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钿合金钗:长恨剑在线阅读 - 第五章马嵬坡钿钗染血,金銮宫长剑问天

第五章马嵬坡钿钗染血,金銮宫长剑问天

        广德元年,吐蕃攻陷长安,远征漠北的中原武林宗师队伍得以回师。

        广德二年,暗中进行的杨氏屠门一事被终止。

        ……

        再度入夜时,二人仍未走出这片山林,白日灼灼时分让人格外惬意的清凉山岚,在这星斗列陈时就显得有些适得其反,好在一个是在这环境之中生活了数十年的当地人,一个是筋骨强硬内力纯正的江湖侠客,杨暾又考虑到若是点篝火会暴露位置的原因,二人只是草草找了连山洞都称不上的坑洞,铺了些树叶杂草便休息了下来。

        眼眸沉浸在相同黑暗而深远的夜幕中,本应与这满天墨色相融于方圆一砚,却因为砂砾一般繁密的烁烁星辰所散发的共汇于洪流的千万道孱弱微光,仍模糊地勾勒着二人的轮廓。

        “……在朝堂与江湖上大多门派的说法中,那支中原宗师队伍最后的结局是很凄惨地被人们渐渐遗忘,而我祖父则是因为牵扯杨氏一族的大案而郁郁退隐,似乎是一个很符合话本中英雄迟暮的悲惨结局……”

        挠了挠瘙痒的后背,杨暾声音低沉道:

        “然而若是细想,便能发觉其中有几处并不太通顺:第一,为什么会被人遗忘?若是因为没有实证所以不被官府承认,那为什么他们所属的各门派也都对此事缄口不言?如果说是因为慑于官家威严,这是放屁,李唐江山几乎倾覆,虽然中原武林也为此大乱付出惨痛代价,但二者相较根本就是沧海一粟,更何况哪怕在盛唐时期,江湖与朝堂也都是相互看不上眼,如今又怎会对为一个势衰至此的皇室俯首听命?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连那些宗派他们自身都没有相关此事的详细信息,那么,引起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杨暾看似突兀的开口,却早在王凡意料之中,或者说自从他问了那个问题后,就一直在等待答案。杨暾咳了两声,继续说道:

        “王小先生,其实你若是在筹算之术上更敏感一些,那在我给你第一遍讲述那段历史时,你就该发现一个巧合:我告诉你前往西域的中原武师有一百二十四人,而活着回来的一共五十六人,那么你在英雄乡中生活这么长时间,有没有算过,村里除了你们王家,一共有多少户人家呢?”

        王凡瞬间攥紧了胸口的书。

        “……这!杨兄的意思是?!”

        “不错,当年那些远征归来的武林宗师们,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宗门生活,而是仍聚在一起,在这片山林之中开辟了一处村落,不然你以为‘英雄乡’这个名字,竟然能是朝廷里那些尸位素餐的贪官污吏们想得出来、用的出来的?那么问题又来了,这些人为何不回宗门?无论是从辈分、实力还是歼灭西域胡人武林的功绩上说,只要回去,必然会成为门内地位声望最为崇高超然之人,恐怕连那些门派的掌门都有所不及,可他们却选择了避入山林,自开田亩的生活,一点行踪都不透露给外界,为什么?”

        杨暾呸了一口,将叼在嘴边的茅草吐掉,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将口中残留的一点草根留下,毕竟走了一天还没有过什么正经的吃食,单是林中的酸涩浆果自然满足不了平日酒肉相伴的江湖人,哪怕是最后添点嚼头自然也是求之不得的好东西。品尝着被嚼烂的草根中流出的清苦汁水,杨暾咂着嘴继续道:

        “人人都以为,我祖父自那以后便心灰意冷隐居山林,但泥人尚有三分火气,何况是一个统镇三朝武林远征塞外的盟主?王小先生,在我告知你真相之前我希望你明白,任何一个了解到此事的人,都会成为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我们这些江湖人还好说,大不了就往深山老林里一藏,又没什么牵挂。可你不一样,你真的准备好接受一个很可能要飘零落魄,浮萍无依的后半生了吗?若是没有也没关系,我将你送到华严寺后,之后便是我们江湖人之间的事,再不会牵扯到你,你大可以继续去另一个村落生活下去。”

        然而此时,杨暾严肃的话语却是引来王凡轻笑:

        “呵呵,杨兄,且不说我不愿做一个糊涂鬼,当我走到长安,踏进华严寺之后,难道把书交出去就真能置身事外了吗?江湖之上再起波澜,甚至还与朝堂息息相关,到时候他们细查之下,我又怎可能独善其身?以朝廷的做派,自然不担心错杀一千的后果,何况只是多杀一个无足轻重的乡村私塾教师而已。换言之,当我走上这条路时,早就已经没有退路可言了,杨兄你又何须以话语试探呢?”

        此刻星夜沉沉,鸟啼虫鸣声俱息,杨暾沉默半晌后,轻叹一声,缓缓开口:

        “……看来之前把你当做一个简单的教师是我最大的失误了。好吧,既然如此,我来告诉你所有的真相:实际上,这些年在江湖中也有不少相关的传言,但没有一个人,比更我了解这件事……”

        ……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天宝十五年六月,由杨玄珪统领的中原武师队伍已然整合完毕,同时胡人埋在中原的暗桩钉子也在这几个月内被一扫而空。在出发前夕,杨玄珪潜入宫中,会面了自己那位倾国倾城的侄女。虽然二人之间并不太多联系,杨玄珪又是极少数几位没有凭借贵妃之势鸡犬升天的杨氏族人之一,但终归血浓于水,对于自己这个在世上为数不多的亲人,杨玄珪将自己当年的武林盟主信物留了下来,希望可以凭此物护住她的性命。

        然而七月十五日,不知如何了解到此事的太子李亨迅速找到禁军龙武大将军陈玄礼与随身宦官李辅国,鉴于天下百姓对杨氏一门穷奢极欲,祸乱朝纲一事积怨甚久,又有机会夺得可号令中原江湖各门派的盟主信物,三人随即合议发动兵变,一举起兵诛杀杨国忠,逼得玄宗赐死杨玉环,又酿出了此后旷日时久的杨氏灭门一案。然而在下葬贵妃之时,三人寻遍其所带行李,又将尸身上下查找一遍,却始终未能找到半片类似信物令牌之类的物件,只好悻悻放弃。

        安史之乱结束,杨玄珪回到长安之后方知杨氏门楣覆灭一事,当时正值吐蕃犯京皇室再度出逃之时,趁此大乱杨玄珪潜回宫中,在长生殿内找到了被所有人都忽视的盟主信物——《长恨歌》中代表玄宗贵妃之间不渝之爱的那份钿合金钗。然而当时,不仅玄宗已然去世,就连马嵬兵变的策划者,肃宗李亨、将军陈玄礼与宦官李辅国也都一一宾天,满门尽丧的杨玄珪一腔悲怨疑惑竟是连一个可以发问的人都没有。

        最终杨玄珪做了一个决定,他趁着这段时期藏身于宫中,直到吐蕃退兵,代宗回朝后,杨玄珪在深夜之中潜入大内宫闱,偷入皇帝寝宫之中,以命相逼,强行与代宗皇帝达成了一个协议:杨玄珪可以接受朝廷不承认甚至抢夺他们远征塞外武林的功绩,也会让回返中原的五十六位宗师远离各自门派以免加深官府与江湖彼此的隔阂,而他自己也会在未来十数年间隐于山林高悬盟主之位,使得朝廷有更多机会去渗透加强对中原武林各派的控制。而杨玄珪要换的,就是李氏皇族必须在私下对于因为战争而受到损害的门派进行补偿,同时保证那幸存下来的五十六位宗师的安全不受侵害,并即刻终止对于杨氏一族的追剿灭门行动且对参与此事的相关官员做出相应的惩治。

        第二日,从寝宫中送出了一股金钗与一半钿盒,遵旨意赏给了宫里一个地位最低的小太监,从此便再无此物音讯。

        ……

        “那,那既然如此,为什么现在又……”

        “哼,因为祖父当年与你一样,明明有期颐之岁,竟还那么天真地信任了朝廷。虽说祖父在仙逝之前也作了布置,通知了几个与他私交甚好的名门大派中的长老,又将新信物长恨剑的所在写于书上暗中交给你且藉由华严寺主持之口告知天下,显然就是想将全武林的目光都放在英雄乡这里让朝廷不好动手,但没想到那群不良人把时间抓的这么紧,早一丝会让祖父做好布置,晚一点又不好在各路关注之下动手……”

        愤愤不平却又不可奈何地低声骂了一句,杨暾继续道:

        “不得不承认,这一代的鹰犬们有了个好头子。总而言之,朝廷现在毁了约,彻底铲除了可能会对皇家威严造成损害的英雄乡五十六位老前辈,将那段往事永远埋藏了起来,而我这段时间来虽然也在尽可能散布这个真相,但还是没能引起武林与官府的对立,毕竟事情太过久远,如今掌握各派的上层人物大都早已不关心当年的真相,只留下一抔黄土,与我们身后那处村落里尚未干涸熄灭的血与火了……”

        “那……若是杨兄成为了盟主,你想做些什么呢?”

        王凡问的有些凝重,他从杨暾的话语中咀嚼出了几分危险的味道,若是此行最后的结果,是让杨暾夺得先机最后顺利取得长恨剑继任盟主之位,然而如果因此导致他引导整个中原武林与朝廷全面对立的话——

        “呵,你不必担心,我要争夺盟主之位,只是因为不想堕了祖父之志,也为那些因祸事流落失所的杨氏族人留一点立足之地而已,至于要与朝堂争一争什么的……莫不说我已无此念,就是有,哪怕是凭着长恨剑在手,我的名望也凝聚不了一股足够强大的力量,无异于以卵击石。当今中原武林,先历经安史大乱,又为了镇压魔门兴起耗费元气,现在正是百废待兴,亟需休养生息之时,我若在此时提起战端,只怕是连这个盟主的位置都保不住的,此等自毁长城之事,我又怎么可能会如此不智呢?”

        杨暾看出王凡心中疑虑,笑着坦率答道。王凡一听,反倒是自觉有些惭愧,不好再多言,匆匆道了晚安,便蜷在一起睡了过去,而杨暾却一言不发,双手枕于脑后,静静看着夜空群星烁然,沉默良久后,将口中咀嚼甚久已成渣滓的草根一口吐出,把头顶上的旧斗笠向下拽拽挡住眼睛,喃喃道:

        “怎么可能……”

        ……

        “如何啊,青遥,我观你剑心激荡,想来是已与中原高手对过局了吧?”

        茫茫山林的另外一方,不久前刚刚手刃薛蟠的仙门蜀山弟子赵青遥正盘膝养气,身前草地上一只八卦盘模样的精铁器物上缓缓涌出云雾,于上空汇聚成一道飘渺的虚影,虽是一个须眉微长的老者形象,但嗓音旷然若谷,温润如玉,俨然是个修道多年返璞归真的老神仙模样。赵青遥合手相拜,恭敬答道:

        “禀师父,先前弟子与五阴宗的一位长老交战,弟子狂妄,竟是想仅以剑意镇压以取胜,不曾想竟还是让那长老强提内力运起双手毒瘴近身而来,好在弟子剑招根基还在,这才逼退了他,运转澄明剑心出飞剑,方致险胜。经此一役,弟子方知先前在山上的苦修所取的成果确实如门中陈彦长老所言一般,实在不足以道,若非师父要我下山见世面,我怕是要终日自得于那些小小不然以至于功力再难精进了。”

        “……”

        “……你,你说啥?”

        那虚影突兀变声,转眼便没了先前仙气缥缈云雾缭绕的老神仙的感觉,虽说这蜀山的传影仪不能完整传输使用者的模样,但单从那虚影的语气与体态看,都能感受到赵青遥师父的无奈,甚至连长年修道的仙人素养都弃之不管,只有对弟子天真话语的无语:

        “……这次下山是我让你去的,之前长老商议另定下了人选,是我连番游说才给你争取到的机会,结果你就给我悟出个实力不足还需锻炼?!我让你下山,是让你认清楚自己的实力的。青遥啊,你身为我蜀山首席弟子,一颗澄明剑心运转起来,除了你大师姐,山上已无同门能在你剑下走过三招,偏偏你还太过妄自菲薄,总认为自己技不如人,还有那陈彦长老,他毕竟是传功长老,那眼光高过于顶,向来是放在我们几个老家伙这种水平上的,你把他的话记那么熟干嘛?!我是你师父,我最知道你的实力!唉,你这孩子,真是……”

        “可是师父,您不是常教导弟子学海无涯,山外有山的道理吗?弟子刚刚下山,遇到的第一位对手就能逼入身旁,这不正是说明弟子还大有可进步之处吗?”

        “……你这,真是让为师不知怎么说你……再怎么不济,那毕竟也是五阴宗的一位长老,好歹也几十年的道行!你小子能逼得人家在你剑意下强运内力方能近身,你还想怎样?!单以剑意纯粹无俦来论,哪怕比之现在中原武林的南山剑圣你怕是也不遑多让,还不知足?唉,青遥啊,你不知敛掩光芒,这么多年,已不知道让多少师兄师弟在你身前心灰意冷,这次让你下山,就是为了打磨锐气,学会进退,你反倒是锋芒更胜,剑意指天,这——”

        “南山剑圣!当今中原武林剑道执牛耳者?!师父你认识他吗?!他在何处?弟子想去拜会一二,不知……”

        “……”

        老者似是被赵青遥的一番言论弄的彻底无话可说,气得不知抄起了件什么器物就要掷来,连修仙多年的涵养都顾不上了,只是想到这不过是传影仪传递而出的一道虚影,才不忿地放下手去,沉默良久后,长叹一声,似是终于不再抱任何希望地说道:

        “……也罢,你回山之后,就去万剑谷中寻你剑痴前辈得了,我看你这本性倒也与他合得来,受了传承做下一代的剑痴也无非不可。不过你记住,此番下山虽是要顺势而为,但江湖渺渺不似山门清净,你的剑意能横压一世,却也难防那些阴毒之辈的手段,切不可粗心大意,知道吗?”

        “弟子明白,自当留心。其实师父,自刚才起,这林子里就热闹的紧,时不时便有几道气息遁入林中一闪而过。”

        “哦?呵呵,如此看来,这整个中原武林,又要热闹起来了……”

        ……

        此时长安城中一处暗楼之内。

        “哦,这么说,你们还是漏了一个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