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钿合金钗:长恨剑在线阅读 - 第一章一孤瘦影出灾厄,两袖残枯抚血河

第一章一孤瘦影出灾厄,两袖残枯抚血河

        王凡,平凡的凡。

        在英雄乡中一个差点死掉的教书先生,也是唯一一个。

        村口有一条小溪,王凡从私塾回家的路上总能看见自己教的学生有几个在溪水中嬉笑玩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每次经过赵氏豆腐坊时,赵老板总要笑眯眯地送上嫩老豆腐各一方;刘老爷是英雄乡里最富贵的人家,戴的是翡翠扳指,盘的是百年正宗的极品狮子头,名下的产业据说连长安城内都有生意,为人又和善可亲,在乡里乡亲眼里是个实打实的乡绅……

        然而今天,溪流再没有以前那样清澈若镜,无论从南山头的池子再流淌下多少活水,那些红的黑的令人心悸的颜色犹如渗进了最底层的泥沙,将这些柔软而不可捉摸的丝缕用无法理解的方法强硬刻进石缝之间,同时又浮起那数不清的像是极大号鹅卵石的圆滚滚的“东西”,每个“东西”旁又漂浮着被溪水冲开的黑色的须,却是更像被水草纠缠的石子。

        赵氏豆腐坊就开在赵老板家宅前院,然而今天始终没有响起那位悍内助的河东狮吼,却能一眼看见赵老板,他一动不动地箕坐在豆腐坊竖挂的招牌下,一双因长年浸泡在卤水中而格外粗糙的手无力瘫在地上,即使赵老板肩上担着的圆滚滚的那“东西”也不见了,这双手却是认不错的。

        刘老爷更是显眼,哪怕左手的扳指与右手的核桃都连着双手一齐不见了,在那静如死物的人堆中,他那还有点起伏的胖胖的胸膛终究是分外明显的。

        王凡没有尖叫,或者说没能尖叫:他的嘴巴在张大到即将脱臼的程度时,那本该随着气管中间小喉咙的颤抖一齐冲出嗓子眼的啸鸣,却在气流即将转化为暴烈的振动的瞬间被死死地扼住。

        王凡的双手此时正发了狠地死扣着自己因张的过大已经发痛的嘴,而不知何时从那堆死人堆中冲过来的刘老爷的右手——或者该说是右腕,不知正以一种什么样的角度与力度硬生生顶着王凡的喉结,直待那阵被尖叫引起的颤动渐渐平息后,已经没个人样的刘老爷才疲惫地放下胳膊,静静看着王凡因喉咙突受冲击而连带恶心的不断的咳嗽在他双手的掩盖下渐渐消散,等到他的双眼再呛不出更多的泪花后,刘老爷似乎全然没注意到周围血腥场景与自己的惨状,仍然用那宽厚平和的语调缓缓吐出几个字:

        “王小先生,快走吧。”

        明明已经止住了咳嗽,王凡眼角的清流却还未止住,但不知道这是源自恐惧还是悲痛。许久,这位前一天还只是个平凡无比的乡村私塾的教书先生,颤抖着薄唇断断续续地从牙关中蹦出了字:

        “……刘,刘老爷,这,这,这到底是——”

        刘老爷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遗憾,但转瞬即逝后他仍然保持着往日里谦和有礼的微笑,尽管这微笑所带来的一点宽慰立刻又被他之后的动作所打破:刘老爷双手齐断,因此只能很艰难地像是幼儿持筷般将两条胳膊那血肉模糊的末端探进胸口,极缓慢地从内衬中取出了一件干净得与周遭令人作呕的血腥遍布完全不和的东西。

        他双手新断,任何碰触——无论多么轻微,对他而言都毫无疑问是难以忍受的剧痛,然而整个过程中这位微胖的老人却始终保持着微笑……甚至让人有些怀疑他手中那本书有什么疗伤驱痛的奇效。

        “拿着此书,去长安城外华严寺找一位法号玄净的大师,你就会知道一切。”

        两根被残忍削断的肉肢用一种只能被称为夹着的方式将书举起,任何人见到如此可怖的场景心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绝不是伸手去接,然而极度惊诧刺激之下,王凡眼中那唯一还有点生命气息的两条胳膊却显得比周遭一切令人髓寒的死物还多出点心安的感触。

        接过那本书册后,王凡没有低头去看,而是强咽一口唾沫,将书塞入怀中,快步走上前说道:

        “我先背您上邻村医馆去,别的之事后再说。”

        刘老爷微微一笑,举起胳膊,将断口示向王凡,也不管对方一脸惊恐神色陡然加重,缓缓说道:

        “斩我双手的刀上喂了毒,现在已离心脉不远了,老头子我到不了村口就没剩一口气……孩子,你出了村往西边那片林子里走,有人在那里等你,他会领你去长安,去了长安,你就什么都明白了,到时候,我们这些老头子就是在地底下也能心安了。”

        王凡壮着胆子看去,只见那两处血肉骨骼齐整如面的断口上,确实有些许斑驳的紫黑,他身体一震,神志一刹清醒间发觉周围环境中,那些被焚烧近灰的树木,有不少自己也曾经嬉戏玩闹过;那些被砍去棱角的招牌,也有不少儿时留下过尿迹;至于那些或躺或坐或卧的一动不动的人们……

        喉头硬哽着咽下唾沫,泪痕瞬间纵横交错了王凡满脸,他却如同丝毫不知般,只是死死咬着牙,垂下头去,片刻后,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压抑苦涩的字来:

        “……只剩,您一个?”

        刘老爷的一直保持着的和煦的笑容渐渐平息,但最终还是留下了一点看上去有些淡然意味的弧度,像是一只在几十年岁月长河中被洗刷得锐意渐钝的鱼钩,仅存的一点弯钩颤巍巍地钓着一点源自遥远的回忆。刘老爷轻轻阖眼,没有再说什么,只有还有微弱起伏着的胖胖的胸膛分隔着他与黄泉的界限。

        王凡垂下的头颅下的土地上,氤氲开的如墨的淡影不再扩大,他长吸一口气,向着刘老爷生息渐消的躯体深深鞠了一躬。然而就在他转身时,刘老爷平和的声音再度响起,却说了一句似乎毫不着边的话:

        “抱歉,老夫刚刚烧了你家的书房。”

        ……

        黑鸦一声寒鸣,刺破残光将息的苍穹。

        两根修长的手指搭上了刘老爷早已断气的脖子,很快离开后又翻过他的右腕,从已经凝合的断口看去,只见那些之前还只是斑点状的紫黑此时已侵占了大半血肉,像是某种变异发紫的恶心肉瘤闪着诡异阴森的光,甚至于若非伤口凝合,那些紫黑竟然似是会化成脓浆淌落。

        一个戴斗笠的男人放下刘老爷的手臂,想要不屑地撇撇嘴角却不小心牵动了唇上最近新添的一道伤疤,瞬间的疼痛倒是超额满足了他撇嘴角的想法,惹得男人愤恨地低骂了一声,带着火气说道:

        “他娘的,这帮不良人的手法真是越来越差劲了,连乌隐草跟鬼牵机哪个更好用都分不清楚,这要是让太宗高宗时候他们的老祖宗知道了,怕是要从土里出来扒了他们的皮!”

        “不止手法粗糙,干活也马虎的不行呢。”

        坐在被染得发腥的河沟旁的大青石上,一个同样带着斗笠,但嘴边没有伤疤只有长白须髯的老人不知正咀嚼着什么,显得他的声音有些怪异的堵塞感。斗笠男人一听来了兴致,连忙靠近点搓着大手问道:

        “怎么,难不成人数对不上?”

        老人诡异地嘿嘿一笑,仍然咀嚼着东西回答道:

        “村里头清点了一遍,带上这老头子拢着一算,五十七户人家,这儿却只凑得起五十六户。”

        老人终于停止了咀嚼,却不见有下咽的动作,反倒是两侧的颊肉鼓胀起来,似是把咀嚼的东西塞了进去。男人略有嫌恶地打量了一眼,忍着泛上喉头的不适与恶心继续听着:

        “不过倒也怪不得他们,把一家家一户户砍瓜削菜似的杀的那么干净,没有咱们门里边摸骨断脉本事的,谁能知道哪个肩膀上顶着哪个脑袋?”

        “嗨,没办法的事,毕竟这里住的又不是什么宵小之辈,哪那么容易得手……不过如今想来,传言倒似是真的了:要能从这群人嘴里直接问出那东西的下落自然最好,实在问不出来,不留下一个活口倒也算彻底把路给封死,大家的念想一起断了倒也干脆。但现在看上去嘛,嘿嘿嘿……”

        一老一壮相视着同时发出阴森的嘲笑声,自然飞不到那些早已远遁的不良人耳中,倒是把树梢头馋嘴腐肉的几只老鸦惊飞了去。笑意渐歇,中年人站直身子,目光仿佛能穿透歪斜下来的斗笠似地投射向村口,许久,嘴上那条犹如猩红蚯蚓的伤疤才又动了起来:

        “……说白了,咱们要做的事,倒也跟他们差不离。”

        老人没有立刻答话,而是撑着脖子看着面前惨如修罗地狱的场景,一阵吐气从两边被塞鼓的颊中挤过,出口后听上去却有点莫名其妙的伤感意味,随后他正正斗笠,缓慢而略有疲惫但咬字清晰地吐出两个字:

        “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