。”ann就像一个期望被人重视的孩子,大哥对她的漠视就成了她心中的阴影,她估计还是不明白,大哥不过是希望她做回她自己而已。

        ann眉头微皱,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几人,眼中划过一抹讪笑,似真非假地回道:“你有闲情在这关心我,不如去关心一下你的钢琴家,貌似对她感兴趣的可不止你而已。”

        宋泽匀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左汐和黎曼、封蓝影正站在围栏爱墙边说话,虽然她们已经站到了院子的最角落处,但是三个如此出色的女人站在一起,总是能随时俘获众人的视线,而此时,一名身着纯黑西装的男人正朝着左汐的方向走去。

        黎曼轻轻撞了一下左汐的胳膊,示意她看迎面走过来的男人,“那个男人是谁?看了你一天了,似乎来者不善。”这个男人倒不见得长得多俊,只是一眼看过去就让人印象深刻,同样的是冷,宋泽匀身上环绕的是冰冷而桀骜的气息,而他则是沉冷而犀利的气质,同样的不好对付。

        左汐脸色微变,颇有些无奈地回道:“精神异常者的行动和思维总是异于常人的。”他是叫……闫御靖吧?她最近忙得很,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那个叫闫星辰的小女孩了,他还来找她干什么?

        封蓝影抚了抚黑框眼镜,忍着笑意说道:“你今年的桃花貌似很旺啊。”

        什么意思?当看清宋泽匀也正快步走来的身影时,嘴角那抹总是优雅的笑容显得有些僵,一边解开衬衫的衣领和袖口的扣子,左汐一边说道:“帮我和乔说一声,我先走了,等她度完蜜月咱们再聚。”

        看她一副要脚底抹油的样子,黎曼调侃道:“你这算是落荒而逃?”

        耸耸肩,左汐不置可否地笑道:“我一向不喜欢招惹麻烦。”

        眼看着两位男士马上就要走到面前了,封蓝影提醒道:“那就要看你的动作够不够……”她话还没有说完,左汐已经一脚踏上花坛,单手撑着一人高的金属护栏,长腿轻轻一跨,轻松而优雅的翻过护栏,出了酒店的花园小院,当两位男士赶到的时候,左汐修长的腿已经跨进了她的银白跑车内。一只纤细的手从车内伸出来对着她们晃了晃,算是打招呼,很快车子就如同它的主人似的,风一般的消失在酒店小道上。

        封蓝影轻轻挑眉,淡淡笑道:“好吧,她果然够快。”想要追上汐,真的需要点能耐。

        热闹的花园小院里宾客众多,可惜却没了新郎新娘的影子,两人相视一笑,看来她们也不需要和乔告辞了,这时候,她估计在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