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钿合金钗:长恨剑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一掌青灯焚繁复,孤散遣尽天下人

第三十一章一掌青灯焚繁复,孤散遣尽天下人

        “知业如幻,业报如像,诸相如化;因缘生法,悉皆如响;菩萨诸行,一切如影。”

        和尚立在碑前半晌,双手合十,拜了一礼。

        ……

        晨光氤氲淡远,在略阴的雾霭遮掩下熹微难明,唯有随着时间推移渐攀中天时,独属于夏日的娇烈才开始侵吐芳炎,灼烫大地,而那些光芒又在层层烟尘的折射下化成一连片的闷热白光,生机枯败燥热,令人无比希冀能在这茫茫天穹下寻来哪怕一枝半叶的阴凉与两三瓢深井内的冰水,来镇一镇逐渐焦干的脏腑。

        然而在地处长安南郊的华严寺内,不知是这里的香火供奉格外真挚从而引得某处神佛的青眼降来神通荫蔽,还是因这座原本人迹罕至的小庙内此时同时存在的那十数道庞然凛冽、睥睨横绝的气息所致,此处反而显得更为阴冷压抑些,却全然不是天气所导致的闷燥,而是隐约透着股被尽力压制但仍过分明显的渴望情端的气势碰撞所造就的氛围。

        佛堂主厅此时大门紧闭,但丝毫遮挡不住其中那些宗师名宿的气息涌动,只是不知为何,无论他们有多么着急紧张,那些气息却还是在有条不紊地散发着,从清晨直至午时,没有片刻焦虑波动,而它们的指向也都不约而同,遥遥感应着堂后那排厢房中,某一处时隐时现着微弱鼾声的房间——

        而后,声音停息。

        行走江湖数十载,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日不是被心头警意大响而猛醒就是被快到鼻尖或脖颈处的寒芒所惊起的杨暾,久违地感受到了自然睡醒的美妙。

        就像是不经意间吸入鼻中的一股灵息瞬间温润清洗了整个大脑,自然而然地将意识从杳冥幽深处引回现世,而后通畅全身经脉脏腑,最后轻轻一挑,揉起眼皮,当正对着的木架房梁的模样映入眸中片刻后,他的神思彻底清明,感受着饱睡一场无人打扰的天仙般的舒适,就连随之而来的后背不自然的发麻与冰凉感觉都显得没那么突兀。

        许是因为大战一场又身负重伤后,如此昏天黑地的一觉既醒,杨暾只觉精气饱满元气大增,沉寂之感全无,自然抖擞精神坐起身来,开始打量四周。

        很平常的佛寺厢房装扮,身下的床板感触应该也不是什么名贵木料,与他所知相差无二,虽贵为华严宗祖庭与樊川八大寺之一,但这座修建于坡上的小庙内,除了供奉着此宗初代几位祖师的舍利佛宝外,却是没有其他半点值钱的物事,像那些得蒙皇恩可承天典的京城大寺所常备的什么紫檀佛龛金身玉像之类的,这里是半点不见,若说除了能一览大半坡下长安风光的胜景外还有什么堪得一提的宝藏,也就数主堂正中那座因金漆刷的过多反而失真颇严重的铜制佛像还能让那些夜访的梁上君子不至于彻底败兴而归。

        当然,以上种种,均是他一个俗人的眼光所观,对于僧众来说,最宝贵的自然还是那些经书佛法,而他若是照实地嫌弃说出来内心所想,只怕是刚刚进门那这个老和尚的脸色绝然会铁青一片。

        慈眉善目,双瞳泛光,袈裟之下的身躯颇为瘦削,是很稀松平常的老者形象,不过那股自内而外生发的空谷幽兰、渊渟岳峙的气度风范,如无修行过百年的深沉底蕴,是绝没有可能装扮出来的,而这正与昨夜强吸他人寿元以增长年岁因而显得格外古怪诡异的李真恰恰相反……一念及此,杨暾不由得抬眸瞥了一眼床脚处合于鞘内的鹿钟——

        昨夜最后那一剑,他是如何运剑刺出,如何融贯杨氏剑法的不借内力而发出真意的法门,如何摒忘诸种功夫而纯以神乎其神的一剑接连顿破灰身与金光咒……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直方大?只是那样?杨暾有些印象,那似乎是周易坤卦中某个爻的爻辞,可自己又是怎么以那样简单平常的一剑运出那般无往不利的剑意呢?

        似乎道家的一些典籍语目可以稍稍做出解释,什么“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啦,什么“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啦,而且赵青遥与他初见时也说过他的剑意有种什么“上善若水”的意思,但是……直觉中那一剑似乎又不能就这般完美解释清楚。罢了,大不了这些乱糟糟的事情弄完后问问那个榆木一样的蜀山大弟子好了,说起来,也不知道昨夜他与那个沈游的胜负如何,至于沈游,好像还约过要去种豆斋看一趟的……

        长安京畿华严寺主持玄净,这个名头放在过往和尚多如狗、僧人满地走的大唐,也许算不得什么如雷贯耳,然而今时不同往日,作为解开长恨剑所在秘辛的关键之人,如今前堂端坐的那些中原武林名宿,来者一半是为了长恨歌,一半便是为了他,而他对王凡与杨暾的意义自然也同样无比重要。

        因此当跟着玄净和尚一起进门的王凡发觉,杨暾在看到来人后先是一声不吭十分无礼地盯了半晌,随后又迅速地将目光转向床脚的鹿钟剑,然后又转回来低头不知再沉思些什么,整个莫名其妙的过程中一言不发之时,难免心中一紧,全然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眼见着前一晚自己醉倒酣睡前明明还像个正常人的杨暾,这一觉醒来不知怎的便成了这般似痴似呆的状态,王凡不由得一阵紧张讶然,完全对此摸不着头脑,一是奇怪昨夜那一剑之伤怎么就伤到了脑子,二是担忧此趟旅程好不容易走到终点,莫要因为杨暾此时怪异无礼的表现惹到这位关键执端的僧人,导致最后落个功亏一篑的结果。

        好在玄净和尚到底是修行百余年的得道高僧,只是上下打眼一瞧,心中便已拿定了主意,微微一点头,伸手探进袖内,取出一只青瓷小瓶,转头对着王凡说道:

        “杨施主背后的伤虽然不是很深,也及时得到灵药救治,而他经过这一夜的修养睡眠的确已然补充了足够的元气,但毕竟身上有伤,气血流失过多,导致他现在心思涣散、瞳中无神,难以集中精力,这不是一朝一夕便能恢复的。请王施主将这瓶归脉散给他服下一粒,能帮助他补充气血的速度,之后还要麻烦二位,准备好了就请到过来,老衲与各家首领在前堂静候。”

        说罢,玄净和尚合十行了一礼,飘飘然离去。然而当王凡回头正欲向厢房内走去时,却发现杨暾已然站起身来,穿好衣衫并背上了鹿钟剑,大踏步走出门外,故作帅气地接过王凡愣悬在半空的手中的那只小瓶,一把咬开瓶塞吐在一旁,倒转瓶口便向嘴里倒去,惊得王凡连忙伸手制止:

        “杨兄!一颗!一颗就够了——”

        “哎呀别担心,佛门的丹药向来都是用鲜活大补之物炼成的,我原先气血就比一般练武之人还要充沛不少,多吃点没关系——噗!”

        一如既往的,杨暾依旧是耍帅耍到一半,便会被各种飞来横祸打断从而变得无比尴尬好笑,只见他吐出刚刚滚落他舌尖的那几粒药丸,苦着脸连声呸道:

        “呸呸呸……这什么鬼东西!我印象中的归脉散根本就不是苦的啊——奶奶的,那老顽童又算计我!”

        恼怒地将药瓶往旁边一掷,杨暾又连呸了好几声,却仍是感觉那股酸苦味道如蛆附骨般萦绕其上,只得四下看看,确定周遭无人后毫不顾形象地用指头与手背在舌苔上狠狠刮了几下,发觉苦味减淡后才停下动作,随手将沾着口水在布衫上一抹,佯装无事发生地欲盖弥彰四下瞅瞅,却一眼瞥见身旁,王凡那一脸错愕与恶心交杂的表情,俨然是要将早餐的素斋吐出来一般的嫌恶,只得尴尬一笑,掩饰似地挠了挠头,却没注意到这正是刚刚扣舌时用的手,引得王凡作呕之意更甚:

        “那个,王小先生你别见怪,我这不是想着这好不容易终于是到了最后了,所以有些太过放松了。说起来也是怪那个玄净和尚,我小时候就跟着祖父见过他,被他戏耍了有好几次,没想到现在年纪这么大了玩性一点不少,这不纯纯为老不尊嘛。啧,我就说怎么记得那归脉散就是个薄荷为主料的提神醒脑的散剂,什么时候有补气益血的功效了……”

        药效一融即化,三颗归脉散的药力直冲入脑,那股清凉微麻的感触霎时间撞得杨暾脑袋虽然清醒,却也像是生吞了几块坚冰一般,冷劲儿一阵阵直向上顶,顶的他颅内发痛五官骤紧,不得不使劲搓巴两下脸颊,这才稍稍缓过劲来。一旁的王凡见状叹了口气,看出昨夜的战斗确实对杨暾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也算是安下心来,附身捡起药瓶,拍着他的肩问道:

        “没事吧,杨兄?其实今天一早,佛堂里就来了好多看上去就挺厉害的大人物,就是为了等咱们,这才一直坐到了现在。登门远客,让其久候不合于礼,要是你觉得身体差不多了,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嘿嘿,王小先生你还真是……这里是人家华严寺的地盘,他们是客,咱们自然也是,这儿的主人都还没怎么催,你怎么倒这么自觉,尽起地主之谊了?也罢,刚刚我感受了一下,里面确实还有一些我认识的老朋友,让他们等得太久确实不好,那……”

        杨暾突然转过身来,郑重地拍在王凡肩上,盯着他的眼眸看了片刻后,心念思量大定,颔首微微一笑,不再多说什么“你真的准备好了吗”的废话,反而是内心不由得自嘲,怎么这一路下来,自己反而成了这么个心慈手软的婆妈玩意儿,却还没有眼前瘦弱的教书先生眸色坚如磐石……他轻轻叹一口气,和声说道:

        “先去准备好行李吧,虽然跟那帮名门大派的人争,赢的可能不大,但怎么也要试试才好。一会儿找到那条信息,咱们可得马上动身呢。”

        一旁,庙塔留阴,清风如昨。

        ……

        华严寺主佛堂,明明不甚大的空间此时却足足塞下了十数把大椅,正中甚至摆了一张宽大的榆木香桌,显得格外拥挤逼仄。然而在彼此距离如此尴尬的场地之中,却不见那些端坐椅上的各派首领有什么不适的神色,似乎他们的养气功夫一个比一个好,都是气定神闲、不急不躁的得道之人。

        看他们不食烟火的闲云野鹤之质,仿佛此时拥簇于此,也只不过是为了表达对前任盟主所留下的信息足够尊敬重视而已。只是这彼此之间相互小心维持的状态,很快便随着后堂大步而来的那两道人影以及先入为主的爽朗笑声而一触即溃:

        “哈哈哈哈哈哈,老孟,老林,还有各位掌门门主,真是好久不见哪!今儿什么风,怎么把你们都吹来啦?啊哈哈哈哈哈……”

        杨暾丝毫不顾忌形象地迈步挺胸而入,声音大的连房梁上的余灰都被震下来几团,只见他一步跨出,身形一闪便挤在桌旁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身旁,百无禁忌地一把搂住脸色明显不太舒服的对方,朗声笑道:

        “来来来,王小先生,我来给你介绍:孟士慎,东南通易门当代门主,一手‘破斫刀’行的简直是出神入化、凝繁为简,当年我跟他过手,不出三十招就把我的剑给挑飞了,那叫一个厉害!还有对面那位,林泷澄,西南林氏一族族长,就是我经常用的那个奔雷一剑的创始家族,他可是威名赫赫,真正达到了一剑既出,无人立足的神通境界。还有这几位,你看啊,分别是西北斥音派掌派陈今鹤、当代少林寺方丈普智大师、道家灵宝道掌门人灵浊真人……”

        杨暾不厌其烦地滔滔不绝着,而被他所点名介绍的那一位位宗师中,有一部分根本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明显是极为不屑一顾,好在大多数都有所反应,至少也是向着他们二人的方向微微点了下头以示敬意。

        随着杨暾将整桌的人一个个点了一遍,他身后的王凡不由得眉头稍稍簇起,意识到眼下形式有多么严峻,即使刨去其中大多数他没听说过的门派名字,剩下的诸如少林、峨眉、崆峒等等这些连他都曾在话本传奇中见识过一二的名门大派之首,竟是接二连三、一一出现!即使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此时亲见如此残酷的现实,王凡仍是不禁抚额长叹,凭他们二人与这等势力相为敌,想在其之前夺走信物……天方夜谭便也不过如此了吧?

        “阿弥陀佛,佛门清净地,还望杨施主自重。”

        正当杨暾仍在兴致勃勃地大声喧闹时,只听一道苍老声音自后传来,众人目光投去,正是那位身材瘦削的华严寺住持、解开谜团的关键所在,玄净和尚双手合十,缓步走入堂中,也不去看一旁杨暾那明显恨的牙痒痒的表情,微一躬身行礼,起身便直切正题,一点不拖泥带水:

        “王施主,请。”

        眼见身前那个被杨暾描述为老不正经的老顽童的和尚此时向自己缓缓伸出手来,王凡先是一愣,然后才恍然从那种二者形象明显冲突所带来的突兀感中清醒过来,连忙将手深入胸口处,取出了那本品相平平无奇,却能搅弄天下江湖风云的书册。

        这一路上,他们二人也曾设想过多种令其中端倪秘辛显形的法子,不过大都是水浇火烧一类对书册本身伤害极大的方法,因而一直也没敢实施,而且毕竟说是只有眼前这位高僧才能解开书中秘密,那自然也不会是这种司空见惯的破解方法,因此即使这一路上历经艰难险阻,此书的墨蓝封皮的颜色与褶皱、其上正楷写就的“长恨歌”三个大字的墨痕深浅以及每一页的发黄发干程度,都保持着当初英雄乡刘老爷取给他时的状态。

        随着那薄薄的重量与微紧的触感彻底从指肚上剥离,不知为何,王凡自己也长长出了一口大气,整个人轻松了许多。怀着那种使命达成后的疲倦安适以及谜底揭晓前的忐忑紧张,此二种针锋相对的情绪,令王凡有些进退不能,最后还是轻轻叹一口气,紧了紧背后的行囊,悄然退回了杨暾身旁。只见玄净和尚右手握着书卷看了半晌后,微微点一点头,捋须轻咳一声,说道:

        “近月来,各家施主接连大驾光临鄙寺,将山上山下都围了个水泄不通,有说是探讨佛理召开法会,有说是瞻仰鄙寺风光前来观景,其实老衲心里也清楚,自打那个消息放出去,这华严寺便不可能再有往日清修之境,而众目睽睽之所在,便是如今老衲手上的这本长恨歌了。”

        轻顿一下,玄净和尚挽起右臂袈裟,将此书举起以示众人,继续道:

        “当夜,老衲至交好友杨玄珪杨老盟主忽然造访鄙寺,他告诉老衲,自己寿元将尽,命不久矣,然而这些年为遵当年皇宫之约使得当今中原武林一片乱象、百废待兴,他于心不忍,想在最后为世人留下自己的盟主信物长恨剑所在,得信物者,即为下一任中原武林盟主。当时,他用了半个时辰,掌握了老衲自创的独门武功,‘青灯法门功’,此功可自丹田真气中攫取一缕,通过运行周天,于体外以一抹青焰的外相显现。”

        说着,玄净和尚直起右手食指,只见指尖处一阵轻微的气息波动,随之一道淡青色的火苗自其中悬空而生,无比纤细微小,却也格外神妙奇异:

        “修者可以通过控制这缕内息的大小而调整青焰的燃烧,小则如此,大则——”

        骤然间,玄净和尚猛地握紧书卷,只听“锃”的一声,他的整只右手都忽的腾起青焰,瞬间覆盖燃烧了整本长恨歌!见此异状,先前一直保持泰然如一的那些各派掌门立刻站起身来,惊诧莫名又怒不可遏,一个呼吸间,便见有数只手伸去要去抢夺那尚未被彻底灼烧成灰的残余!

        然而只见玄净和尚只是轻轻抬起左手一掌反手拨去,便仿若有一阵劲风猛烈穿堂而过,刹那间便将那些起身争夺的各派掌门尽皆推按回椅上,动弹不得!而如此轻描淡写的一掌便降服了当今武林中堪称是各家武道执牛耳者的玄净本人,却是若无其事般淡淡一笑,继续道:

        “——大矣。诸位莫急,且听老衲说完:这‘青灯法门功’还有一个效用,便是只要掌握好青焰的程度,就可以在各种材料上留下旁人无法察觉的痕迹,而这类痕迹也只有用同样的青焰进行灼烧过后,才能完全显现。当时杨老盟主,便是在这长恨歌的其中一页上,以青焰写就了那柄长恨剑的藏匿地点,因而现在,只待老衲将其他无用的书页烧尽,那条讯息便会自然而然呈现出来了。”

        众人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全部坐会椅上,除了其中两三人向着那位看似平平无奇的老和尚投去几抹惊异的眸光外,所有人都死死盯向他手中那卷越烧越薄的书册,只有王凡在听到这番话后,脸上闪过一阵诧异与遗憾的神色,显然是为这本长恨歌损毁而有些不舍。

        青焰升腾燃烧,愈发雄烈,俨然有种就这般生生不息地一直持续下去的架势,只是烈火再如何凶猛,若是到了无根无缘之所,终究还是会渐熄渐灭的。除了那写着信息的一页外,此册的其他书页材质并不如何坚韧耐烧,不过片刻时间,就见那薄薄的长恨歌卷,已然被烧却大半,终是到了只剩下最后一页之时。

        可惜,那股内力浸染下的书页固然无法损毁,但其上的墨痕已然被烧得焦黑不堪,凑上前去的王凡细细辨认片刻,却也看不出其上记载的是哪一段哪一句,无奈地摇摇头,将注意力随他人一样彻底放在了谜底的揭晓之上。

        火势小了很多,而残存的那一页上,像是被反复灼烫后最终经受不住的某种精灵一般,渐渐的,终于有青痕显现,玄净和尚将书页放在香桌之上,任众人围观:一横两竖交织为一对十字,其下又平添数道痕迹,而后右处忽见有一道斜意自边角起,大辣辣砍出一撇刀意,其下则是双刀并重,打花纹一般砍出一个大大的叉号来。这些图案清晰无比,却看得众人云里雾里:

        “这么大的字?这怎么会是地点的信息?”

        “是地图!一定是地图!”

        “不对不对,是地图又怎么连一个点的参照都没有?这怎么找!”

        ……

        一横两竖,又是一横,其下一个冃字,右边则添了个端正的“攵”旁。

        “这不是……一个‘散’字吗?”

        石破天惊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王凡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不由得害怕地向后缩了缩,却听得沉默良久的玄净和尚忽而开口道:

        “王施主,老衲冒犯问您一句……”

        “那另一册长恨歌,如今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