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听说爱情在隔壁在线阅读 - 番外爱情在隔壁

番外爱情在隔壁

        “不是说累了么?怎么还不睡?”

        刚度了蜜月回来,在飞机上就嚷嚷着累得不行的人,此刻正穿着睡袍,双手环在胸前,看着桌子上的纸箱,也不动手整理,就只是盯着,脸色怪怪的。

        他就去书房接了个电话,发生什么事了么?

        乔楚抬头,嘴角的笑看起来并没那么愉快,捧起纸箱走到他面前,说道,“有人让我把这些东西交给你,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给你。”

        “是什么?”宋沐允接过乔楚递过来纸盒,低头一看,那是一个抽屉大小的盒子,只扫了一眼,宋沐允就大概知道那是什么,也知道了乔楚大晚上不睡觉心情不爽是为哪般。

        “我也想知道,是、什、么。”乔楚牙根磨得咯吱作响。

        五分钟前子楚把这一箱东西送过来,说是欧检岚帮宋老师整理的私人物品,看宋老师这么久没回学校就带去公司托子楚转交。私、人、物、品?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除了角落里的一个瓷杯和两本书外,其他全都是一份份粉嫩粉嫩的信笺吧,那梦幻的色彩,娟秀的字体,不用看,她都能感受到粉红色的气息。

        啧啧,好酸的味道,宋沐允嘴角微勾,聪明的不接这个话题,随手将纸盒放在一旁的桌上,一边拖着行李箱进衣帽间,一边笑道:“我把行李收拾一下,你帮我看看是什么。”

        这算什么?瞪着宋沐允没事人似的轻松背影,乔楚有一种有气无处发的感觉。

        宋沐允从衣帽间走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乔楚靠坐在窗台边,那个纸箱还是放在原来的位置,也没有翻动过的痕迹,“怎么不看了?”

        乔楚坐在窗台上,意兴阑珊地回道:“我只需要知道宋先生很招人喜欢就够了,不需要知道具体招谁喜欢。”

        宋沐允失笑,“这算吃醋?”

        “嗯哼~”乔楚微微撇嘴,“还伴随着一点生气。”心里的感觉,实在有些复杂。

        牵起她的手,半蹲下身子,宋沐允低笑道:“那宋太太要怎样才不生气?”

        想了想,乔楚指着宋沐允的肩头,哼道:“我问,你答,不许说谎。”

        “坦白从宽么?”

        “不一定,不过抗拒一定从严!”

        轻咳一声,宋沐允拉了一张凳子坐下,正经八百的地回道:“好吧,宋太太,你问。”

        宋沐允一副正襟危坐,严肃认真的样子逗得乔楚直想笑,其实她也不是真为了那几封情书生气,就是之前宋沐允的态度,他这样洒脱无所谓,倒显得自己小气!

        不过既然他愿意答,她可不会放过“审问”他的机会。“你既然是幕天国际的总裁,为什么会到学校教书?”这个问题实在困扰她很久。

        没想到她会问这个,愣了一下,宋沐允耐心解释道:“爸妈年轻的时候在一起很不容易,当年爷爷强烈反对,爸没办法,只能带着妈妈出国,虽然后来生意做得还不错,一家人也生活得挺好,但是和爷爷这个心结,一直解不开。爷爷就爸爸一个儿子,不管怎么说,始终是妈妈把爸拐走了,妈为此很不安心,可惜爷爷也执拗,多年来从不和妈妈说话往来,我这次回来,一是想做个和事佬,二来,国内的经济发展得很快,我也想顺道考察一下国内市场。教书完全的因为我为妈妈说好话,爷爷一生气,说我整天逐利一身铜臭,顺着他老人家的安排,我就在学校代课一学期,散散这一身铜臭味。”

        乔楚忍不住大笑起来,结婚那天,宋爷爷没到,第二天沐允就带着她上门拜访了,当时只觉得老人家语气冷淡,一脸严肃,想不到,还有这么好玩的一面。

        凑近宋沐允,乔楚假意闻了闻,随即摇头,“还是一身铜臭,怕是洗不掉了。那你还要继续教书么?”

        “新财经那篇报道出来之后,你觉得我还能回去上课么?”瞟了一眼引发今晚“审问”的罪魁祸首,宋沐允叹道:“我上了大半个学期的课,也没收到几封情书,这些,我看是送给宋总裁的。”

        不教书也好,整天祸害年轻女孩是不对的,乔楚心情不错,笑道:“那你以后的事业重心会在国内么?”

        “嗯,本来想把墨尔本那边的公司交给泽匀打理,不过……看目前的形势,我估计得另外找人了。”

        宋泽匀……乔楚瞪大眼睛,低叫道:“他来真的?”

        “或许吧。”对泽匀的事情他很少干涉,只能说,依照泽匀一贯的行事风格,如果左汐不喜欢他,那么……她就会很麻烦。

        乔楚耸耸肩,回道:“我不看好,追汐的人多了去了,又不是光耍酷就行了!你那个弟弟……”

        看乔楚的样子,大有批评到底的意思,这么美好的晚上,他们为什么要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人和事上?伸手揽过乔楚的腰,让她跨坐在他腿上,宋沐允小声问道:“现在,气消了么?”

        舒服地坐在他腿上,乔楚伸出食指,点了点旁边那叠粉红色信笺,轻哼道:“你说呢?”

        “应该还没有。”宋沐允将唇贴在乔楚耳边,轻柔的声音让乔楚差点没听清他说什么,“依我看,要想一个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积极改正,除了口头教育之外,还应该……”

        什么?

        乔楚还没有反应过来,环在腰上的手一个用力,宋沐允忽然站了起来。

        “‘喂!”乔楚只来得及叫了一声,赶紧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动作太大,脚踢到桌上的纸盒,粉色的信笺散落一地。

        确定不会摔在地上,乔楚有些恼,刚想说话,是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她已经被宋沐允放倒在舒适的大床上。

        “你干嘛……”身上一重,宋沐允压在她身上,耳垂处传来吮吸后的温热,那蛊惑人心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说了,除了口头教育,还应该……进行体罚……”

        什么……什么?体罚?

        乔楚惊了一下,潜意识的挣扎,本就宽松的浴袍,在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应景的彻底松开了,无限春光乍现。宋沐允满意的点头,封住了某人想要抗议的唇,手也自然地钻进衣摆,沿着腰线一路向上……

        身体酥麻,意识也开始涣散,乔楚只能在心里恨恨地咒骂,这到底是体罚谁啊!宋沐允,你个混蛋!

        一栋装饰一新的别墅里,午后阳光穿透明亮的落地玻璃洒在盛开的小雏菊上,留下暖暖的光晕,雏菊的清香弥漫一室,原木色的长阶梯上,男人倚着二楼楼梯扶手,眼眉间难掩错愕,身边的女人双手环着他的手臂,笑得狡黠。

        “宋太太,能解释一下,我们家这是什么情况么?

        宋沐允看着装饰精美的两扇实木房门,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不过出差一个月处理好国外的工作,才回家,就发现他的老婆大人把家里的新房重新装修了一番。

        她也太记仇了吧,上次情书事件他以为已经过去,谁知还有秋后算账?

        乔楚松开他的胳膊,走到两扇门中间,一左一右地打开两扇房门,笑道:“二楼一梯两户,这间是你的房间,这间是我的。你也知道,我做设计这行,一忙起来顾不上白天晚上,肯定会影响到你,再说,你在国内的公司还在拓展阶段,肯定也很忙。这样就能互不干扰,怎么样?满意吧?”

        宋沐允微微挑眉,抬眼看去,透过两扇门,能大致看清屋内的装饰,右边的房间,素白的色调,简单雅致,一张大大的落叶形状的海蓝色平台立在落地窗前,设计感十足,可以做工作台,也可以当作一件艺术装饰品。左边的房间墙面用了大块的雾蓝色调,与墙面同色的长桌仿佛隐没于墙体间,他不得不说,乔楚的设计,不管是布局还是用色都很讲究,美观与实用兼顾,他很喜欢。

        但是,如果他没有记错,二楼本应该是他们的主卧区吧?现在被一面墙一分为二,两张单人床看起来更是扎眼。

        宋沐允收回视线,对上乔楚看好戏的眼,他现在最好别再招惹她,轻咳一声,宋沐允好脾气地笑道:“我记得这房子设计有专门的书房吧,需要把卧房改成这样?”

        似乎早料到他会这么说,乔楚哈哈一笑,说教道:“书房只是工作的地方,没办法好好休息,大家忙起来的时候,休息的时间都不固定,必定会影响彼此的生活作息,我做这个设计,充分解决了这个问题,既能在工作的时候保证休息好,还不影响到另一半,彼此都有自己的空间,而且……”

        乔楚说得兴致勃勃,宋沐允一手轻轻合上右边的房门,一手揽过她的腰,嘴角的笑容若有似无,“那……我们这算分居?”

        回公司工作后的宋沐允就不常戴眼镜了,少了镜片的遮挡,那双狭长微扬的眸常常让她失神,尤其是这样似笑非笑着凝视她的样子,每次都看得她心肝颤。

        “当然……不是!”环在腰间的手明显收紧,乔楚识趣地笑道:“咱们从同一个大门进来,同桌吃饭,怎么能算分居?再说,不是还有三楼么,我们都不忙的时候,可以住三楼二人世界。”

        “嗯哼?”宋沐允微微挑眉,不忙的时候?他们两个有不忙的时候?

        “好了,宋先生,宋太太刚接了一个大case,忙得不得了。”乔楚轻轻挣开宋沐允的手,一边把他往楼下推,一边笑道:“所以呢,未来的一个星期,你就住隔壁的房间吧。”她可没那么容易妥协,哼,下次看他还敢不敢“体罚”!

        宋沐允轻“哦”了一声,倒也没再抗议,顺着乔楚的意思下楼去了,不过才走到一半,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回头,脸上的神色颇有几分惋惜,“你今天肯定很忙,应该没有空吃我做的意式黑椒牛排了。我下午还约了人送牛排过来,还是退掉好了……”

        “宋、沐、允!”是谁说回来做顶级黑椒牛排给她吃的,他居然耍赖!

        宋沐允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乔楚气急败坏的叫声。看着为了一块牛排双手叉腰恨恨地瞪着他的女人,宋沐允忍不住笑出声来,他从不低估她对美食的热忱,当然也懂得善加利用。

        在乔楚冲下来和他“理论”之前,宋沐允聪明地安抚道:“好了,你去忙吧,等我做好牛排,再去请隔壁的宋太太一起共进晚餐如何?”

        乔楚女王般地点点头,“这还差不多,好好煮!”说完心满意足的回房去了。

        宋沐允嘴角依旧带着笑,脚步轻快地往厨房走去,有些谈判是需要筹码,对于乔楚来说,没有比美食更好的筹码。

        二楼的两间房,把一间当作书房和休息室来用,还是不错的,至于卧室,看她喜欢住哪间罗,他无所谓。总之想分房睡,她是想太多了。

        进到屋里的乔楚,还在为自己设计的房间赞叹不已,如果她知道宋沐允心里想什么,相信就不会有这么好的心情了。

        轻轻按下门边的一个方形按钮,原来隔在中间的隔断便升了起来,被隔断一分为二的单人床也缓缓合在了一起,她从没想过和他分房,这个隔断是在特殊时候才用得上!

        会做这个设计,其实也有她一点小心思,她挺想念海边那套房子的,想念还是邻居时的日子。

        其实……隔壁什么的,也很有爱。

        对于她来说——

        爱情,一直在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