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钿合金钗:长恨剑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此路饮啄皆前定,兰絮因果星夜清

第三十二章此路饮啄皆前定,兰絮因果星夜清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

        又是一夜夏风吹。

        待送走全部那些愤怒不已、咬牙攥拳的各派领袖时,已是清月再入中天、朗星重现高穹之时。

        然而,这还只是明面上的放弃离开,那些潜在山林坡野间的暗桩夜行不仅一点没少,反而还多了数十个新的隐匿于树丛间的影子,只是乍然间原本野草丛生的荒芜坡上出现一堆巨石伏木,如此突兀怪诞,莫说是玄净和尚,单是那些新入庙不过数月的小沙弥,都对着那些因过分拥挤而格外显目的隐藏不屑地从鼻中哼了一声,抱着扫把摇头离去。

        佛堂中,白日里那些拥挤在一处的木椅已被搬回各房,香桌也重归于佛像前位,灯烛与瓜果花盘重新规规矩矩地摆了满满一桌,却还是没能完全压住桌面上那个焚烧过后的痕迹。

        桌前的蒲团上,王凡虔诚地合十叩拜,一旁的玄净和尚则手捻佛珠,口诵真经,二人一立一跪,静于佛像之前已有大半时辰没有动作,因而只有杨暾一人百无聊赖地在一旁自己搬了把自已仰面坐躺,昏昏欲睡。

        为英雄乡内屈死的那五十六位前辈超度,这是王凡今早才刚刚想到的主意,不过太紧太急,本就破败的华严寺内也没有常备那些法器用具,因而只好省略大半设坛斋戒等等的流程,直接请玄净和尚念诵佛经以祷,自己则跪拜祈请神佛加持。

        一开始,杨暾也心生感慨,跪下祈请了一阵,然而身上有伤加上自己也需要对这一整日堪比戏剧的陡折变化消化一阵,他没能坚持多久,只得在最后对着佛像大拜几下,便起身坐到椅上去发呆了,脑中还不断重复着白日时那幅简直荒诞的场面。

        许久后,已酣然入眠半晌的杨暾忽而感觉有人在摇动自己的肩膀,眨巴两下惺忪睡眼,待眸光凝聚对焦后,目前王凡的面庞才渐渐清晰。身后的玄净和尚双手合十唱了句佛号,对着还没完全清醒的杨暾躬身肃然道:

        “杨施主闻《地藏经》而神思萦动离入梦中,想来是心魂脱壳有所领悟,已于真经颂文中窥见佛法奥义,直受地藏菩萨誓愿而感,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得得得,老和尚你少打趣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来一听你们那一套晦涩的佛经念叨,没一会儿就得睡得跟死猪一样,什么狗屁的佛法奥义……也就你能在睡觉时候还想这些玩意儿了。”

        杨暾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换了个躺姿继续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明明事儿都已经结了,你还暗中示意让我们两个晚上回来一趟来干嘛?你知不知道为了躲开埋伏在四周的那些围的跟个铁桶似的各家各派的暗桩探子我费了多大劲儿?还特意雇了俩人,假扮成我们两个样子把那些缀在后面跟踪的人引跑了,花了不少银子呢!这笔钱你得给我算算吧?”

        王凡闻言却更先有些愧意,低头微声道:

        “杨兄,实在是抱歉……那时候杨老盟主星夜造访后留下的,的确是两本长恨歌,但当初英雄乡被屠之后,刘老爷只交给了我其中之一,让我拿着它来华严寺,我便以为这就是那本藏着秘辛的书,也渐渐淡忘了此事,却不曾想……唉,现在想起来,他当时说的最后的那一句话,‘抱歉烧了你家书房’,恐怕就是暗指那真正内有乾坤的那本长恨歌,早在那时就已经被彻底毁掉,烟消云散了……麻烦杨兄你陪我走这一趟,一路上风吹雨打险境层生,你也受了不少的伤,结果最后却是这么一个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笑话,我实在是……”

        说到最后,王凡情绪波动过大,心神激荡下,眶内隐隐有晶莹流转,只得立刻抬起手指揉动鼻梁正中压抑泪感。杨暾见状先是一愣,怔住片刻后恍然意识到这已是他第二次见对方泣意突生,赶忙端正坐好,宽慰地伸出大手拍着教书夫子的肩膀,沉吟半晌后,脸上露出一个无奈遗憾、但更为释然放松的笑,索性整个人向前探出,一把搂住王凡瘦削的双肩,呵呵笑道:

        “何必呢,王小先生,明明我都还没什么表示,你怎么倒先哭起来了?呃,说实话,若是今日之前我未曾与李真有过一战,这个结果于我而言,的确不好接受,但是跟那个可恨却又可悲的不良帅相遇后,我自己也想明白了……江湖与朝堂,从来都无法对等,皇天之下,宫闱之外,你我也不过是囿于桎梏中的芸芸众生、芦苇蝼蚁罢了。蚍蜉撼树谈何易?更何况只是一群貌合神离的蚍蜉……”

        杨暾轻轻叹出一口气,继续道:

        “不过现在想起来,才发现我先前对祖父的不屑有多可笑。我一直当他没有心机,不懂谋略,最后落下这么个烂摊子等别人收拾,现在才知道,他是真的算无遗策。想来,在祖父将那两本长恨歌交给你后就留了后手,一旦朝廷撕毁盟约,对英雄乡众父老动手,那便毁掉真正记载长恨剑去向的那一本,而剩下那一本里留下的‘散’字,就是意指从今往后,中原江湖不立盟主、不行盟约,各派自守家业,再不用为李唐江山流一滴血、损一毫发,怎么乱,怎么来吧。”

        杨暾声音微沉,其间既有遗憾,更有些对自己过往自大的自嘲,与对那个不知此时是否正在天上慈眉善目对自己浅淡微笑的祖父的怀念与敬佩:

        “自然,朝廷也是想要武林乱着为好,毕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更好地渗透控制利用,可那必须是在他们的监督与规矩下,由他们所操控的混乱,结果现在祖父直接掀了桌子,还给朝廷一个连他们自己都掌握不了的乱象频生、毫无章法的江湖,如今就算那群天潢贵胄再怎么看不起我们,一个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中原,怎么也得让深宫中那位焦头烂额一阵喽……虽然长恨剑自此音讯全无,再没有线索踪影,我也彻底没了继承祖父之志,接任盟主的可能,不过能知晓他在去世前为那群姓李的找了这么个麻烦,倒也不怎么觉得失落难过。而且……”

        杨暾站起身来,双手背后,像是想到什么般苍然苦笑,眼眸低垂,无奈道:

        “……虽然不想承认,但那个李真确实给了我很多启发:昨夜一战后,我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执念,其实也并不是落在盟主之位上,而是落在祖父身上,准确点说,是落在祖父当年恣意逍遥、问剑天下的那道英姿之上。今日结果出来前我也问过自己,若是真夺得长恨剑,争到了盟主之位,我能否如他一般,将这庞大的江湖管理的井井有条,令得人人敬仰?又能否在遭遇家国之危时,成为一个合格的统帅,为了天下不惜此身,虽千万人吾往矣?”

        沉吟半晌,杨暾放声一笑,继续道:

        “……结果很明确——不能啊,根本不能……呵,我太清楚自己了,什么责任情怀啊,都不想背,就想学他成名之前那样,纵情江湖,鲜衣怒马,今日上峨眉山切二两黄梅,饮一升酒,明日去哪个魔门寻衅滋事,斗几场剑。先前我还想为了祖父与那些冤死之人报仇而争一争,现在倒好,祖父自己就把事做完了,哈哈哈哈……好啊!既然我一直追的,从来都是那个纵心行剑的祖父,从来都是那‘天下宗’三个大字的名号,那没有那把剑的现在,似乎才是最好的结果。王小先生,莫要愧疚,这些日子的旅程并未白费,能让我终于清醒过来,认识到自己本心何在,这可是莫大的收获呢!”

        王凡闻言,终是卸下了负担与不安,淡然一笑,拎起身旁的行囊,说道:

        “既然杨兄决定要从此浪迹天涯,那看来我也是没有什么选择了……只不过杨兄刚才说自己什么责任都不想背,那不知先前对在下的承诺,可还作数?”

        “呵呵,拿我自己的话堵我?罢了罢了,王小先生啊,嘴皮上的功夫我是真不如你,好在这手上还不算太软,你要是不嫌弃,”杨暾笑嘻嘻地凑近,不要脸道,“我以后给你当个护卫如何?月钱也不贵,能管我三顿酒肉就行!”

        “护卫?呵呵,可我从没听过这主人去哪还得跟着护卫走的道理,莫非杨兄意思是,此后的路程,都由我一人来定么?”

        “得得得,将来啊,我跟着你走就是了,不过我之前说的主意那可是认真的,这一路上我给你口述我这些年的闯荡经历,你文笔好,写些个话本出来,咱们哪,到一个地方卖上那么几天的话本,再说上一段儿书,绝对是能大赚的买卖!而且远的不谈,单是这些日子的事,那都够挣一笔大的了!”

        “哦?那敢情好,这种美事自然是多多益善,将来咱们的盘缠够走到哪儿,就看杨兄你这胸腹里,藏了多少故事喽。”

        “哈哈哈哈,那是自然,这你大可放心——”

        “咳咳。”

        一声轻微的咳响突兀打断了二人之间逐渐热烈起来的讨论与玩笑,他们这才恍觉身边还有一个站了半晌一言不发的老和尚。王凡连忙转身合十行了个佛礼,连声抱歉,但杨暾只是无聊地一摆手,说道:

        “对了对了,你这老和尚还有事情,快说吧。”

        玄净和尚微微一笑,手捻佛珠,说道:

        “见二位心思活泼,不再受这一个虚名外物所扰,老衲也是由衷高兴。不过对于之后二位要旅行的地点,老衲倒是有个建议。”

        说话间,只见玄净和尚左手缩回袖中摸索一阵,拿出一张叠放整齐的灰布,将其递给二人,杨暾皱眉接过,问道:

        “这是什么?”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还请二位先回答老衲的一个问题:二位可知,杨老盟主在江湖上结友无数,其中也不乏生死之交,为何他在仙逝之前,会将藏有盟主信物去向的如此重要的书册,放在一个从来名不见经传的王家的书房之内?”

        杨暾眨眨眼,眉团愈深,疑惑道:

        “你白天不都说过了?祖父当年初入江湖,武艺低微,后来在一次搏杀中受了重伤,生命垂危,恰好被王小先生的祖父发现,带回家去悉心救治,调养了半年有余这才完全恢复,二人因此结下了极深的情义。而后虽然他也得到了数个生死相交的兄弟,却始终记着当年那个第一次帮他的人。这次之所以将书册交给他的后人,正是因为书中隐藏的信息除了标注了长恨歌藏匿之处外,还写明了一处埋藏了一大笔极为珍贵的宝藏的地点,祖父希望可以以这些钱财来偿还当年的救命之恩。”

        说到此处,杨暾不由得咂咂嘴,显然对于这笔宝藏的遗失也有些肉疼:

        “然而还是人算不如天算,不良人发难,英雄乡父老被逼无奈只能焚毁了地图,导致现在无论是长恨剑还是宝藏,都踪迹全无了……怎么,出家人可是不打诳语的,您一个得道高僧不会告诉我们说之前是在骗人吧?”

        “唉,杨施主啊,之前老衲说归脉散有补气益血之功效,你便是毫不犹豫地吃了,没想到在杨施主心中,老衲竟是这般可信吗?”

        此话一出,杨暾刚刚还戏谑的表情顿时僵在脸上,随即只见他眉头猛皱,一把攥紧手中的灰布又迅速放松,急忙将其展开——

        只见布面上清晰完整地纹着一副地图,其上用墨色标注着一处地点。

        “老衲今日一日便连破两次五戒,真乃罪过罪过……先前所述,有真有假,长恨剑的所在的确已然被烧毁,但这笔宝藏,却是杨老盟主将地图交予老衲,让老衲待王家后人至,便将其奉上。阿弥陀佛,杨施主,你如此相信老衲,真是让老衲大受感动,可是,你怎么就不能多多信任些你的祖父呢?既是算无遗策,报答救命之恩这般大事,难不成杨老盟主竟会这般粗心大意,不做个两手准备吗?”

        佛堂之中,一时间寂静无声,二人俱是讶然至极,死死盯着地图,以完全不相信的态度上下翻找了一遍,却始终没有发现什么端倪。杨暾呆若木鸡,而后五官扭曲地抬起头来望向玄净和尚的老脸,突然觉得就连其上不甚规整的皱纹都霎时间好看了起来:

        “老和尚,你,我这……哎呦我真是,啧,不知道说什么了……”

        杨暾看着地图上那一点墨痕,又气又笑,一时间百感交集,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旁的王凡亦是激动不已,失声而笑,连喘好几口气后才将将定下心神,笑着对玄净和尚恭敬拜了一拜,恳切感激道:

        “多谢大师指点迷津,为我二人开示如此明路,劳烦您将此物事保管如此之久,还不惜为之破了出家人的口戒……这,这实在是,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呵呵,王施主不必在意,老衲说那话,不过是为了在杨施主心里挣点苦劳罢了,老衲平时也不怎么注意口德,此事您大可不用如此上心。更何况,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那地图落在老衲房中实在是碍眼的很,今夜能物归原主卸下此担,老衲倒是要好好感激二位呢……好了,夜露深重本不宜出行,深夜逐客亦非主家当为,不过如今寺庙周围耳目丛生,天亮之后恐怕更加不好动身,还请二位早点启程,多多保重吧。哦,对了……”

        说到此处,玄净和尚忽的一顿,沉默片刻后,才继续开口,嗓音中多了几分不易察觉但不该属于修佛大成之人的悲怆苍凉感:

        “麻烦二位施主,日后若是拜祭杨老盟主的坟茔,还请替老衲多敬一杯酒吧。”

        已然将灰布收好,正欲迈步而出的杨暾身形一颤,僵立片刻,长吁一口气,回身抱拳,行了个标准的躬身礼,大义凛然道:

        “理当如此……老和尚,你也多保重。”

        玄净和尚拂须而笑,笑意清朗:

        “呵呵,相逢即是缘,相离亦如此,缘起缘灭,不过刹那,二位,老衲最后再多送一句,也算为此缘做个最后的纪念吧……”

        ……

        “杨兄,你听明白玄净大师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吗?”

        “不知道,听不懂,佛法高深,且慢慢悟得了。”

        山脚下,二人并行,杨暾双手相叠枕于脑后,大咧咧的样子一如往常,然而他的心思却始终流转若光: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他是清楚这一句意思的,无非便是说这诸般万象,情缘结解,自有其因果际会使然,而他们二人彼此的相遇相识,这一路上接二连三的遭遇以及最后这看似出人意料的可笑结果,自然亦在冥冥之中便早有定数,那不知去向的长恨剑与此时安然躺在他衣袖内的那卷灰布亦不外如是……

        很深刻,很奥妙……不过他总觉得,那老和尚想强调的并非只有这些……唔,莫非是在暗示他下一句的谶言?那就是在闲的没事瞎操心了,且不论李真一事后他确实已然看轻了那些争斗与虚名,就算是自己至今也没有完全放下,那难不成他杨暾就是这么个冷血无情、利欲熏心的家伙?为了个破名头,最后落得那般众叛亲离、好友尽散的结果……若玄净真是这么担心,那确实是有些看不起他的人品了。

        此时,有风自远空乍起,吹动几片静云,恰如当夜,二人相坐坑洞,共憩满天星斗罗陈。

        杨暾抬头远望,片刻后,垂首轻笑,大步赶到前方王凡身旁。

        兰因絮果,现业谁深?

        什么狗屁。